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28章 宝珠,古墓

1228章 宝珠,古墓

  眼前的这颗被老者称为辟魔宝珠里面蕴含的法力对于陆小天而言太少,金丹修士用着还不错,确实能起到驱邪辟魔之用,不过对于元婴修士,却是鸡肋,可有可无。真碰到元婴级魔头,济不了事。只是既然这珠子的出现,却是给陆小天打开了另外一扇门。飘渺剑阵出自于悟剑石碑,后面可合为剑胎,等自己法力大进,剑胎,剑阵所发挥出的威力也会水涨船高。

  可是七级浮屠,由于自己并未修习浮屠行僧完整的功法,只是摘取了七级浮屠这一段。后面可以上升的空间却是不多了。当初陆小天在金丹期时,见识有限,可想着为元婴期作准备,结成元婴之后,有七级浮屠可用,倒是并未考虑到元婴期以后的事。现在境界不同,陆小天所考量的问题自然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陆小天心想也许自己这七级浮屠,还另有上升的空间。修炼这七级浮屠,陆小天可是耗费了不少年月,要是现在舍弃,他自然是有些不舍。

  “这辟魔宝珠,你的母亲是在何处发现的?”陆小天问道。

  “前辈,这辟魔宝珠的出处晚辈也许不知,不过晚辈却是知道有一张地图,便在这辟魔宝珠之内。”老者唯恐说得太少,一股脑的将自己所知的都倒了出来。

  “你知道得倒是不少。”陆小天扫了一眼这老者道。

  “在前辈面前,晚辈不敢有所隐瞒,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面目和善的老者恭敬地道。“既然邵道友的母亲将这宝珠传给了她,也许也将得到地图之法传了下来。”

  “可有此事?”陆小天看向邵茗翠道。

  “确有此事,不过家母有言,需得找到同修此道之人,灌注相同的气息进去,才可看到里面的地图,此珠留在晚辈身上多年,也未曾找到修习相同佛道功法之人。”邵茗翠叹了口气道,在这修为深不可测的陆小天面前,邵茗翠也没有了继续隐瞒的心思,生死都在对方一念之间,隐瞒下去又有什么用,只是希望母亲这位故人,能看母亲的面上,不为难于她。

  灌注相同的气息进去?陆小天一怔,这佛珠的气息与自己光明尊浮屠的气息不是一模一样吗?只是远远不及光明尊浮屠强大而已。

  陆小天手托这白色晶莹珠子,神识一动,体内光明尊浮屠的气息进入此珠之内,白色宝珠顿时光华大作,白光之中,出现一片灵木遮天蔽日的山岭,那山岭之间,黑色的死气缭绕。看上去更像是一片阴森鬼域,而在隐约的黑气之中,隐约出现一片古墓。那古墓看不到尽头,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出现在地面的古墓只是冰山一角。

  片刻之后,这影像消失,化作一道灵光,向远空中激射而去。

  “看样子,这便是那宝珠出没之地的方位了,只不过也只指出了一个大概的位置。”项一航道,“陆兄是打算与我一同返回项都,还是想走一趟这黑天山脉之中的古墓?”

  “既然发现了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自然是要走一趟了,你若是有事,可先回项都。”陆小天道。

  “也好,那便后会有期。”项一航点头,这片古墓看上去阴森可怖,就算有些灵物,也许跟他所修炼的功法并不相匹配,就算是要走一趟,也不过是给陆小天打下手,这种买卖自然是不划算。再说此次在萧家收获了水灵**,项一航还想回去看能否通过他的渠道换些有用的灵物。自然是对这古墓之行不大感兴趣了。

  项一航并非拖泥带水之人,话音稍落,远处便已经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影子,眉目慈善的老者,还有那萧姓青年,以及邵茗翠心中大骇,眼前这两人的修为,要远远超过他们几人的想象。

  眉目慈善的老者心里惴惴不安的看着陆小天,他们几个的生死可是由眼前此人一言而决。

  “你倒是跟我透露了不少事,倒是并非要取你性命。”陆小天的话让这老者面色一喜,只不过还未等他高兴起来,眼前便是一黑,然后失去了知觉。

  “知道的事情太多对你没好处。”陆小天一道神念侵入到这老者的脑内一搅,这老者便算是再醒来,也成了白痴,

  “宝珠还给你。”陆小天伸手一托,白色的珠子向邵茗翠飞去。紧随着这白色珠子之后,是一只储物袋。“里面有有些你能用的东西。”

  邵茗翠没想到对方并不要自己的宝珠,而且还送给自己一只储物袋,用神识略微扫过储物袋中的东西,邵茗翠顿时满脸惊色,难以自抑地看着陆小天俯身便拜,“多谢前辈厚赐,敢问前辈如何称呼,晚辈好谨记前辈恩德。”

  “不用了,修行之路艰险,希望你能比你母亲走得更远。”这飘渺的语音自远处若有若无的传来,邵茗翠再定睛一看,对方只手抓起那萧姓青年,已经杳无踪迹。

  邵茗翠嘴唇抖动了几下,扫了一眼软瘫在地上的老者一眼,既然这前辈没有要其性命,自己再起杀他倒是不合适。邵茗翠又打开储物袋看了一眼,心里顿时不禁有种劫后余生之感,这些灵物,已经足够她修炼到金丹期了,邵茗翠不由有几分好奇,她自幼随母亲长大,对于母亲的熟识,交情不错的人都认得出来,倒是从未听说过眼前这么一号人物。只不过从对方的行径上来看,倒是不失长者之风。

  邵茗翠回过神来,也迅速消失在远处茂密的草丛间。

  相比起邵茗翠大难不死的庆幸,此时被陆小天如同拎小鸡一般抓着的萧姓青年心里便有些七上八下了。看对方的行为,显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可也没有要杀他的倾向,否则大可不必如此麻烦。只是此时他已经被对方以法力封住,连开口也困难,只能心里胡思乱想,恐惧不已。

  陆小天一路疾行,他擒下这萧姓青年,自然是没存什么好心思。只不过要履行对詹云亮的承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