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544章 意外遭遇

1544章 意外遭遇


  独目三臂魔人这种看似地动山摇的攻击要穿透不浅的地层对陆小天与项倾城两人实行攻击,对于自身的消耗不小,想要击伤陆小天却不容易。可这老魔如此做,自然有其目的。接二连三的紧凑攻击下。紫叶真邬带着陆小天两人刚开始躲避时尚且不觉得,可对方密集的攻击之下,陆小天却骤然发现,在这种不断闪避的过程中,似乎也并不能逃出太远的距离。

  “这老魔倒是奸诈。”陆小天暗骂了一声,很快明白了独目三臂魔人的意图。对方明显是想用这种密集的攻击将他拦截在一定的区域之内,同时控制魔刃将他彻底斩杀。毕竟紫叶真邬施展的土遁之法虽是了得,但也有一定的限度,大概也只能钻入到地层五百多丈左右,再深消耗太大,无法久持。

  独目三臂魔人并不通土遁之法。只能控制魔刃钻入土层追击。消耗虽巨,可以这老魔化神期的修为,却也能坚持得住。

  此时紫叶真邬已经无法替陆小天进行防御,好在独目三臂魔人控制的魔刃钻入到如此深的地层之中,对于元神与法力的消耗也是极大,威能不可逆转的出现大幅度下降,饶是如此,此时陆小天也挡得极为辛苦。

  阵阵佛音梵唱,左掌之上,七座缩小的镇妖塔中佛相隐现。打出的佛光汇聚成一颗灰色舍利,舍利子异常坚固,与化神老魔的魔刃频频相撞。只是每相撞一次,舍灰子的灰光也会黯淡几分。毕竟陆小天不过一个大修士,以法力驱使镇妖塔的情况下,本源远不如独目三臂魔人来得雄厚。这种情形下,陆小天一边驱使镇妖塔。一边动用融魂大法,以血罡之力结合妖兽精魄。与镇妖塔相互配合下,才勉强挡住了这魔刃的接二连三的攻击。

  只是妖兽精魄的力量消耗完了陆小天还能及时补充,毕竟此前落在他手里的十阶以上各种妖兽精魄超过百只,根本不是一时间能用得完的。血罡之力也相对消耗较小。

  可自身的法力,哪怕是修炼了在《十转融元功》到第九层,凝结出了第九滴融元血珠。体内多储存了大量的法力,拼消耗的情况下,也依旧拼不过独目三臂魔人。

  化神强者之威,竟至如斯,若不是紫叶真邬刚好苏醒,自己与项倾城逃遁到地下,恐怕早已经丧命在对方的魔刃之下。

  只是眼下的情形也依然不容乐观。一旦自己的法力消耗殆尽还无法摆脱魔刃攻击,仍然逃不过一个死字。

  陆小天大口往口中灌了一壶烈猴酒。一时间除了且战且走之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砰!便是紫叶真邬竭力躲避,也未能完全避开来自地面独目三臂魔人的攻击。好在穿透几百丈的土层之后,威力也降低了不少,又挨了老魔第三下之后,身上的血罡战甲如同琉璃一般支离破碎。

  项倾城看到嘴角不断逸血的陆小天,心里一阵抽痛。只是这种层次的争斗下,负伤不轻的她根本插不上手。

  陆小天边战边退,也顾不得是朝哪个方向,只是在靠近一座不太高的小山底下时,独目三臂魔人几拳轰下去,两百多丈高的山峰直接被其几拳给打平了。

  从陆小天逃过来的地段,一路坑坑洼洼。地缝如同蜘蛛网一般密布。只是这一拳下来,却是打出了另外一道白色的身影。

  “你要是敢逃,我现在便用龙骨吸干你体内的龙元!”陆小天一眼便瞧见了那白影竟然正是雪域妖鹿,这家伙头上的双角已经断掉了一边,身上创伤密布,几道伤口深可见骨。显然是被项化心与冰魂老怪两个重伤之后,躲到这几丈深的地下洞穴疗伤。

  雪域妖鹿收摄气息之下,项化心与冰魂老怪隔着几百丈深的泥层,想要找到雪域妖鹿怕也得颇费一番手脚。只是让雪域妖鹿极为恼怒的是,这个还算得上不错的临时藏身之所竟然这样被陆小天与独目三臂魔人误打误撞之下给破坏了。更让雪域妖鹿心中震怒的是,他这个化神强者,竟然还被陆小天这个蝼蚁给威胁了。只是震怒的同时,心里也满是无奈,往日他全盛时期,体内的龙元尚且束缚不住,此时身受重伤之下,却是不得不停下了已经迈开的脚步。

  雪域妖鹿心里一阵愤懑,第一次吃了龙骨的亏之后,他便找到了对付龙骨之法。只是暂时也只能扛住龙骨的大部分吸扯力。并不能做到完全杜绝。项化心与冰魂老怪,碧蟾老妖几个实力都不弱,还有龙骨的一部分影响之下,他虽是炼化了部分龙元,实力之强远胜寻常的化神修士。但在实力受到龙骨部分牵制的情况下,一力独战三个化神强者,依然力有未逮。

  现在沦落到要受这元婴小子威胁,雪域妖鹿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到了末路荒凉的时候。

  陆小天九滴龙元血珠里面储存的法力也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身上的血罡战甲也已经破碎,作为十二阶体修防御力惊人的肉身上,也多了两个拳头印,嘴角逸血不止。此时碰到雪域妖鹿,也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只是骤然碰到雪域妖鹿,却是让他看到了一线生机。至于雪域妖鹿是否受了重伤,这点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你想要本君如何?”雪域妖鹿停下脚步,强行压制住心中盛怒。

  “我也只想活命而已,与我联手,抵挡这独目三臂魔人。”陆小天再次避过那老魔一击,急速地传音道。

  “我现在已经身受重伤,还受到项化那几个老小子的追击,自身难保,帮不了你。”雪域妖鹿森冷地回应道。

  “这不关我的事,我已经快撑不住了,不介意再拉个垫背的。”陆小天冷哼一声,念头一动,一截龙骨浮在身前,“别逼我,一旦我的法力注入龙骨之内,便是想停,我也停不下来。到时候可就一切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