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25章 对赌

1625章 对赌

  这来自侧面的力道,虽是极为细微。可足以让箭矢的方向偏离少许。陆小天撤开七级浮屠时,妖力所形成的箭矢顿时一偏,错过几寸的距离.从陆小天太阳穴的位置掠过。

  艳丽女子脸上喜色更浓,念头一动,那妖力箭矢在空中打了个转,然后又向陆小天的后心处射来。

  只是这妖力形成的箭矢毕竟只是一道妖力,控制这已经出去的力道,毕竟不如陆小天控制通灵法器来得更得心应手。毕竟神识能依附在通灵法器上控制,却没办法单独的依附在一道妖力上。

  第一下没能奈何得了陆小天,第二下自然更加不行,陆小天故计重施,再次将箭矢击偏,如此一来,消耗的法力便大为减少了。

  嗖嗖!两只箭矢接踵而至。陆小天面色凝重,不过注意到艳丽女子脸上的表情,反而放下心来,对方出手虽是凌厉,射出的箭矢里却没有丝毫杀意。

  只不过单是靠七级浮屠接下这两箭,还是极为困难的。

  陆小天一咬牙,七座镇妖塔,每座均出现一尊庄严肃穆的佛相,每尊佛相打出一道华光,汇聚成一颗冰光闪耀的冰晶舍利,舍利子接连挡住了两支妖力箭矢,然后间不容发之迹,两道火箭再次将妖力形成的箭矢击偏。

  “不错,能挡下我两箭,你在元婴修士中绝对是出类拔萃,”艳丽女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陆小天道,“人奴,你叫什么名字?”

  “陆小天!”陆小天简短的道。

  “跟我走,今后你便是我身边的一名奴仆。”艳丽女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我要带他一起。”陆小天指着禾虎道。

  “成,只要后面你能在人奴战中赢下去,他能活着,你败。两人都得死!”艳丽女子点头,骑着青鳞兽返回大营。

  “三小姐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可是这些人奴实力太差?”跋力迎了上来。

  “已经找到了一个不错的人奴,意外之喜,剩下的那些你们自行处理。”艳丽女子摆了摆手,然后慵懒地道,“靡芳,带这两个人奴去安置一下,将他们修炼所需的灵物也准备妥当,狼独,蝎武那两个家伙过几日便要来这里,之前输出去的,这次本小姐要让他们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是,三小姐!”艳丽女子带过来的一队人手中,一个体态略显肥胖,脸上大致已经是人形,还带着些许绒毛的女子招呼陆小天与禾虎两人到了另外一个相对干净,但依然简陋的营地。

  片刻之后,这叫靡芳的女子便送过来了为数不少的极品灵石以及灵丹。并没有多话,便直接离开了。

  “天哥,你要不要?”禾虎丝毫没有身陷敌营的危机感,领到了不少丹药之后,当即乐呵起来。

  “不要了,都给你吧。”陆小天此时已经处于元婴巅峰,些许疗伤,助于修炼的丹药并无用处。就是禾虎用处也不大,多半是拿来解谗用。不过这小子体质迥异常人,并非至木灵体,可受伤之后,恢复能力异于常人,甚至比起绝大多数人服用疗伤丹药效果还要好一些。而且胃口出奇的好,吃多了灵丹竟也没有任何副作用,陆小天曾研究过禾虎一阵子,但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多谢天哥!”禾虎笑呵呵地道。

  看到禾虎吞下灵丹后满足的神情,陆小天呵然一笑。然后闭目开始全力炼化第三份龙元。在灵墟秘境内高枕无忧的呆了那么久,现在来到此界,那股久违的危机感再次萦绕在四周。唯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破开接连不断的危机。找到项倾城一行人。

  “哈哈,悦雨,这么急着邀我们前来,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准备好了足够的灵晶吗?看来你们火虎族在池河镇收获可是不小,竟然让向来手头上紧的火虎族三小姐出手如此阔绰。”

  一个眉骨极为突出,较常人要高出一头青年男子。与另外一个披着玄黑战甲的双眼深陷,身后各自跟着大队狼骑,与一队人首蝎身卫队。各自有近千骑左右。其中还有几个人族,元婴期修为。气息内敛,在元婴后期都是跷楚。

  陆小天与禾虎身在艳丽女子,也就是这个叫悦雨身后的队伍里,扫过眼前这支狼骑队伍,与半蝎人。与悦雨的随从一般,身后也各自有两到三个化神级别的强者。

  “吃了亏不找回来,不是我悦雨的风格,怎么,两位可够胆跟我再来一把大的?”艳丽女子悦雨挑衅地道。

  “哈哈,好,我可是无赌不欢,你想怎么赌?”蝎武大笑道。

  “三百下品灵晶,听说狼毒手里得到了一块至雷灵心。我对此物也是极感兴趣。有没有胆量拿出来作赌注?”悦雨双手抱胸,睨了为首的狼独一眼。

  “想要我的至雷灵心?单凭你这三百下品灵晶可还差得远。”狼独不屑地说了一句。

  “自然不是,我手里有一株天狼木。价值比起你那至雷灵心也不差了。”悦雨瞟了狼独一眼,“怎么样?”

  “天狼木?既然你有此物,咱们直接交换便可,为何要下这么大的赌注?”狼独面色颇有几分意外地道。

  “从哪里丢的面子,就从哪里挣回来。这个道理你们难道不懂吗?不过毒蝎子,咱们可都拿出了赌注,莫非你想作个旁观者不成?”悦雨又看向那满是阴气的蝎武。

  “有赌局,自然不会只在一边干看着。不过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这样吧狼独兄与你的赌局在先,你们先分个高下,后赢了我再跟谁赌,左右在此也要留一段时日。也不用急于一时。”蝎武嘿然一笑道。

  “你这只毒蝎,男不男,女不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动的什么心思,无非是想借我与狼毒对赌的功夫,看一看虚实再作打算。”悦雨不屑地说了一句,“一点男子的英雄气概都没有,不过也不打紧,我只是要找回点面子,你手头上的东西,我也不惦记。狼独,你手下的人奴若是可以,咱们现在就开始比过,如何?”

  “好,还是老规矩,三局两胜制。”

  狼独点头的同时,蝎武眼中阴狠的神色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