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478章 如路人

1478章 如路人


  此时的罗潜早已经进入元婴中期。乔蓝也还是元婴中期,八足魔牛兽依然还是十一阶的实力,只不过这些年修炼十转融元功,再加上当初与陆小天长期的斗法,法力绵长已经不输那些晋阶不久的大修士了。意识到几人与大修士强者的的差距,这几十年的时间,与陆无双一起修炼了一套截云合击秘术,可以以陆无双为首四人成阵。在陆无双不在的情况下,亦可三人成阵,极为灵活,只不过这种秘术只有在完全信任对方的基础上才能完成。

  失去陆小天的消息几十年,骤然得到陆小天的消息之下,在项倾城与陆无双这两个强者的领队之下,几个都按捺不住,直接冒险寻到了此处。此时看到陆小天,不由喜出望外。

  啸天南与陆小天,罗潜自然是识得的。对于参与过望月城人鬼两族大战的牛昆,乔蓝两个也知道,只是双方并无交集。此时也是点头示意。

  “天南道友,天蚕道友久违了。”陆小天看到啸天南,也打过招呼,终究是从望月修仙界出来的,当初又一起战斗过,异地相逢,自然比寻常人要多几分亲切感。

  天蚕邪尊与陆小天点头致意,跟啸天南一般,并未多说什么,只不过私下里却是对啸天南传音道,“天南道友,这陆小天如此多年未见,竟然已经提升到了如此地步,这无名峡谷,便是我们二人出没,都颇感不适。陆小天竟然与方才那一众强者并驾齐驱。而且还有如此多的追随者,个个实力不弱。就连贵宗的骆仙子,似乎都对其青睐有加,后面便算是寻到宝物,落到咱们口袋的希望估计也不会大。”

  “这点天蚕道友尽管放心便是,骆清修炼的九圣清心月霄决,断绝七情六欲,眼中唯道。否则道心一破难免境界大跌。方才出手助陆小天,不过是看在都是出自望月修仙界的情份上。”

  啸天南回音道,作为古剑宗的大修士,啸天南对骆清所修炼的功法再清楚不过。骆清修炼了这么多年,早就没有回头路可走。

  “这秘境之内,诸大种族强者林立,以咱们的实力放在青宇大陆已经是顶尖的存在,可进入到这里,不过才中游水准。相比起其他势力,我倒是觉得陆小天实力强一些,未必不是件好事。”

  “既然天南兄如此有把握,我也便放心了。”天蚕邪尊淡然一笑,只不过注意办却是始终未曾离开过陆小天,他也有几分好奇,当初望月城的人鬼两族大战之后,陆小天离开望月修仙界进入灵墟秘境也不过才元婴初期。前后不过一百几十年的时间,对于筑基,金丹修士也许算是时间不短,可对于元婴修士而言,却也算不得长,陆小天竟然打开了如此局面。哪怕是以他一个大修士的眼光看来,都近乎不可思议。

  啸天南此时心里何尝不是跟天蚕邪尊一般的想法。

  只不过此时陆小天却是有几分头大,骆清,项倾城两个方才同时出手替他挡下了魔蜈蚣的反戈一击之后,却是各自与陆小天保持着一段距离,既不前进,也不后退。似乎是想让陆小天做出选择先到哪一边。

  一行人中,骆清与项倾城虽是后进,不过实力却是最强,是以两人出手替陆小天挡下一击之后,陆无双,啸天南一行人才纷纷赶到。

  此时陆无双看了看项倾城,又看了看骆清,她心里自然是站在项倾城这一边的,但也不得不承认骆清这样月夜精灵一般的女子世间少有,便是与项倾城这样的绝色站在一起,也是各有千秋。哈一让陆无双不太感冒的是骆清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陆无双一对俏目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最后又落在了陆小天身上,看到陆小天一副犹疑的表情,不由暗自好笑,哪怕是生死一瞬,与敌斗法陆无双都从未看到过陆小天这副样子。看来这月夜精灵一般的女子与陆小天应该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只是看在陆道友同为望月同道的份上才出手相助,陆道友且自便。”骆清神色淡漠,如幽远的冰山,檀齿轻启,身形一动,便向啸天南与天蚕邪尊两人飘身飞去。

  “那龙元虽极为难得,只不过这无名峡谷异常凶险,若是没有定风石,骆道友不宜过度深入。”

  陆小天看到骆清有带着啸天南与天蚕邪尊继续追踪项狂等人而去的意思,不由出声提醒道。骆清乃是罕见之极的月灵剑体。

  突破到元婴期后,修为一日千里,修炼了九圣清心月霄决,心无旁鹜,如今修为甚至已经超过了啸天南与天蚕邪尊这两个成名已久的大修士。但与项倾城差不多,离真意级别的大修士还差一线。便算是有定风石,只是带着啸天南与天蚕邪尊两个,也是极为危险的。

  “我的事便不劳陆道友费心了,告辞!”骆清那张精致绝伦的俏脸如千牛冰山,没有一丝表情的波动,直接带着啸天南与天蚕邪尊而去。

  只是余光扫到项倾城一行人接近陆小天时,骆清秀眉不经意间,仍然止不住地轻轻一拧。

  “还真是变了个人。”陆小天束手而立,当初为了骆清能得道,陆小天也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看到骆清性情与以前已经判若两人,陆小天也不知当初的决定对于骆清而言到底是对是错。

  “小弟弟,人都走远了。要不咱们追上去?”见骆清几人走远,陆无双笑吟吟地迎了上来道。

  “你就别埋汰我了。”陆小天扫了罗潜几个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项倾城身上,较之四十多年前,项倾城绝美的脸颊明显清瘦了一些。“听狂兄说你当初在无伤湖受伤了,现在可好?”

  “不好。”项倾城不冷不淡地回了一句,态度与以前对陆小天在时也没什么两样。只是眼里却掩饰不住重逢的喜悦,还有那再次看到陆小天完好无损时的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