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302章 金蚕狼蛛

1302章 金蚕狼蛛

  陆小天嘴角一跷。剑胎虚纪一下,陡然间又炸裂成八柄飞剑,从几道蛛丝包裹来的缝隙中钻出。再次钻出是时,又重新化作剑胎,直接斩在一只白球与怪物联接的丝线上。

  哧!那血管一般的粗大蛛丝顿时被断,里面大量的白色汁液洒出。

  “小弟弟,呆会你切断我与这怪物之间的联接时,切记不可让白球内的汁液尽数洒出,否则我只有立即殒落的下场了。”白甲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好!”陆小天干脆地应了一声,将怀中的项倾城牢牢护住。

  一只白球中的汁液洒出,那怪物顿时暴怒异常,没想到陆小天竟然虚晃一枪,直接便切中了他的要害,此时他倒不怕陆小天直接与他斗法,怕的便是陆小天毁掉这些白球。这些白球,以胶联连的血管一般的蛛丝,都坚韧异常,可对方的飞剑化为一体之后,却也是锋锐无比,竟然可以一剑将他的金蚕蛛丝斩断。对方飞剑合一之后,竟然厉害到了这般地步,他之前又受伤在身,却是难挡对方的锋芒。必须要拼命了。

  这怪物尖叫连连,身上的青色藤鞭尽数脱落。露出其本体,一只八足金蚕身的巨大金蚕狼蛛豁然现身,那金蚕首狰狞而怨毒地看着陆小天。这脱落的青色藤鞭蓬地一声,化作一股青色的妖气,在空中翻滚,然后变成一只巨大,体形数丈额上生有独角的青蚕,这青蚕尖叫连连,向陆小天张口咬来,同时青蚕身周四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出许多蚕丝,似乎要将方圆数十丈的空间内都包裹起来,形成一只巨大的蚕茧。

  陆小天所化的剑胎剑气纵横,迎头向这青蚕斩去。

  剑胎毫无阻滞地斩在巨大青蚕之上。哧地一声,青蚕被直接斩成两半,青色妖气翻滚,一半为之金蚕,一半化之为八足青色狼蛛之象。

  八足青色狼蛛,那粗大的蛛腿如最为锋利的法器,如同幻影一般舞动。陆小天此时所化飘渺剑胎,光华大作,剑光几乎将这幽暗的空间照亮。

  甚至在这复杂的巢穴之外,那片繁密的石桑林内,都有一冲冲霄的剑意,还有金蚕狼蛛诡异嗜杀的妖气在相互纠缠,引动得外面的石桑林都出现了一股异象。

  而此时,陆小天与在金蚕狼蛛的斗法也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青色藤鞭所化的狼蛛八足如同八柄锋锐无双的兵刃,与陆小天所化的剑胎针锋相对。另外一只金蚕则吐出大量的淡金色蚕丝。将这片空间内形成一只巨大的金蚕茧,妄图将陆小天与他护住的项倾城都包裹在里面。

  转瞬之间,蚕茧便有了一定的规模。金蚕厉叫一声,化作一股金雾,向陆小天飘来。

  哧!一道惨叫响起,八足狼蛛与飘渺剑胎力战不支下,被削下了三只,八足狼蛛身体一偏,不过却是凶悍未减,另外六足如同章鱼爪一般,向陆小天抓来。

  陆小天眼中杀机一闪,这八足狼蛛竟然用这种不要命一般的打法。不过此时他也已经是剑在弦上,哪里还有罢手的可能。且看看这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鑫蚕狼蛛还有什么手段便是。

  飘渺剑胎剑光一动,向八足狼蛛再次斩去,岂料八足狼蛛这次竟然不管不顾,任由剑胎切入身体之内。

  蓬!八足狼蛛的身体炸开,重新化作一股青色的妖气,与那金蚕所化的妖气一青一黑,如同赴骨之蛆的趴在剑胎之上。

  而与此同时,那盘旋在巢穴**中间的金蚕狼蛛本体上,生命的气息竟然开始一点点消失。

  金蚕狼蛛此前与陆小天一战,已经受创颇重,不得不舍弃两条极为重要的透明藤鞭,此时他才前脚返回老巢,并且沿途作下诸多布置,自以为陆小天绝无可能如此轻易的找过来,可事实是他前脚刚回来,陆小天后脚便追了过来。

  让他一点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之前全盛时期尚且重伤而退,更何况现在有伤在身的情况下。金蚕狼蛛也算是果决,竟然采取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打法。

  一金一青两道妖气袭来,而四周那巨大的金蚕茧也在不断缩小。

  陆小天剑胎一颤,化作一柄巨剑,朝天而指,两道透明巨剑分别自剑胎中分斩而出,

  一金一青两道妖气,迎刃而上。沿着剑锋向陆小天所在的剑胎本体渗透而来。

  飘渺剑胎的光罩竟然挡不住这两道妖气。陆小天也不由有些惊异。不过很快,陆小天又轻哼一声,这妖法虽是诡异,不过却是没碰到该碰的人。

  陆小天剑胎一收,左手虚空一划,大蓬的梵罗灵火涌出,直接将这一金一青两道妖气包裹在内。

  一金一青两道妖气怪叫出声,似乎在嘲笑陆小天的梵罗灵火,梵罗灵火虽是厉害,但现在金蚕狼珠已经动用最后的手段,区区梵罗灵火,怎么能给其造成太大的杀伤。

  只不过很快,跳动的青色梵罗灵火中,凄厉的惨叫声接连响起,一金一青两道妖气在空中踉啮而退,再次化作金蚕与狼蛛之体。只不过身上已经沾上了一缕青白色的灵火。若是其凭借肉身施法,便是梵罗真火也无法如此轻易的重创此妖。不过其舍弃了肉身殊死一搏,倒是正中陆小天下怀。

  眼见得金蚕与狼蛛在空中翻滚挣扎,陆小天伸手一抬,两柄飘渺飞剑斩出。这一蚕一蛛被梵罗真火烧身之下,躲避不及,相继被飘渺飞剑所搅碎。化作重重影子,飘逸在这尚未破去的金蚕茧之内。

  四周的妖气顿时一遏。陆小天伸手一指,飘渺飞剑向四周斩去,正要破茧而出。

  “小弟弟,切勿动手!”此时白甲女子那虚弱之极的声音再次焦急的响起。

  “为何?”陆小天不解地问道,不过飘渺飞剑倒是在空中暂时凝滞住了。

  “小弟弟,你看姐姐一介女流之身,常年在那深渊中与魔族作战,好不容易有重睹天日的一天,便沦落到这般下场,肉身尽毁,连元婴也被溶于这金蚕灵液之中,就此殒落,连踏入轮回的机会都不会有。”白甲女子声音哀怨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