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595章 条件

1595章 条件

  “人算不如天算,数千年来殒落在本君手里的化神级强者已经不下五指之数,没想到最后竟然落在了你的手里。”雪域妖鹿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盘坐的陆小天。“可否放本君一条生路?本君作为一个化神强者,哪怕无法投入到实战,单是经验对于你而言,便是你有多少灵石都换不来的。”

  “不能。”陆小天面色淡然地道,好不容易得到这么只化神妖物的元神精魄,陆小天哪有放弃的道理。而且化神强者的指点,陆小天在挪移镜内已经困住了鬼火真人与龙狮。相比之下,雪域妖鹿自然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更何况在自己无法暂时突破到化神境界的情况下,借助雪域妖鹿的元神精魄,才是唯一可以暂时大幅度提升实力的捷径。眼下几大仙朝都在动员大军,准备重新与鬼族,魔族联军决战。金人十八虽是犀利,可毕竟无法完全掌握,化归自己的战力。

  “给个痛快吧。若是可能,帮我杀了紫鳄鬼君。”雪域妖鹿见陆小天不含丝毫感情的眼神,暗叹一声道。

  “好。”陆小天点头,双掌合什,一丝丝氤氲的血罡之力向雪域妖鹿涌去。雪域妖鹿见状,也没有多作徒劳的抵抗,法力逐渐浸入雪域妖鹿体内。

  “这是龙元之力!”雪域妖鹿也炼化过龙元,陆小天一运功,便第一时间感受到陆小天体内的龙元之力。

  “不错!”陆小天点头道。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如此完美的将龙元之力融合!这不可能!便是紫鳄鬼君,都未能达到如此地步!”雪域妖鹿见了鬼似的看着陆小天。

  “有什么问题吗?”陆小天动作稍稍停了停。

  “你绝非一个普通的体修这么简单,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雪域妖鹿虽是死到临头,可脸上也露出一股绝强的求知欲。

  “修炼了几种功法,只不过这些功夫似乎有合为一体的迹象。”陆小天如实地道。

  “澹龙之体?似乎也不太像。”雪域妖鹿想到自己体内最早的一份龙元被陆小天吸走时的情形,又以摇了摇头。

  “什么是澹龙之体?”陆小天第一次听说到这么个词。

  “体内有龙族血脉,或者是修炼了龙族功法,有希望成为龙族的人。这有这样才能解释你与龙元的亲和力为何如此之强。”雪域妖鹿道。

  “咱们做个交换如何?”

  “本君教你如何炼化龙元,毕竟本君以前炼化过此物。若非阴沟里翻了船,栽在你手里,便是紫鳄鬼君也奈何不得本君。有本君的辅佐,你炼化龙元的速度至少能提升数倍。原本以你现在的境界,炼化龙元至少需要两百年左右才可冲击化神。”不待陆小天同意,雪域妖鹿自顾自地说道。

  陆小天眉头一皱,原本想着将其炼化装入魂战元珠内,后面碰到化神妖物,关键时刻动用融魂大法与化神老怪也有一拼之力。不至于落得没有还手之力的地步。只是现在看来,似乎这雪域妖鹿也还有些用处。

  若是按照雪域妖鹿的说法,自己冲击化神的时间可以由两百年缩短至六七十年左右。一百几十年。倒也是个不错的买卖。只是后面与紫鳄鬼君一战陆小天委实没有多少把握。若是连眼前都过不去,还谈什么以后。

  “你在犹豫什么?”雪域妖鹿看出了陆小天眼中反复,心头一跳问道。

  “与紫鳄鬼君一战在即,单凭现有的手段,我没多少底,还需要你这种化神老妖的元神精魄暂时提升实力。”陆小天如实地道。

  “原来是这个,碧蟾老妖之前被紫鳄鬼君所杀,元神逃走时,正好落在了我手里,我将便冰封在了一处秘地,准备好生折磨一番,谁知紫鳄鬼君便寻来了。”雪域妖鹿赶紧说道。

  “碧蟾老妖?”陆小天一怔,没想到又整出这么一出,早知道当初还未离开冰窟时,便要将这雪域妖鹿拿出来祭炼一番了。谁知竟是这种情形。

  此时人族已经开始地鬼族,魔族大军进行部分反扑,只是大军征战,要调集大量的灵材,阵势摆开,人员调动,都需要不少时间,规模一下子还上不来,眼下的小打小闹还不足以将紫鳄鬼君逼出来。而且自己还要往赵族走一趟,正好再去一趟冰窟取出碧蟾老妖的元神精魄似乎也不错。

  “也好,我便再到冰窟内去看看。你还有没有其他什么藏宝之地?之前忙着追击紫鳄鬼君一时间倒是没想起来问你。”陆小天说道。

  “狡兔三窟,自然是有一些的,很多你们人族的东西我都用不上,给扔到了一处,以后左右是用不上了,给你也不错。”雪域妖鹿大为松了口气,肉身已毁,元神至少算是暂时保住了。

  陆小天飞身飘出洞府之外,外面黑压压的战船连成一片。虽然决战还远未到来,可鬼族也不会看着人族摆好架势,小规模的试探性攻击和骚扰一刻也未停过。

  远远的,鬼族大营前,一只脑袋狰狞地飘浮在黑烟中时隐时现。

  陆小天飞身至项狂面前,“你怎么来了?”

  “炼化那东西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眼下大战将近,终归是有几分按捺不住。”项狂搓着手道,陆小天回来,利用四方冰印吸收了龙元体表的玄冰之力后,陆小天便分了一份龙元给项狂,项倾城手里自然也有一份,剩下的两份陆小天自己留着。便是项化心,此时连龙元的影都没看到。

  “口风紧一点,你们皇室那位老祖耳朵好使得很。若是我与倾城不在,我看你悬得很。”陆小天没好气地瞪了项狂一眼,哪怕没有提及,可项化心是何许人也,只要露出一点蛛丝马迹,那老怪十有八九能推测出些东西来。

  “知道,知道,对面冰魂老怪的首级被炼制成了鬼物,在鬼气中时隐时现,不停吸收着鬼气,人族的大军已经端掉了几座鬼寨,可那冰魂老怪的首级滑溜得很,老祖说鬼族的寨子连绵成阵,除非将对方的寨子一股作气全部拔了,才可逼出冰魂老怪的首级。”项狂连忙将陆小天的注意力转到冰魂老怪的首级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