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522章 奔逃

1522章 奔逃

  “据赵族人的消息是七份,黑潭之中仍然因为幻术的原因,被冰封在癸泉天蚀水中的占大头,另外还有几份数量不明,散落在灵墟秘境之内,其中一部分为雪域妖鹿所得,这雪域妖鹿成功的晋阶化神,这么多年下来,利用其手段和实力,另外收罗到一份龙元珍藏,也未尝没有可能。”陆小天很快想到这种可能性,与项狂两个边逃,便传音交流道。

  “多半如此了,这妖鹿当初被龙骨吸走了龙元,实力大降,如此短的时间内还能与化神老祖大战,除了另外吸入龙元恢复了伤势之外,别无他法!”项狂点头认同了陆小天的分析。

  “只是没有了龙骨的掣肘,这雪域妖鹿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

  祟小天与项狂两个一边交流,一边夺路而逃,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化神老怪斗法,几乎是打到哪,这冰窟便一路坍塌到哪,山崩地裂。之前各族元婴强者围攻巨鹿时,冰川塌陷,跟眼前的盛况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大面积坍塌下的冰石,在化神妖物的斗法下化作齑粉。

  陆小天与项狂两个一路狂奔。只是化神老怪打斗起来,电光火石间便已经在数里开外。斗法的甚至跑到前面去了,项化心一时间也无暇顾及陆小天还有项狂这个后辈。

  雪域妖鹿与化神老祖在冰窟斗得难解难分。陆小天与项狂两个放在外面跺跺脚地面也能震三震的人物此时只有亡命奔逃的份,可由于空间太过狭小,如何逃走,从哪个方向逃走,也已经由不得陆小天与项狂两个的选择,头顶上大面积的冰块掉落,上万斤,十几万斤的冰块掉落打在身上,对于陆小天与项狂而言,尚不足以致命。可成片的坍塌,一旦被压在下面,失去了活动的空间,时间一长,足以威胁到两人的性命。

  此时陆小天,项狂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只能看哪个位置被化神老祖的斗法涉及小,便逃往哪个地方。甚至有几次,被卷入到斗法的区域。那暴走的乱流,便是以陆小天十二阶体修的防御也几乎撑不住。亏得是项狂再次祭出定荒鼎的仿制品,顶着一个青色大鼎挡在前面,给陆小天挡住了足以致命的两击。如此两人才险险的避开。

  只是几大化神老祖的斗法,凶暴的乱流之中,哪怕是项狂也撑不过接二连三的冲击。好在那与冰魂老怪,项化心两个元婴老祖斗法的雪域妖鹿一眼扫到了陆小天之后,这妖鹿对于陆小天也有些发怵,忌惮陆小天手持龙骨时,对龙元的惊人吸扯力。看到陆小天后,雪域妖鹿便往另外一个方向遁走,也顾不得什么老巢不老巢了,只要能尽量远离陆小天一些便好。

  正如陆小天推测的那般,雪域妖鹿除了以前吸入体内的那一份龙元之外,还另外得到了一份龙元。已经是在将近两千年前的事了,因此体内的龙元被陆小天用龙骨吸走之后,雪域妖鹿回到老巢,吞下了剩下的一份。这两份龙元都是出自先秦护朝龙鹿体内,气息相近,再加上雪域妖鹿现在境界已高,对于炼化龙元轻车熟路,于是实力也恢复了大半。正逢冰魂老怪找上门来,先前在一众元婴小辈手中吃了个大亏的雪域妖鹿盛怒之下,杀心大起。便与大齐国的冰魂魄老怪大打出手。

  没有了龙骨的掣肘,雪域妖鹿一路几乎是压着冰魂老怪打,眼见得要将这人族化神修士给收拾了,没曾想又冒出来一个实力与冰魂老怪相近的,这也便罢了,最让雪域妖鹿忌惮的还是陆小天这个怪胎。其他人便是手持龙骨,想要在将龙元在他体内吸出也不容易。唯有眼前这银发修士,不能以常理度之,雪域妖鹿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虽然另外一截龙骨已碾转落到了雪域妖鹿手里。可雪域妖鹿仍然担心之前的祸事会重新发生在自己身上。于是未衣多想,便往远离陆小天与项狂两个的方向且战且退。

  项化心伸手一扬,那青锋剑并没有多雄壮的体形,只是长及三尺,可其疾如风,剑锋所指处,冰窟内坚硬无比的玄冰,那些掉落的数十万斤的巨大冰块都如同豆腐般被削开。

  青锋化影,不断斩在雪域妖鹿的那对犄角之上,叮叮叮才被弹回,项化心手中另外有一道青黑色长索,不停凌空抽击,想要将雪域妖鹿的双腿绊住,那青黑长索上一丝丝劲风呼啸,给人的感觉如同手中握着的不是长索,而是一缕幽风。

  青黑长索在空中如乱风一般胡乱搅动,只要稍微沾上目标,便会如赴骨之俎的攀爬上去,只是每次快要靠宾雪域妖鹿时。便是呼啸的幽风,似乎都被冰冻得僵硬。速度陡然间缓慢下来。

  陆小天与项狂远远的瞥见,心里自是震撼不已,项狂对于土系真意的控制在众大修士之中,已经算是顶尖人物,可跟这化神强者比起来,却是天壤云泥之别。项化心的手中青黑长索,三尺青锋无不将风的轻盈与迅疾发挥得淋淳尽致,让人叹为观止。

  而冰魂老祖整个人的须发,给人一种晶莹如冰的感觉,便是眼神,也如万载寒潭一般幽冷。手中两只浊冰宝轮飞出时,如同两道冰河在冰窟中喧泄。

  便是大齐国传承已久的冰凤本源之力用之也不过使得元婴修士向化神靠近,而现在龙冰魂已经是化神修士,这些许外力,对其本身用处已经不大。

  只是作为冰系修士,碰到雪域妖鹿这个道行更为高深的老妖,却是有些不太管用。与项化心的修为虽是相去不远,可相比较起来,反而显得不如项化心的手段凌厉。

  “小心!”冰魂老祖打出的浊冰宝轮放出一道冰色的刀芒被雪域妖鹿用鹿角顶得倒飞而回。向陆小天飞激射而来。

  项狂一咬牙,顶着青色大鼎照便挡在陆小天身前。蓬地一声,项狂壮硕的身躯猛然间摇晃了几下。青鼎表面凝结出一层厚厚的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