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94章 膈膜

1294章 膈膜


  大多数情况下,实力的突破还是通过闭关修炼来完成。此时陆小天所处的环境虽然极为一般,不过对此陆小天也早已经习惯了,对于修炼之所,陆小天也并没有太多要求。况且进入石妖洞之后,一路寻来,似乎也并没有碰到过灵气极为充裕的地方。

  法力在体内不断的运转,经由元婴流转到经脉内,在经脉内经过一个大周天,又被元婴纳回。如此反复循环。法力因此而变得精纯,总量也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增加着。

  随着法力运转一个又一个周天之后,陆小天的元婴面色有异,发现每运行一个周天,似乎便有几点浅银色的杂质或是从元婴内,若是从经脉内浮现,然后聚集在元婴的体表。陆小天也不知这些浅色色的小点是否有害,便调动法力想要将其驱逐出体外。只是很快,陆小天又发现这浅银色的小点与自己的气息竟是一膜一样。自己的法力如何使劲,竟然都无法将其排斥出去。

  “左右也无法将其驱逐,且不管他便是。”反复尝试多次以后,陆小天也不由有几分懊恼。连神识也无法察觉这浅银色的小点有何不妥之处,陆小天索性便不再管他,全心全意的继续运转法力,也许突破之后,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便能将这浅银色的小玫赶出自己的丹田之内。

  只是随着法力不断的流转,元婴体表,那浅银色的小点越聚越多。竟然出现了一层浅银色的薄膜。这层看上去薄如蝉翼的膜如同一道天然的屏障,挡住了经脉内回流的法力,甚至连元婴正常修炼释放出去的法力也受到了一定的阻滞。

  之前那缓慢增长的过程为之一遏,自从这层浅银色的薄膜出现,陆小天体内的法力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之前经脉内的法力也开始缓缓的流逝,消失于四肢百骸之内。似乎体内的法力已经不会再进一步增多。

  而且随着经脉内法力的逸散,元婴内的法力又被这层浅银色的膈膜束缚在内,无法流转出来。陆小天忽然感觉到一阵气闷,之前还未发觉,可待这浅银色的膈膜完全封闭之后,陆小天发现自己的元婴被包裹在里面,似乎要窒息一般。

  “这浅银色的膈膜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元婴出现这种近乎快要窒息的异状,陆小天顿时吓了一跳,他能感觉得到,一旦无法冲破这浅银色膈膜的束缚,也许他的元婴会真的如同一个溺水的人一般,最终窒息而亡。

  自从进入元婴期以后,陆小天便如同其他元婴修士一般,收罗元婴修士突破现有境界时的一些经验之谈,邙宵家主跟他提起过,甚至在黑狱之中,项狂也有过一番指点。虽说修习的并不是一种功法,甚至并非一系修士。从元婴初期突破到中期会有一定的差异,但也总有一些共通之处。

  只是无论是从邙宵家主,项狂的经验之谈,还是从陆小天自己收罗的一些秘典。都未出现过眼下的这种情况。

  无论如何,得尽快冲破这浅银色膈膜的封闭,否则数百载苦修毁于一旦。

  陆小天面色肃然,眼前的危机还是他证道元婴以来最为凶险的一次。甚至超过了以往大战三首蛇妖碧琼。

  陆小天的肉身与元婴同时闭目内视,此时体内的七座镇妖塔,如意战甲,魂战元珠感受到主人受到的莫大威胁,纷纷齐鸣出声。相对攻击颇强的八柄飘渺飞剑所发出的灵意却是要低上不少。

  只不过陆小天此时却是没功夫去计较这么多了。

  嗵,元婴挥掌一拍,一股浑厚无比的法力击打在这浅银色的膈膜之上。只是这浅银色膈膜却是弹力十足,被陆小天元婴拍中的位置鼓起一大块。然后转眼间又弹了回去。

  陆小天面色不改陆续又换了几个地方,接下来的几次攻击力度稍微小了一些。

  可无一例外,这浅银色的光罩被法力攻击,突出一截之后,马上又回展现出惊人的回复力,紧接着又会迅速弹回。

  陆小天吸了口气,经过短暂的停歇后,元婴双拳接连捣出。只不过与之前的试探不同,元婴接连出拳之后,捣在这浅银色膈膜的位置惊人的一致。

  这浅银色膈膜防御力虽是极强,可到底是一件无意识之物。并不会针对性的进行防御。陆小天若是左劈一掌,右打一拳,以这浅银色膈膜的惊人防御力,哪怕陆小天最后法力耗尽,恐怕也难以破除这一层膈膜。

  陆小天斗法的经验何等丰富,只是略试探了几下,立即便找到这浅银膈膜相对的唯一缺陷所在。除了反弹他的攻击之外,并不会对他的攻击作出任何针对性的调整。

  四下乱攻一气,不如专攻一点。

  眼下元婴被封闭在这浅银色膈膜里面,陆小天的元婴能感觉到这层看似单薄的束缚实际上在越束越紧。留给他的时间并不是很充裕。

  随着陆小天不断的攻击在同一处,这层浅银色的膈膜越鼓越高。只是这层银膜鼓高的同时,却是始终不破。随着时间的延长,陆小天脸上也不由出现几分焦急之色。

  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元婴挥豁的法力过多,再加上在这膈膜的束缚之下,那股快要窒息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直到后面,陆小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如果不能击破这层膈膜,自己真的便大限已至了。陆小天曾数次面临死境,也曾幻想过自己的死法,只是从未想到会碰到眼下这种情况。

  意识逐渐模糊,只不过陆小天的元婴仍然坚持地一拳又一拳,击打在那膈膜之上。

  此时丹田内环顾在元婴周边的诸多通灵法器感觉到主人的危机,各自散发出一股灵意,从外部向这层膈膜射来。试图击穿这层膜重新与主人的元婴建立联接。

  待到最后,陆小天眼前一黑,意识彻底模糊,再也顾不上那层浅银色的膈膜,更无从了解此时体内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