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26章 比斗

1626章 比斗


  还是那片低阶灵草齐人深的辽阔草原,火虎族,贪狼族,蝎人族的队伍自据一方。数千兵马排布在这在草原处,一点也不觉得拥挤。除了狼独与悦雨的对赌之外,三个部族的士兵也各自开启了赌盘。悦雨几个也丝毫没有管的意思。

  陆小天看得暗自摇头,虽然这是上界,不过这些妖族队伍的纪律委实让他不敢恭维,若是挑一队赤渊大陆的精锐,跟眼前这支妖军作战,眼前的这支妖军,出身的地方虽是灵气更为充实,底子打得扎实,可谁胜谁负,还难说得紧。

  “英雄不顺出处,这句话委实没有说错。”若是相同的条件下,赤渊,亦或是青宇大陆的修士绝对会做得更好。

  狼独伸手一挥,三个气息各异的人族修士被带到队伍前面。一个体形魁梧如黑熊一般的半百老者,袒露着上身,身上的肌肉一块块棱角分明,气息异常飙悍。

  陆小天心头一喜,十二阶体修,没想到才来此界便碰到了一个十二阶体修,看来此界也不乏体修所需的灵物。也许后面自己的晋阶,会来得稍微轻松一点。

  另外一个极为妖艳的妇人,身披轻纱,纤细的腰肢与肚脐都露在外面,还有一个面色憨厚的矮壮男子。

  陆小天这一边,有一个熟人,也就是之前人奴营披头散发,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的女子扈娟。另外一个面容苍老,如同枯树皮一般的老者周尔巽。

  “杀了对面的三人,替我赢得这场赌局,可以活命,否则,死!”悦雨语气冰冷地道。“三个抽签决定谁先上。”

  说完,悦雨直接打出三根长签。陆小天随手抽了一根,排第二。

  “死了,死了,老头子我撑过了上个赌局,没想到会倒在这一次。”那老脸如同树皮一般充满褶皱的周尔巽拿着手里标号为一的标签,双手一阵哆嗦。

  “晦气!”那袒露着上身的半百老者骂了一声,性情极为火爆,将手里的长签一扔,一步跨出,便站到了周尔巽的对面。“来吧,老小子,看老子怎么将你的脑袋拧下来!”

  “狂妄!”周尔巽气得胡子一抖,大袖一挥,十几根青翠的长鞭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迅疾的抽向那光着膀子的体修。

  “来得好!”体修老者大喝一声,双手一摊,一杆金色长枪出现,长枪如龙拌支。与那十几根青翠色长鞭在空中激烈的缠半。

  叮叮叮,频繁的撞击声接连响起。

  “嗨!”体修老者长枪一抖,血罡之力形成十数朵妖艳的枪芒在空中排成一字,径直射往周尔巽。

  周尔巽冷哼一声,取出一杆碧绿三角小幡。小幡虚空一划。一道碧盎盎的绿气飘浮至空中,上面散发着惊人的木之真意。

  “刁虫小技,看看老子的金鸿罡煞!给我破!”体修老者身后浮现出一只血金色人形虚影,带着一股难以名状的金锐之气,直接破开绿色小幡打出的攻击。

  “青木烎火!”周尔巽的攻击被体修老者破开,丝毫不觉得惊讶,低叱一声。空中那被击溃的绿色气劲蓬地一声,化作青绿色的火焰,将体修老者打出的血金色人形虚影团团包裹住。顿时那血金色的人形虚影一阵惨叫。

  “木生火!”

  陆小天看得一阵惊讶,眼前这周尔巽手段倒是非同寻常,领悟的木之真意竟然如此巧妙。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所谓的真意,无非是元婴修士开始触摸灵力本源的一道门槛,每个人的领悟不尽相同。因为功法,个人性格的不同,以后随着修为日益加深,差别也会越来越大。

  领悟了真意之后,才能与天地间的灵力形成共鸣,为后面的灵力灌体,冲击化神打下基础。若是没能领悟到真意,自然无法与天地灵力沟通,这样的人连劫雷都没有兴趣,永远没有冲击化神的希望。

  片刻间,那淡金色的人影已经被烧成了灰烬。周尔巽脸上正有些得意,岂料地下忽然传来一道轻微的响动。只见三只拳头大小的血色甲虫破土而出,化作一道流影,对着上空的周尔巽电射而来。

  “金鸿鬼蛊!该死!”周尔巽顿时面色大变,原本以为自己祭出青木烎火,灭了体修老者的金鸿罡煞之后,能稍稍占得一丝上风,没想到金鸿罡煞竟然只是对方掩饰真正目的的一道障眼法,真正厉害的还是这三只有金鸿鬼蛊。“若是你一味躲避,我这鬼蛊尚且奈何不了你,谁知你竟然贪大求全,便该有一死了!”

  周尔巽身形一晃,同时出现三道近乎一样的幻影。朝三个不同的方向暴蹿。

  “你跟其他人奴的打斗我也看过,早防到你有这么一手。”体修老者嘿然一声,手中的金枪猛地往地面一扎。顿时地面如同地震一般,大量的碎土炸飞,在体修老者以血罡之力激发现,如同铁丸一般坚硬。顿时那两个假影被破。三只金鸿鬼蛊也顺利地缠上了周尔巽。

  周尔巽惊慌无比的打出一道碧绿色的防御灵罩,只是这灵罩并没能挡住,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金鸿鬼蛊便穿透了灵罩,攀附到对方身上,顿时一道惨嚎声响起。不过结束得也快,转眼间,方才还活蹦乱跳的周尔巽便被金鸿鬼蛊啃噬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骷髅。

  金鸿鬼盟的厉害和残忍,别说是人奴,便是火虎族,贪狼族与蝎人族的那些族人都看得心底一寒。

  随着周尔巽的倒下,顿时四周一片欢呼,或者是谩骂声相继响起。这些方才下注的有胜有败。自然也就会有各种情绪的表露了。

  “竟然给人血鬼蛊,狼独,你可还真舍得下本钱。”艳丽女子悦雨面色难看之极。

  “不然你以为狼独兄会冒然接下你的赌局,你那天狼木与三百灵晶是保不住了。”蝎武幸灾乐祸地道。

  “保不住就保不住。愿赌服输这点气度我悦雨还是有的,不像有些家伙,生得男儿身,心眼却比女人还小。”悦雨冷笑一声,不忘挖苦蝎武一句。

  这个该死的女人,有机会了一定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蝎武听得心中杀机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