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419章 绿恶噬灵虫

1419章 绿恶噬灵虫


  幻道七镜,若是情况许可的情况下,收集一下也未尝不可。当然,这件事情得排在佛珠之后。与赵天养心中所想的稍有差异,陆小天现在的重点并不在幻道七镜之上,哪怕七镜合并真有可能成就一件法宝。可法宝不懂运用之法也是白搭。相比之下,集齐佛珠对于陆小天而言倒是更切实际一些。

  赵天养的心思,陆小天多半也能猜到几分,确实,幻道七镜,必然只有族中修为最强的人才有资格持有。赵天养已经这般难应付,更何况比赵天养更强的人,多半已经达到了项狂,银箫子那等层次。而且还有传承圣物,手段必然更是非凡。自己现在实力突飞猛进,但对于这样的强者,陆小天还是不愿意过早的招惹,就算斗,那也得收罗几只十二阶妖兽精魄之后再打。太早遇上不是件好事。

  “下面我们说说另外一件事吧,你们赵族人费尽心思收罗项室皇族嫡系的心头之血。我这里刚好也有定荒鼎上的残片,通过此物,如何能找到传闻中的破釜沉舟之地?”陆小天又取出得自赵天养须弥戒指内一只盛放有几滴精血的白净小瓶,这里面血液的气息,依稀跟项一航,项倾城这些嫡系皇族有些类似,陆小天便大致推断出了结果。

  “你知道得还真不少。”赵天养重新打量了陆小天一眼,“只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作为一个修仙之人,就算自己无法证道,难道你就对传闻中的先秦宝物不感兴趣?对你赵族又没什么影响,哪怕是你已经无法再得到,便是看上一眼,也多少能解除以往的迷惑?”陆小天反问了一句。

  “若是你再入灵墟,我便告知你寻找当年巨鹿之战的遗址。”

  赵天养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陆小天确实挠到了他的痒处,眼下已经是元婴状态,百无聊赖。能一解以往心中的疑惑,似乎也不错。越是靠近先秦宝物之地,便越是凶险。想要寻宝的人可不止一两个,而且有能力付诸行动的,都是人族,甚至其他妖,魔,鬼族中的跷楚,一个不好,便有殒落之忧。无论是成是败,对于他赵天养而言,都没什么坏处不是。

  “好,咱们一言为定。”陆小天闻言一笑,之前在项国,他身为项国元老院的成员,再加上与项倾城的关系,倒也不用这般麻烦。现在情况变化,自然得另想办法。

  眼下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再留几日,若是还是没有罗屏儿的消息,便只有离开这巨舟一途了,跟这些金丹修士,筑基修士呆一条船上,能接触到的信息自然有限。至于偶尔往返于巨舟的几个元婴修士,也只是看看这巨舟一带是否安好,毕竟巨舟上有不少人。

  处理完琐事,陆小天伸了记懒腰,倒在房间的床榻上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觉。以他现在的修为,完全不需如此,可沿袭幼年时的习惯,却是陆小天放松自己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这一睡便是数日,数日后,陆小天跟平时一样,在船首处观看那漫无边迹的湛蓝大海,大海尽头,弥漫着水雾,随着海风缓缓流动,宛若仙境一般飘渺而灵动。

  “先生,救命!”扑嗵一声,一个中年妇人双膝跪地,背上背着一个瘦得有几分脱形的少年,面色悲戚地向陆小天所在的在船首处爬来。

  陆小天回过头一看,那中年妇人身上红蓝绿几种颜色交织的罗裙已经十分陈旧。左脸上一大块血痂,显得极为狰狞。其背上的少年裸露着上身,只是其上身上几条绿色约摸食指粗细的妖虫在身体里钻进钻出。

  “绿恶噬灵虫!”船上的不少修士看到那几条绿色虫子时,不由惊声着后退,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玩意,虽然低阶的绿恶噬灵虫本身攻击力并不强,可一旦被其入体,便是元婴老祖亲自出手,也极难驱除。

  “先生,救命,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这里有翠芯草,只有陆先生出手炼丹,才能将这孩子给救回来。只要陆先生出手,妇人愿意给陆先生做牛做马。”中年罗裙妇人头在甲板上叩得砰砰作响。

  “你这妇人,让你这被绿恶噬灵虫沾上的儿子登舟,已经是网开一面,竟然还敢来劳烦陆先生,快快退下,再这样扰乱巨舟上的秩序,我可要把你赶下巨舟了。”此时巨舟上的两名金丹侍卫大步流星地走来,为首一个眉骨颇高的男子大声斥道。

  “退下吧。”陆小天对那两个侍卫摆了摆手,看着那被绿恶噬灵虫蚕食身体的少年,依稀觉得有几分眼熟,便是中年妇人这看上去有些像以往在望月时碰到的南荒修士打扮,他也觉得颇为熟悉。

  “陆,陆先生,求求你,救命,这是夫君留下唯一的骨血。”中年妇人泣不成声,连头都没敢抬头看一下陆小天。接连被船上的几个炼丹师拒绝,毕竟以翠芯草炼丹,难度颇大,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炉成丹。而且单靠一株翠心草也不成。至少还需近百种其他灵物,折了本去干这种没有把握的事,寻常的炼丹师自然是不会干。

  陶小风心里都已经绝望,有人看不过去,暗中告知船上有一位丹术十分了得的陆丹师,是这里炼丹术最为高明的,让陶小凤来碰碰运气,只不过这陆丹师在巨舟之上是出了名的难接近,暗中提醒陶小凤的人实际上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并未真的抱有多少希望。

  “你那夫君可是姓莫?”陆小天想起这女子是谁了,而这少年虽在绿恶噬灵虫的折磨下瘦脱形,可眉宇间,也依稀与他在蓝魔海域的故人相像,以陆小天的眼力,稍加观察,自然是能看个八九不离十。

  “先生如何得知?”陶小风鄂然抬头,看到陆小天相貌的那一刻,顿时一怔,脸上带着几分难以置信,惊喜,患得患失的复杂神情,“你,你是陆,陆道友!”

  “陶道友,一别百数十年,久违了。”陆小天伸手一拂,一股微风将尚且跪在地上的陶小凤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