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365章 我愿意,仅此而已

1365章 我愿意,仅此而已

  “是啊,爷爷,既然有人不知量力,爷爷素来与人无争,但不争,却有人敢于当面挑衅,这可不是个好苗头。”站在邝阳先生身后的邝成王双眼一眯,看向陆小天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杀意地道。

  “这冰髓月阙砂上面也没写着邝阳先生的名字,此物对我也极为有用,为何便不能争了?在座的都是同道中人,修仙人之道,与天争寿。连天都敢争,缘何碰到邝阳先生便不成了?”陆小天淡声道。

  “说得好,想便是想,我道中人,便当率性而为,扯些虚的没用,老夫也不喜这一套。若不是老夫年月无多,倒想与道友结识一番。”与他人的反应不同,邝阳先生倒是没有因为陆小天与他竞价而不高兴。

  “看样子小友也是体修,对于冰髓月阙砂势在必得,恐怕不会轻易放弃竞价,此物老夫的爱孙也割舍不下,再竞价下去也没意思。尘封已久,老夫这块令牌应该还能起些作用。”

  说完,邝阳先生亮出一块与项倾城一样的至尊元老令。

  “邝阳先生,这个叫东方的可不仅仅只是个体修,还是个炼丹宗师,看来最近走得太顺,有些得意望形了。”项阴山嘿声说道。

  陆小天眉头一皱,若是对方拿出至尊元老令,自己这个被项倾城请来的客卿份量可没有对方重。眼下这种情形,谁敢硬来都是找死。只是看邝阳先生的孙子邝成王也是个体修,一旦此物落在邝成王的手里,便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种情形还真是两难。

  “至尊元老令,也不只是邝阳先生才有,如果邝阳先生一定要动用至尊元老令的特权,我手里也有一块。”便在此时,项倾城面色平静地道。

  “倾城,你可要想清楚,你只是继承了银箫子的至尊元老令,现在还只是个继承者。而我爷爷,则是至尊元老令货真价实的主人。甚至可以在事后向元老院提出重审你这个继承者的资格,为了这样区区一个外人,值得吗?”

  邝成王看向项倾城的眼里带着几分复杂之色,再扫向陆小天时,则是有几分难掩的嫉妒。项倾城以往对于寻常男子向来是不假辞色,哪怕是作为丹术大宗师孙子,而且修炼天赋同样极为出色的他都没给过好眼色,此时竟然为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银发小子这般不遗余力。

  对于陆小天,邝成王自是颇看不顺眼,要不是他爷爷醉心丹道,甚少理会外界事务,要不是前段时日他刚好被困于一处险境。这护花使者的差事,怎么都轮不到这银发小子。

  “是啊,玉心公主,以你手上至尊元老令的权限,当知后面还有一件宝物对你极为重要,如果你现在便动用了至尊元老令的特权,后面想要竞争你想要的东西可就悬了。为了一个外人,值得吗?我看不如听从成王道友的意见,也免得与邝阳先生伤了和气。”

  项南明看似好言相劝地道。他知晓项倾城的性子一旦决定,绝不会轻易改变,他是过来人,能看出项倾城对这叫东方的家伙迥然异于常人,这男女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最难以捉摸。如果能挑动项倾城与丹术大宗师邝阳先生对立是再好不过,以邝阳先生的能量,一旦发动,到时候其在元老院中的地位难免会有所动摇。

  要是项倾城迫于邝阳先生的压力,与这叫东方的家伙起了嫌隙,也是美事一件,这叫东方的银发小子,毕竟是个炼丹宗师,本身还是个法力高深之辈,现在成为元老院的客卿长老,如果有此人的支持,项倾城地位也会难以动摇。炼丹宗师的份量犹在一个寻常的大修士之上。要是项倾城与这家伙起了嫌隙,日后也难以立足。

  不管怎么说,要么挑动项倾城与邝阳先生对立,要么让这银发小子与项倾城生了嫌隙。项南明脸上难得有了些笑意。邝阳先生这个丹术大宗师的出现,没想到让事情又有了对他有利的转机。

  “后面有什么东西对你很重要?”陆小天对项倾城传音道。

  “不要你管,我心里有数。”项倾城硬梆梆地回了陆小天一句。

  陆小天摸了摸鼻子,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项倾城这女人的固执了,碰了一记钉子,心里却莫名的涌起一股暖意。

  “倾城不是你能叫的,叫我的尊号。是否值得,也不是你该考虑的事。”跟陆小天暗地里沟通完,项倾城回复邝成王的声音比起跟陆小天要冰冷得多了。

  “成王心直口快,玉心公主不要计较,按规矩,玉心公主你才刚继承元老尊者令,元老尊者令可以抵消我的特权,不过老夫毕竟还是丹术大宗师,玉心公主却还未达到银箫子的高度。依照元老尊者之间的惯例,玉心公主也赢不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动用元老尊者令,老夫倒是看不清玉心公主的用意了。”邝阳先生略微有几分疑惑地道。

  “与成败无关,为了他,我愿意,仅此而已。”项倾城淡然一笑道。

  “哈哈,好好好,很多年未见玉心公主这样豁达的人了,假以时日,玉心公主的成就必不在银箫子之下。”邝阳真人闻言大笑,其身旁的邝成王脸色却是格外的阴沉,然后化作对陆小天的仇视。

  “既然这样...”

  “邝阳先生,且稍待。”陆小天干咳了一声道。

  “东方,你虽然也是玉心公主推荐过来的客卿长老,但对于邝阳先生最好客气一些,尊者元老令的持有者,可不仅仅只是一块令牌的区别,象征的是元老院的至高荣誉,不容轻侮!”

  项阴山拍着桌子起身喝道。“敢打断邝阳先生的话,只要邝阳先生点个头,我立马让你好看!”

  “邝阳先生都还没说话,你紧张什么,若是技痒,你约个时间,咱们打上一场也无不可。”陆小天回敬了项阴山一句。

  “好,这可是你说的。”项阴山得到陆小天的回复,脸上闪过几分得逞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