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330章 仙逝

1330章 仙逝

  (第1/1页)

  “倾城乃是皇族公主,项室嫡系血脉,那项南明如此耗费心力来对付她,应该不仅仅只是想给其后辈报仇吧。”陆小天皱眉道。

  “自然不是,每个进入元老会的皇族大修士,都会得到一块元老令。而元老令亦有高下之分。除了普通的元老之外,便还有几块尊者令。身为尊者令的持有者,可以指定一位继承人,如果继承人实力在百年之内达到六大家主的实力,这名继承人便能顺理成章的成为尊者令的真正主人。而身为尊者令的持有者,自然享有普通元老没有的特权。倾城的特权便包括在几个元老尊者之间竞争一只蟠桃。你说好不容易有一块尊者元老令腾出来,项南明会放弃这个机会吗?”

  银箫子淡然一笑,看似漫不经心的同时,却是将陆小天表情哪怕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里,虽是从陆小天脸上看到了些许惊讶,却是没有看到丝毫的贪婪之色。便是银箫子也不由有几分纳闷,眼前这年轻人倒真是沉得住气,竟然连蟠桃都能等闲视之。究竟是有这分气度,还是他已经服用过蟠桃?银箫子还没有哪个元婴修士会对能增寿五百年的蟠桃无动于衷的。

  “也就是说尊者令在元老中间有得到灵物的优先权?”陆小天顿时来了几分兴趣。看银箫子的样子,多半是以前已经服用过蟠桃,现在寿元快要耗尽。再服用第二颗也是无用。

  “当然,也包括一壶冰髓月阙砂。你这个法体双修之人,应该对此物不陌生吧。”

  银箫子语气虽是平淡,不过陆小天双眼却是骤然一缩。冰髓月阙砂,作为一个体修,如何能不知道此物。这冰髓月阙砂对于体修的作用,甚至尤在破阶丹对于寻常的元婴修士之上。

  只要有足够的冰髓月阙砂,可以让他这个十阶体修一直晋阶到十二阶。

  “看来你请我过来,也是作好了准备。”陆小天重新打量起银箫子这个老态龙钟的妇人。

  “自然是这般,一句话,你助倾城夺得那尊者元老令,并且站稳脚跟,作为回报,倾城突破之后,势必会帮你得到冰髓月阙砂。”银箫子道。

  “这也是她的意思?”陆小天诧异地道。

  “她还不知此事,是我们之间的交换,不过等她接手我这块尊者元老令之后,自然会知晓所有的事。以她的性格,也会全力助你得到冰髓月阙砂。”银箫子道。

  “这个”陆小天吸了口气,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妇可着实不简单,让他有种上了船就下不来的感觉。

  “自然是,本来我是打算将你与项一航,以及赵族大修士联手大闹萧家一事告知项南明作为交换。只不过看到你本人之后,倒是给了我不少信心,觉得事情可以变通一下。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万丈深渊。年轻人,你是聪明人,多的话想必就不用我多说了,言尽于此,自己好生琢磨吧。”银箫脸上的笑容一敛,尽是诡异之色。然后双眼微微闭上,不再理会陆小天。

  “银箫子好算计,陆某受教了。”陆小天身体微微朝前一倾,算是对银箫子表示自己的敬意。

  银箫子挥了挥手,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也不再说话,只是以一副极为舒适的姿势躺在那石躺椅之上。

  陆小天伸手收起石椅上的阵旗,还有那份玉简及须弥戒指。斜睨了那闭目气息微弱的银箫子一眼,这老妇人可是着实不简单。看来自己夺得元靖须弥戒指一事,项倾城应该还没有将此事跟银箫子说。只不过能查到自己与项一航,还有赵族大修士联手大闹萧家,这皇室元老会倒是不简单,毕竟项一航手上也有水灵玉*0*蛤。不至于会蠢到泄露消息出去。

  威逼利诱,项倾城相信自己,但眼前这个活上千年的老怪物而言却是不会轻易将项倾城的安危放在微不足道的信任两个字上。当然,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他确实是较为合适的人选。威逼利诱,得罪人的事她做了,反正余日无多,陆小天就算心有不满,也不打紧。至少陆小天也不会太多地牵怒到项倾城身上。

  至少从眼前的情况来看,银箫子的布置是算无遗漏。当然,银箫子的威胁多少还是让他有几分不满。

  不过真要说起来,抛开他与项倾城的交情不论,便是没什么干系的人,用帮他获得冰髓月阙砂作为交换,陆小天也会同意。

  “机不可失,换作自己,怕也多半会如此安排。”陆小天拿过手上的玉简,神识沉入其中,以前他对于九曲涎水碧清阵有过一定的了解,但还算不得太深入,同一套阵法,出自于不同的炼制大师之手,都会有些差异。对付寻常的修士,这点差异自然算不得什么,可对付项南明这种实力不下于六大家主,甚至可能尤在其之上的人,自然就不一样了。对于那传闻中的魔灵,更是半点马虎不得。

  接下来的日子,陆小天哪里都没有去,与银箫子各自在这山腰的小亭中盘踞一角。银箫子闭目养神,静待大限将至,陆小天不断熟练九曲涎水碧清阵的同时,其他副元神也在各司其职。须弥戒指中只有两柄三寸左右的液态小剑,上面贴了张禁灵符。按玉简中的介绍,这两柄小剑乃是银箫子消耗了本源炼制而成,蕴含了银箫子对水之真意的部分理解。威力无穷,不下于银箫子的全力一击。

  直到十三日后,许沁也过来了,守在山脚下。却是一曾未到小亭中来,如此持续了数日,到了第十七日。许沁感觉到山腰处一阵灵力的紊乱,身体如流星赶月般飞来。

  此时天气清朗,万里无云,但这片山域中依旧是雾霭一片。陆小天伫立石亭之外,将此处小亭留给了银箫子。

  那石椅上满脸皱纹,一直闭目了十余日的银箫子,缓缓睁开眼睛,人从石椅上缓缓立起,衣袖无风自动,虚空踱步至那微微起伏的雾霭上空。满头银发飘动。一股出尘的气息从银箫子如同水波一般向四周荡漾开去。

  陆小天静立于石亭之外,许沁眼中露出几分不舍的神色,与陆小天并肩而立。

  “人力终有穷,化神之外更为广阔的天地老身是看不到了。灵墟秘境已经开启,希望你们这些小辈能比老身走得更远。”

  银箫子双手微微向左右伸开,灰色的大袖垂下,天地间一股清风吹指而来。

  银箫子轻吟出声,“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哀吾生之须臾,叹时空之无穷,小友,拜托了。”

  随着这道轻吟之声响起,银箫子的身体开始逐渐溶解,变成丝丝水灵力逸散。

  转眼间,方才还颇具仙风道骨的银箫子便已经在化为一道道纯净之极的水灵力飘散于这辽阔的天地之间。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