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29章 詹云亮夺舍

1229章 詹云亮夺舍

  夜空繁星点点,皎洁的月色映着桦木的树映在地面随着轻风轻微摇动,树叶哗哗作响的桦木林中,陆小天束手而立,而那萧姓青年,已经昏迷,被陆小天随手丢弃在地上。

  陆小天神识一动,一只尺许高的元婴出现,正是詹云亮。

  “这便是你给我寻的炉鼎?”詹云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萧姓少年道。

  “萧家修士,听他的话,已经被萧家的元婴修士暗中培养。火系灵根,八十多点,已经相当不错了,你该不会想让我跟你找一个九十多点的吧。这等人物早已经被各大家族严密保护,我可没这份闲功夫去跟你拐一个出来。”陆小天束手而立,淡声说道。

  “八十多点的火灵根?已经不错了,陆兄倒是个守信之人,不过为防止意外发生,夺舍的过程中,还望陆兄能护持一二。”詹云亮听得眼中一喜,连忙点头道。

  “此地火灵气甚是浓郁,也正适合你夺舍,抓紧吧。”

  陆小天催促道,若不是有言在先,他实是不愿意干这种勾当,早年自己还年幼时,险些被黑袍老者那个师傅夺舍,陆小天便对此道十分厌恶,打心底有些排斥。只不过这萧姓青年之前在追击邵茗翠时满口污秽之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被这詹云亮夺舍,也是活该其倒霉,对于这种人,陆小天自是没什么侧隐之心,只是从心底有些排斥此道罢了。

  “还请陆兄为我解开其身上的禁制,只有完全吞噬其神识,我才能更好的控制这具躯体。”詹云亮满是期待地道。

  陆小天随手一挥,一股灵光打入萧姓青年体内。萧姓青年悠然转醒。看到陆小天与詹云亮的元婴时,顿时瞳孔一缩,之前已经被对方的手段所震慑,只是从眼前的情形看来,陆小天的修为远远超出其预期。

  “元,元婴老祖!”萧姓青年打了个哆嗦道。

  “陆兄,有牢你替我禁固住此人了。”詹云亮狞笑一声,细小的元婴脸上满是志在必得的神色。

  “你们要干什么?”萧姓青年忽然发现自己四肢仿佛被绳索牢牢地捆住了一般,竟然丝毫动弹不得。不由面色大骇。

  “不干什么,能与本尊合而为一,是你小子前世修来的福份,现在乖乖献上你的肉身吧。”詹云亮嘿然一声,元婴轻飘飘地飞至萧姓青年的头顶。

  “不,不要!”萧姓青年浑身剧颤,只是陆小天的禁锢,岂是不过才筑基期的他能挣脱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詹云亮的元婴从他的头顶缓缓沉入。嗡地一声,一股强大得无法抵抗的神识轰地一下涌入他脑海之内,萧姓青年神识顿时晃乎起来。

  陆小天看到这萧姓青年从詹云亮元婴自天灵盖钻进去时。便一片茫然,知晓詹云亮的夺舍已经开始了。两人的境界相差太大,萧姓青年又无防御元婴的异宝在手,单凭一己之力,绝对无从抵抗。当然,这倒不是说詹云亮夺舍的过程会顺风顺水,一气呵成。每个人的身体构造都会有所差异,哪怕这萧姓青年只是筑基期,可夺舍的过程中,依然要循序渐近,夺取这具身体支配权的同时,尽最大可能减小对这副肉身的伤害。毕竟筑基修士已经对自己的身体构造有了相当的认识,万一绝望之下做出自毁肉身的事,哪怕只损害一部分,对于夺舍之人,也是莫大的损失。

  不过詹云亮以前能跟项一航斗了那么多年未吃太大的亏,也非寻常之辈,事关以后的修仙大道,行事更是万分小心,岂会阴沟里翻了船。

  萧姓青年眼里一片茫然,呆滞。整整一日后,眼神缓缓回复清明,不过比起原来恐惧的眼神,此时对方的眼神里却是透着少许喜色。还有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静,老练。

  “有劳陆兄护法了。”萧姓青年,或者此时说詹云亮应该更合适。詹云亮向陆小天拱手道。

  “有言在先罢了,詹兄对这具身体可还满意?”陆小天打量着这新生的詹云亮问道。

  “不错,此子修炼天赋上佳,年纪又不大。可省却我不少麻烦。”詹云亮满意地道。

  “如此便好,不知詹兄有何打算?”陆小天道。

  詹云亮道,“我打算先回项都,彻底掌握这具身体之后,尽量提升一下修为,日后少不得还有麻烦陆兄之处,还请陆兄介时不要嫌在下修为低微,过于麻烦才是。”

  “若不是太麻烦的事,行个方便也无不可。不过今后我是否还留在项都可说不定,想必詹兄祖上也给你留下了不少东西,足够你修炼所需。我暂时不会回去,这一路回项都,路途不近,你自己留心一些。再会。”了结了与詹云亮之间的约定,陆小天脚步轻抬,一步十数丈,转眼间的功夫,陆小天便消失在了詹云亮的视线之中。

  陆小天离开之后,詹云亮眼中出现一抹诡异之极的血色。四顾环视,鼻子往周围嗅了嗅,半晌之后,未发现任何异样,詹云亮这才放下心来。

  “看来此人确实已经离开。”詹云亮松了口气,眼中那抹诡异妖艳的血色再现。片刻之后,詹云亮也离开了这桦木林。

  实际上陆小天并未走远,只是詹云亮全盛时期尚且不是他的对手,此时实力锐降之下,哪里能发现得了他的行踪。对于这詹云亮,陆小天仍有点好奇,按理说,对方现在才夺舍,对这副身体尚不能完全掌握,就算有些秘术,也绝不会是金丹修士的对手。只不过詹云亮当初坚持要自己施展手段,控制水魄石与镇河石碑相融合,怕也是为了一睹镇河石碑上的秘密。先秦遗藏,可不是区区一个筑基修士所能染指的。难不成对方另有所恃,或者说有快速回复实力的方法?

  “且不管他,落毛凤凰不如鸡,靠人不如靠己,多半是有快速回复实力的法门。只不过要打破眼前这具身体的桎梏,又岂是这般容易,便算是有些邪异法门,终究是欲速则不达,心急求成之下,必然会有所缺陷。”陆小天微微一笑,他没有自食其言的习惯,没有这詹云亮,确实难以破解镇河石碑之秘。那两只水灵**也是奇珍。这詹云亮日后不与他作对便罢,若是不开眼,再杀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