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33章 都是熟人

1233章 都是熟人

  没有了羽毛竟然还能飞起来?咦,不对,这小火鸦现在竟然能控制一部分火灵力。陆小天先是一怔,很快发现了小火鸦新的能力,以前这小家伙除了能吃和呱噪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优点。现在竟然能控制火灵力在其身周附近形成气流漩涡,托起它的身体。

  也算是个不小的进步吧。陆小天抬手一招,便要将这通体被灵火烤得乌黑,一羽不乘的小火鸦收入灵兽袋内。岂知此时两道劲风自身后袭来。一左一右,想要逼他放弃收起小火鸦。

  陆小天脸上笑意未减,程德祥一行人他早就发现了,能让对方接近到如此近的距离内,陆小天自然不是没有准备。陆小天头也未回,信手往手一挥,空中一只淡血色的巨大鹰翼凭空而现,那鹰翼回收,似乎要将陆小天整个人护在其中,背后一只巨大的圆型黑锁,与一柄湛蓝色的宝刀一左一右轰在那鹰翼之上。

  砰地一声,鹰翼溃散。湛蓝色的宝刀与圆形黑锁破翼而入,而那淡血色的光影之中,原来那人已经不在原地,圆形黑锁与湛蓝色宝刀均是扑了个空。

  “十阶体修,修习的功法却是有些类似于妖族。”出手的赵德祥与孟茹君两人上瞳孔一缩。眼前遇到的这人跟他们以前碰到过的对手可有些不大一样。

  “你是人是妖?”非是赵德祥与孟茹君两人眼拙,而是陆小天出手之迹,一股狂野之极的气息更近侯于妖。这也是陆小天使用吞魂大法吞食的妖兽精魄太多。当年在丹王城外的海域猎杀妖兽,他可没少吸收一些海鹰的精魄。再加上陆小天为了将吞动大法发挥到更厉害的地步,这些年收罗类似妖兽的功法更是数不胜数。施展起来,如魔似妖,初次见面下,又是在这火海这中,气息本就有些扭曲。赵德祥与孟茹君两人乍一眼下分辨不出来,倒也不足为奇。

  “一别数十年,两位竟然认不出我来了?”身形一闪,陆小天出现在两道通灵法器攻击处的几十丈开外,一手托着通体乌黑,一毛不剩的小火鸦,好整以暇地看着赵德祥两人道。

  “是你!”赵德祥与孟茹君两人此时看清楚陆小天的长相,顿时满脸惊骇之色。两人都非健望之人,而且数十年前的那一幕,几人生死边缘走一遭,往事历历在目,仍然触目惊心,如何会忘。

  当年玄魇鬼王一路追击这不过金丹期的小子,这小子走投无路下,被无伤城拒之门外,他们一行好几个元婴修士想要联手从这小子身上分一杯羹,毕竟能惊动一个鬼王不惜代价追击的金丹修士,身上必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只是后来这小子走投无路下,竟然逃奔无伤湖。并且从那无伤湖底的传送阵进入一处神秘的秘境,玄魇鬼王与他们六七名元婴修士也先后进入。

  看到了毕生最为可怕的一幕。一柄裹在透明光罩之内的飞剑,横扫包括后期境的鬼王,还有他们六七名元婴修士,便是那玄魇鬼王也是身受重伤,而他们这些人,更非那飞剑的一合之敌。飞剑所过之处,非死即伤。

  众人惊惧无比地逃出了那险地,而那银发金丹修士,后来却是再也未曾现身过。一晃数十年过去,当年那可怕的一幕也逐渐尘封起来,岂知此时竟然再次看到这银发金丹修士,而且对方还成了一个手段不输于他们的元婴级强者,随手一挥,便挡住了他们两人的联手一击。

  “无伤湖匆匆一别,两位可还安好。”陆小天不无恶趣味地看着两人道,看两人的神情,怕是好不到哪里去了,飘渺剑胎的可怕,何止是赵德祥与孟茹君两人,便是陆小天回想起来,飘渺尊者遗留下来的剑胎如今也难以到与其一战的对手,哪怕是项狂都够呛。

  “安好什么,小子,你如何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已经取了这火海中的宝物,你手上又是什么?”牧野长水眼睛一瞪,才没耐心听这冷言冷语的叙旧,直接出声质问道。

  “你是在问我?”陆小天扫了一眼牧野长水。这不过才结婴的小丫头,在他跟里比起金丹后期的修士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区别。

  “废话!”

  “小妹,噤声。”方玲此时却是低声喝止了牧野长水,躬身向陆小天行了一礼道,“一别多年,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东方先生,东方先生不是去项都了吗,如何会驾临红叶州这种偏远之地?”

  “东方先生,你,你是那个炼丹宗师?”

  牧野长水顿时捂住了嘴,当年在飞流城,其兄长牧野长亭碰的那个钉子可是让其至今难忘。只不过当时陆小天服用了易形丹,改头换成,连气质都与现在迥然相异。牧野长水这些年先是忙着突破到元婴期,扫着又是闭关。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事,自然知道得不是那般明了。

  只不过牧野长水不知,可方玲作为云崖拍卖行身份不低的执事层。再加上竹清泉与陆小天的一些牵绊。方玲自是知道得要比寻常的人多一些。

  “炼丹宗师?”赵德祥与方茹君两人悚然一惊,没想到眼前这银发修士竟然还有另外一重身份,连云崖拍卖行的方玲都要恭恭敬敬地称呼其为东方先生,此人的身份地位自是不用多想,恐怕要远在方玲之上。否则哪里构得上方玲如此称呼?

  “我这灵禽走失,一路寻来,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离奇的火灾。害得我这灵禽被烧光了羽毛,倒是变丑了不少。”陆小天不理会小火鸦的抗议,直接将其送回灵兽袋内。

  “怎么,几位联袂而来,并且冲我出手,可是有什么想法?“

  “这,东方先生误会了,东方先生身份尊贵,我们岂会对东方先生无理。”牧野长亭连忙摇头道。

  “如此便好,我还以为想要联手夺了我这灵禽,若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我便先行一步了。”陆小天淡然一笑,正要先行离开,岂知孟茹君却是身形一晃,挡在了陆小天的前面。一张并不如何秀美的脸此时满是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