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57章 接连逃走

1257章 接连逃走

  阴阳跛足怪对陆小天亦是恨到极点,原本费尽心机将这二人诓至此地,便是为了让两人陷入绝境之下,与他联手除去幽月妖眦,好得到幽月妖眦身上的宝物,解除他眼下阴阳不能完美共生的困境。只是没想到事到临头,竟然被这小子给耍了,对方的手段当真是神异之极。

  这银发青年所说关于先秦遗藏的线索极为吸引人的注意力,若不是他与项倾城别有用心,恐怕也会降低一定的警惕性,只是然并卵,他原以为合三人之力,乘幽月魔眦不备,可以一举重创此獠,然后再合力扑杀此魔,谁曾想他倒是尽了全力,此时此刻下也不得不尽全力。

  可那该死的银发青年,所投入的只不过是一道没有多少战力的分身,剩下他与这斗蓬女修合力并战幽月魔眦,虽是实力不俗,不过却是难以奈何得了这爆发起来实力与十二阶魔族相差无几的存在。

  好在那银发青年也算还有那么一丁点良知,利用其分身成功地吸引住了幽月魔眦大量的注意力,幽月魔眦拍出的那一掌,给阴阳跛足怪创造了绝佳的机会。

  幽月魔眦也算是了得,此种情形下,仍然动用魔功挡住了阴阳跛足怪几乎必杀的一击。只要再稍稍腾出手来,便是这二人,还在他的领地之内,花些代价,足以灭杀之。

  幽月魔眦拥有上古异兽睚眦的部分血心,心眼狭小,有仇必报。此时被阴阳跛足怪算计至此,还有这斗蓬女修,那该死的银发修士。

  阴阳跛足怪眼中一片疯狂之色,既然已经与幽月魔眦闹翻,便再无回旋的余地,他与这幽月魔眦,注定只有一方能够存活。

  嘶,一道灰影一闪,吐出大蓬散发着恶臭味的涎液。打在幽月魔眦的鳞片之上,哧哧一阵散发着异味的黑烟冒起。

  便是里面的魔罡亦被这毒涎腐蚀。正是阴阳跛足怪的伏尸恶涎虫。此虫毒涎虽是了得,连大修士亦不敢轻易招惹,可寻常状态下,此虫想要接近幽月魔眦那是疾心妄想。也只有这般难得的机会下,才变成了可能。

  幽月魔眦腰身上被伏尸恶涎虫的毒涎腐蚀开了一大块,转眼间变成了一块烂肉,那上面翻滚的毒气不断地锓馒阒魔罡。

  “嗷----”幽月魔眦痛叫出声,几百年了,至少有几百年,他没有受过如此重的创伤。幽月魔眦身形剧颤,身体开始发生异变,原本绿袍,蛟首,颈部颀长的幽月魔眦在翻涌,凝如实质的魔气之中,化为一只蛟首,颈长丈许,身长数丈,背上带着一排粗大尖刺,形如牛蹄,浑身长满幽蓝色鳞片的异兽。双目尽是一片凶猛仇恨之色。

  此时便算是化成了异兽,其背部被伏尸恶涎虫毒涎腐蚀出的一大块仍然存在,只不过在魔气的反扑下,这毒涎的毒性被暂时压制在一个相对狭小的范围之内。

  “能逼出本座的真身,你们两个也算不枉此生了。”幽月魔眦粗大的尾巴一甩,其从头部一直延洞到尾巴上的那一排尖刺离体而出,化作无数蓝色的影子,如狂风骤雨般地向阴阳跛足怪与项倾城打来。

  “幽月魔眦睚眦必报,咱们两人伤其至此,再无半分和解的可能,只要是在这古墓之中,便逃不脱此獠的追杀。道友与我一起合力,击杀此魔!”阴阳跛足怪男女混杂的声音疯狂地叫道。

  “好!”项倾城那边干脆利落地回应了一声,虚空斩出数十道凌厉的剑气,只是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阴阳跛足怪傻眼了,方才还回复得干脆无比的项倾城竟然转身便逃。身形一闪,便没入左侧的通道之内。

  阴阳跛足怪脸上的顿时精彩纷呈。

  “哈哈,叛徒,且让本座看看你还有何后手,若是没有,准备让本座将你的元婴用魔火酌烧百年而死。”

  幽月魔眦看到逃走的项倾城,顿时大笑出声,此修实力不可小视。此人一去,剩下一个阴阳跛足怪,不足为惧。不过幽月魔眦眼中仍是一片凶狠之色,这些人族这般算计他,等他腾出手来,一个个找过去,全部都得死。

  项倾城毫不犹豫地舍弃了阴阳跛足怪,哪怕是不去看这家伙脸色,也能想象其表情的精彩程度,想到始作肾者的银发东方,项倾城忍不住嘴角一跷,那家伙看上去一副不苟言笑,云淡风清样子,使起坏来也足以让人抓狂。

  不过那家伙倒是说得对,这阴阳跛足怪算计她二人至此,被两人耍一把,是咎由自取。不过很快,项倾城心里又不觉有几分担心起来,这银发东方心计着实非同一般,不知有没有将她也算计进去。

  项倾城俏目含煞,若真是如此,一旦脱困,便跟那家伙没完。

  项倾城一走,幽月魔眦转过身来,眼神幽森地看着阴阳跛足怪,一副要将其生吞活剥的架势。这三人之中,阴阳跛足怪这叛徒自然是他最为痛恨的,其次便是利用诡秘手段耍了他一记的陆小天,还是第一次有人将他耍到这种地步,回想起来,幽月魔眦

  真要说起来,项倾城反而排在最末。

  “伏尸恶涎虫?将解药交出来,本座放你一条生路。”幽月魔眦森然地看着阴阳跛足怪道。

  “信你才怪。”阴阳跛足怪冷哼一声,身形如电,向项倾城离开的通道电射而去。他此时也不知道陆小天在何处。项倾城再次将他抛下来,不管是抱着多拖一人下水的想法,还是出于自保。都应该与项倾城走到一起。否则还真难以逃过这幽月魔眦的追杀。这幽月魔眦好生了得,竟然能将伏尸恶涎虫的剧毒压制住。此时不走,怕是永远都没机会了。

  “方才你背后偷袭确实是出乎本座的意料,不过你那两个同伴,一个使了诡计没来,一个也已经逃走了,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机会吗?”幽月魔眦神识一动,那蓝色的棘刺如雨向阴阳跛足怪疾刺而来。每一根蓝刺,都是出自幽月魔眦本身,上面魔气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