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73章 暂时谈妥

1273章 暂时谈妥


  好强的剑意,十二阶妖鹫,金甲尸王等面色齐齐一变,虽然对方修为较他们要来得更低,可这剑意却是让他们也能感觉到威胁,尤其是眼前这一男一女联手之下,不是一般的棘手。

  “好了,浮棺将出,那扰人的魔音可需要我等联手相抗,若是实力太过单薄,连魔音都扛不过,宝物可是与咱们都没份了。”金甲尸王打和场道。“再说这两人是人族,与咱们冲突也不大,宝物各取所需便是。”

  “联手抵抗魔音,可并不是非得要这二人不可。”一道熟悉的声音让陆小天与项倾城面色一滞。

  只见两人有些面熟的魔侍,还有风雪巨魔猿两人联袂而来。为首那魔侍看着陆小天与项倾城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怨恨与妖异,“两位,别来无恙。”

  “幽月魔眦,你竟修炼了那魔功?”妖鹫与牯乌几个同时面色一变,不仅是因为那魔功诡异,更让这两个心寒的是幽月魔眦竟然对自己这般心狠,如此心境,日后必成一方巨魔!

  “幽月魔眦修炼喋影魔经可不是他自愿的,说起来,还要拜眼前这两位人族的朋友所赐。”十二阶金甲尸王眼珠子一转笑道。

  “什么?”牯龟与妖鹫两个再次看向陆小天两人,脸上尽是震惊之色。“你们两个竟然毁了幽月魔眦的肉身?”

  陆小天倒是没有因为这些大妖大魔头震惊而自得。相反,陆小天眼神如如刀刃一般扫向幽月魔眦。从妖鹫,犄龟,以及金甲尸王的反应来看,这幽月魔眦所修炼的魔功应该是相当了得。这家伙竟然占据了魔侍的肉身,修习了更为邪异的魔功。而且幽月魔眦竟然还敢出现在他的面前,说明其也必定是另有凭恃。

  跟陆小天比起来,阴阳跛足怪背上禁不住的一阵阵冷意,被幽月魔眦吞噬掉的魔侍近在眼前,另外几人并未看到其踪迹,显然下场应该也不会太好。自己之前作为幽月魔眦的魔侍,若非有伏尸恶涎虫代其一死。恐怕现在下场跟眼前这魔侍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看样子还得重新认识一下眼前的这两位人族的朋友才是。”牯龟语气一转,苍老的声音笑道。竟是丝毫没有将方才言语上的冲突放在心上。

  “能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最好,只不过浮棺所出宝物也相对有限,我与师妹倒是无所谓,毕竟与在场的几位冲突较小,所需灵物诸位有大用的可能性不大。这幽月魔眦似乎不大一样,所修习的魔功让诸位如此忌惮,想必几位也不愿意让其更上一层楼,日后在这古墓之中凌驾于几位之上吧。”

  既然牯龟这大妖没有再与陆小天为难的意思,陆小天自然是借坡下驴,在场诸位之中,要说结下死仇的,也唯有这幽月魔眦,若是换成项一航那种利益至上之辈,陆小天也不介意跟其暂时虚与逶迤,只不过这幽月魔眦身负蛮荒异兽睚眦的部分血脉。睚眦必报,乃是先人血的经验,可不是说着玩的。看到其与风雪巨魔猿出现在一起,陆小天便知道之前与风雪巨魔猿一战,定然是这魔头在背后捣鬼。

  项倾城听到陆小天称其为师妹,心里微哼一声,却也没有出声反驳,她自然是知晓陆小天是为了让在场这几个老奸巨滑的家伙觉得他们关系更稳固一些。

  只是虽知其理,心里多少有几分异样。不过眼下不是分心的时候,项倾城很快回过神来,为陆小天的机变暗叫了一个好字。如此短的时间里,能想到挑动这几个大修士级别的强者与幽月魔眦对立起来的办法,陆小天的反应可不是一般的快。

  听到陆小天的话,幽月魔眦顿时面色一变,很快又桀然笑道,“小子,任凭你诡计多端,也不要忘想能挑动在场几个老朋友对我下手,都是爱惜羽毛之人,不会在眼下这个关头与我拼命,凭白让其他人拣了便宜。你以为凭你几句空口白话,便能对我怎么样?实话还不怕告诉你,这古墓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你要杀我的话,我已经听说过很多次了。只不过没有一次能兑现。”陆小天淡然一笑,然后扫了在场牯龟,妖鹫与金甲尸王一眼,发现这几个家伙果然无动于衷。抱着一边看热闹的想法。“也罢,既然在场的诸位并不在意再多幽月魔眦分宝,我也不在乎。”

  “坠魔潭近些年似乎出现了些异变,寒气较之从前更为惊人,上次出现的荡魂魔音较以前也更难应付,咱们联手之下也差点出了纰露。现在多加入一方,也算不错。”妖鹫目光一闪开口说道。

  “一切以宝物为重,两位的私怨还是留待后面解决吧。”金甲尸王目光在幽月魔眦与陆小天,项倾城几个身上转来转去也点头道。

  “也好,那咱们便取宝之后再解决私人恩怨,只不过我与师妹二人初来乍道,不知这宝物的分配上可有何章程,可是各取所需?”几个老奸巨滑的家伙都在一边虎视眈眈,没能将他们拖下水的情况下,陆小天自然不会冒然出手。凭白让其他人拣了便宜。

  “自然是各取所需,当然,若是价值极大者,得宝之人,总归是要另外分润一些好处给其他没有收获的一方,有在场的诸位,人手上已经足够,后面再想有窥视宝物者,还是按以前的老规矩,联手共击之,诸位以为如何?”牯龟声音苍老,却是透着一股杀意。

  陆小天,项倾城自然是没问题,两人只要能加入到其中分一杯羹即可。但也不希望太多人加入进来。

  “既然如此,诸事已经议定,现在距离浮棺出现还有些时辰,我暂且离开,诸位自便。”牯龟打了个哈欠,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言罢,牯龟也不待在场的其他妖魔尸王回话,便自顾自地腾云而起,转眼间没入远处的一片黑光之中。

  妖鹫振翅远去,飞了不过数百丈,也忽然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