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420章 故人之子

1420章 故人之子

  “陆,陆道友,竟然真的是你。太好了,犬子,还望陆道友你能搭救一把。”陶小凤脸上先是惊喜,然后又抹泪一脸期待地道。

  “既然是故人之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放心吧,你这儿子问题不大。”陆小天微微一笑道。在蓝魔海域他认识的人屈指可数,在这茫茫海域之上能碰到故旧,也算是一件让人值得高兴的事。当初结丹前便与莫问天在蓝冥城认识。后来又一起前往青州城闯荡金芝谷,与大鼻子孟老怪,还有这陶小凤一起猎杀了不少金丹级妖兽。倒是没想到莫问天与陶小凤结成了道侣。

  巨舟上不少修士看到这一幕不由觉得新奇的同时,也满是羡慕,前一刻这落难的妇人,还有背着的那奄奄一息的少年境况堪忧,让人侧目,后一刻竟然与巨舟上的第一炼丹师搭上了关系,看样子这陆姓炼丹师也不像表面看上去那般生人勿近。

  “当真,可,可我手头上也只有一株翠芯草,想要炼丹还需要不少灵物。”陶小凤脸上一喜的同时,又露出几分为难。

  “不妨事,既然我说了问题不大,你这儿子便不会有事。”陆小天摆了摆手,“对了,莫道友现在如何了?你们怎么没在一起?”

  “那便多谢陆道友了。”听到陆小天语气如此笃定,再想到陆小天当初在金芝谷时,话虽不多,行事却是极为稳健,不是夸夸其谈之人,落难之下,能遇到这种故旧,陶小凤心里五味陈杂的同时庆幸不已。

  只不过听陆小天提到莫问天,陶小凤不由面色一黯,掩面而泣道,“老莫是回不来了.”

  “怎么回事?“陆小天皱眉道。

  “老莫已经卷入那绿恶噬灵虫妖修与在元婴老祖斗法的漩涡,仓促间,也只来得及将我们母子二人推出,若不是那十阶绿恶噬灵虫无暇顾及我们母子,恐怕我们也难以逃脱。”想起之前的场景,陶小凤仍然止不住的悲从中来。

  “看莫声的伤势,被绿恶噬灵虫入体也不过是今日之事,莫道友如果没有直接死于元婴级修士的斗法中,现在尚存于世也说不定。”陆小天说道。

  “当时有一位元婴老祖与那妖物斗法,具体情形如何我也不得而知,只不过看那元婴老祖尚且居于下风,就算老莫现在还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陶小凤一脸绝望,陆小天所说的她如何不知,可绿恶噬灵虫习性怪涎,捕捉到独特之物,并不会直接将其致死,而是将其慢慢折磨,吸食其精华而亡。若非如此,她的儿子莫声也活不到现在了。莫问天跟她一般,只是散修,无权无势的情况下,又有哪个元婴老祖会为其出手将其解救回来。

  单是自己的儿子莫声所中的绿恶噬灵虫已经让她伤透脑筋,若不是碰到陆小天这个炼丹师故旧,她也没抱多少希望。至于莫问天,若是被元婴级的绿恶噬灵虫的亲手释放分虫入体,想要将其驱除的难度,十倍不止。这种情况下,救不救回莫问天,已经没有多少区别了。

  “元婴级的绿恶噬灵虫?”陆小天摸了摸下巴,这绿恶噬灵虫大多只能成长到金丹级,灵智并不算高,能成长到元婴级,当真是另类。

  陆小天正琢磨间,两道灵光破空而来,豁然便是两个元婴修士,一男一女,那中年男子蓝衣飞鹰金冠,脚踏一飞梭,飞梭后还载有一面色黑暗的青年男子,那青年男子已经昏迷不醒。看上去像是中了某种奇毒。

  “这次来袭的几个妖修非同小可,若不是天垢城的同道及时赶到,联手逼退了几名妖修,恐怕便是咱们两个都危险了。”那一席紫裙,头发挽成宫髻的女子脸上带着几分庆幸。似乎回想起此前的恶战,脸上仍然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咱们两个是退了,不过江城主的嫡子却是受到了波及,已经中了那鲨妖的晶玄鲨毒,以江一风金丹后期的实力,最多也只能撑一两日,返回离水城的路途并不太平,咱们两个才大战一场,以现在的状态,哪怕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赶回去,恐怕离水城的炼丹师也来不及炼制解毒丹。听说这飞舟上新近来了一个颇为厉害的炼丹师,希望他能解救江一风,否则咱们两个无法向江城主交待不说,江城主许若的灵物也成了泡影。”飞鹰金冠男子沉声说道。

  “如今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听林回谷所言,这新来的陆丹师出丹率奇高,而且所出丹药还都是极难炼制的灵丹。林回谷猜测这陆丹师很可能已经达到了炼丹宗师的程度。若真如林回谷猜测的那般,咱们来这巨舟,比起回离水城更合适。”宫髻女子说道。

  “但愿如此吧。”飞鹰金冠男子微微一叹,巨舟已经在望,两人结束了交谈,收起通灵法器飘身落于巨舟之上。

  对于元婴修士的到来,巨舟上的众多修士早已经习惯,纷纷让开一片区域,向两个元婴老祖投来敬畏且羡慕的眼神。

  “这巨舟上的掌事人何在。”飞鹰金冠男子清朗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巨舟。

  “晚辈l贺方,暂时负责此舟的日常管理,不知两位前辈有何吩咐?”贺方听到飞鹰金冠男子的清贺声,连忙从房间内赶出来恭敬地行礼道。

  “速将陆丹师请来,这位是离水城的少城主,身中晶玄鲨毒,听闻你们飞舟之上的陆丹师炼丹的手段颇为厉害,灵材我已经准备好了,速速将陆丹师请来,为江少城主炼丹驱毒!”飞鹰金冠男子说道。

  “原来是江少城主,晚辈这便去请陆丹师。两位前辈稍候。”贺方点头。

  “还是一起去吧,人家身份可不比咱们低。”宫髻女子说道。

  “也罢,便一起去吧,也好显示咱们的诚意。”飞鹰金冠男子也觉得有道理,于是点头说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当贺方带着两名元婴老祖来到船首,听到陆小天推委的话时,不由勃然大怒,他们两个虽只是元婴初期,按理说,高级炼丹师对于一方势力而言其重要性尤在他们两个之上。可按理是按理,在修仙界,很多情况下是不讲道理的,尤其是眼下陆小天身边并没有其他元婴修士撑腰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