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572章 自取其辱

1572章 自取其辱


  “陆道友当年与我还有帝耀也有过命的交情,若是你觉得自己手底下够硬,我随时奉陪!”踏雷飞马上的女子银面罗刹手中的长枪轻轻一横,踏雷飞马轻嘶一声,向周通挑衅道。

  “终归是灵霄宫的故人,玄冰门不可失了礼数。”文长云斜睨了周通一眼,在场这么多人都在,灵霄宫随着当初陆小天出走,势力由盛而衰,后面在青宇仙城与妖族,鬼族的大战中先后损失了两个元婴修士。幸得当初陆小天留在灵霄宫留了不少结婴丹,加上机缘不错的彭大用,在灵霄宫处理琐事暂未回来的朱玲,此时灵霄宫尚有四个元婴修士。

  就算文长云不说,面对银面罗刹还有帝耀不善的眼神看过来,周通也不敢再吱声。这些年来,在历次与妖族的大战中获益菲浅,再加上本身的一些迹遇,如今修为提升到了元婴中期巅峰境,离大修士也只差临门一脚了。

  只是比起银面罗刹与帝耀这两个大修士,周通自然是不敢再直言挑衅。更何况文长云这个青宇大陆第一强者,也是唯一一个真意级别大修士也开口了。

  “东方,看来你在青宇大陆的人缘还不错。”项倾城神识何等惊人,早已经将对面的对话听在耳里。

  “还行吧。”陆小天淡然一笑。对面文长云已经放声笑道,“一别百数十载,陆道友能够回来,欢迎之至。”

  “陆师兄。”彭大用,元敏,肖湘雨三人也相继越众而出,前来迎接陆小天。

  “陆道友携美而归,不知这两位道友如何称呼?陆道友也不介绍一下。”姬千水稍落后文长云丈许,也是一脸和善。

  “妾身罗屏儿。”

  “项倾城!”相比起罗屏儿,项倾城更加简洁明了。并没有要与文长云,姬千水结识的意思,反倒是看后面面黑的彭大用,元敏,肖湘雨面色柔和一些,毕竟是陆小天的同门。

  “两位道友,我身体抱恙,不便起身,些许礼节就免了,还请见谅一二。”陆小天半躺在椅上,脸上颇有几分无奈地道。

  “无妨,陆道友竟受伤如此之重,与老夫回城,联盟现在也算有些人手,随后让人给陆道友看看。”文长云摆手,眼神却是不自觉地在罗屏儿与项倾城两人身上扫过。罗屏儿还好,修为不弱,元婴中期巅峰境。只是项倾城,却给他一种高深莫测之感。只是项倾城面色清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他也不好多开口。

  而这两人都护卫在陆小天左右,文长云倒是有几分看不明白了。

  “多谢文宗主好意,不过我这身上的伤势并非外力可以医治,还得靠自己修为提升才成。”陆小天摇了摇头,看向彭大用几人,正要说话。

  “宗主,既然人家不识抬举,又何必跟此人多客气,人还活着,可一去如此多年,到现在才回来,摆明是眼里只有自己,并未将联盟的事情放在心上。”此时一道颇具敌意的声音响起。来人剑眉星目,只是看陆小天的眼神中颇具敌意。

  周通闻言嘿然一笑,他实力在诸多元婴修士中只能算尚可,但还不被银面罗刹与帝耀两人放在眼里。袁昊虽说实力比起这两人也有所不如,但也已经位列大修士之一,更为重要的,袁昊是古剑宗的人,也不是银面罗刹与帝耀两个能随意拿捏的。

  跟周通差不多,袁昊也一直对陆小天敌意甚大。两人的经历也相对比较接近,唯一不同的是,陆小天当年还是炼气修士时,周通已经是金丹期,后来被反超,还被当面羞辱了。而袁昊这个烈阳剑体早年修为与陆小天差不多,面子上总算是好过一些。

  “倾城姐姐,有人对东方不敬,我不是对手,就只能劳烦倾城姐姐动手了。”罗屏儿巧笑嫣然地道,虽然她实力不是袁昊的对手,但也没有将对方多放在眼里。毕竟在蓝魔海域,再到后面的灵墟秘境,见识过的大修士多了去了。

  “自己掌嘴二十,或者是让我出手。”项倾城柳眉一扬,冷艳的俏脸上英气迸发。身后一道玉色门户涌现,剑河涌动之下,一股氤氲的水气在剑河间流淌。

  “水之真意!”文长云顿时面色一变,他也达到了这个层次,是识货之人,那浩荡凌厉的剑意,与氤氲的水意形成鲜明的对比,却又极为玄妙的揉和到一起,给人一股圆润之感。便是自己亲自出手,对上眼前这美艳惊人的女子也未必会有多少胜算,至于袁昊,还差得太远。

  “不如让袁昊给陆道友个礼。毕竟眼下联盟处境艰难,正是用人之迹。还请陆道友能体察联盟的苦处,文道友,你以为如何?”

  姬千水一见双方呈剑拔弩张之势,连忙打和场道,项倾城气势才外放出来,便是他也一阵心惊肉跳,暗道眼前这看上去年纪不会有多大的女娃娃竟有如此惊人的修为。惊叹之余,连忙居中调停,眼下还没跟妖族,鬼族打起来,若是跟陆小天几个先闹一场,乐子可就大发了。

  “道歉就算了,言不由衷,我也不爱听。”陆小天淡然一笑,瞟了袁昊与周通两人一眼,“你们两个总是这么不涨记性,套用以前我在世俗间听说过的一句话,就算我现在躺着不能动,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下次长点心,看到我尽量绕远一些,我的脾气不是一直都这样好。”

  项倾城与罗屏儿两人闻言噗哧一笑,项倾城嗔怪地扫了陆小天一眼,收起了自身的气势。元敏,肖湘雨几个灵霄宫的元婴修士,以及其他不少人都知道周通,袁昊与陆小天之间的过节,此时也是忍不住笑出声。周通,袁昊仍然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可眼前的陆小天哪怕是重伤行动不便的情况下,也没有将两人放在眼里。高下自见分晓。

  “哈哈,陆道友还是跟以前一般豁达,以前的小辈不懂事,我代他给你赔礼了。”

  文长云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性子,见陆小天虽是躺在那里,可能让项倾城这个绝顶强者,以及罗屏儿这个实力亦是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