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27章 比斗2

1627章 比斗2

  “居然来了一个面生的家伙,到是不曾见过,在悦雨你敢下此重注,不会是将希望寄托在这个人奴身上吧。”狼独看到上场的陆小天,有几分意外的道。

  悦雨冷哼了一声,血鬼蛊乃是妖族的一种邪物,对于化神修士用处不大,可对于元婴修士,却是难缠之极,想要成功驯养,必须每日喂食以大量的精血,不止是敌人的,还有修士自身。寻常的修士根本支撑不起如此强大的输出,迟早要被耗干精血而死。

  恐怕也唯有眼前这十二阶体修,肉身强悍之极,远非寻常修士可比,再加上大量丹药的补充下,将这血鬼蛊配合自身金系的血罡之力,养成现在的金鸿血蛊,也是完全可行的。原本悦雨对陆小天倒是颇有几分信心,可看到眼前这一幕,原来的信心难免动摇起来。

  “又来了一个送死的。狼独大人,看来今天搞不好我要连战三场,将赌注和敌人的脑袋一场捧到狼独大人跟前。”体修老者看到陆小天气息不显,当下狞笑一声道。

  “有命活过这一场再说吧。”陆小天面色淡然,手掌一托,七座镇妖塔在手心环绕。一股禅净的佛道气息自镇妖塔上震荡开去,将草地上的凶戾的血腥味顿时冲淡了不少。

  “狂妄!”体修老者手中金枪扬起,顿时金枪化作十数丈高大的巨大枪影,向陆小天直刺而来。那三只之前已经露面的金鸿血蛊已经攀爬到金枪之上。

  这金鸿血蛊虽是犀利,可速度算不得快,因此体修老者不得不借用一些其他的手段。来弥补金鸿血蛊的不足。

  陆小天手掌平托,七座镇妖塔在手心环绕,转眼间打出一道道灵光,汇聚成冰晶舍利,舍利子直接落在对方的金枪这上。金枪速度顿慢。

  悦雨眉头一皱,这七座佛塔虽是不一般,可体修老者也非同寻常。想要抵挡这体修血罡之力的同时,再挡住这三只金鸿血蛊怕是力有未逮。

  “死!”体修老者冷哼一声,三只金鸿血蛊借着方才的冲击,分别向陆小天飙身而来。

  一旦被这三只金鸿血蛊缠住,便是体修也扛不住,陆小天的下场与之前的周尔巽也没有区别。

  只不过事情并没有向体修老者预料的方向发展,三小团青白色的梵罗真火飘出,正好堵在金鸿血蛊。

  自从领悟了火之真意后,陆小天对于梵罗真火的控制有了极大的提升,此时梵罗真火发挥出的威力才开始初露峥嵘。

  吱吱........三只金鸿血蛊在梵罗真火中被烧得一阵炸响,转眼间便冒出了一阵血烟。

  体修老者痛叫连连。这三只金鸿血蛊都是他用大量精血,以及自身精养喂养而成,单靠他的实力,根本养不到如此程度,是狼毒这个贪狼族的化神强者利用自己的势力,帮他给喂出来的。金鸿血蛊上有他的神识,作为一个体修,原本神识便比寻常的修士来得更弱。此时遭到重创之下,反应自然更为不堪。

  “蓬!”一道血雾爆起,迅速的向四周在弥漫开来。体修老者的身形也在血雾中消失了。

  嗖嗖嗖.....随着血雾的爆开,体修老者的身形四处闪动。

  嗖!血雾中,数支金枪直指而来。

  陆小天身形纹丝不动。大量的梵罗灵火,梵罗真火喧泄而出,与冰晶舍利的佛光汇合,形成一个冰火交织领域。

  “冰火之域!竟然冰火两系双修,却又不大像,元婴修士中,竟然有这等奇才!”狼独看得双目一瞪。

  “偶有所得罢了。”悦雨嘴解露出几分笑意,脸色不再像之前那般难看。

  “应该是冰火佛域才对,没想到内宗里修炼出舍利子的弟子,竟然也沦为人奴。”蝎武队伍里的一个身着青色僧衣的中年僧人看着陆小天喃喃自语。

  这中年僧人话音稍落,七座镇妖塔上的佛相分别拍出一掌,佛光组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字印落下。只不过这个*字印由冰火两道力量交织而成。代表着冰的是融汇冰之真意与玄冰之力的舍利之光。,火则是融合了火之真意的梵罗真火。交织错落。

  正是冰火佛域,陆小天在领悟了火之真意后悟出来的神通。冰火交织的佛光笼罩之下,血雾纷纷溃灭,露出体修老者的真身。

  嗡.....

  体修老者与那几支巨大的金色枪影在*字印散发的一圈圈佛光中,如同几只昆虫被一张巨大的蛛网罩住,任其如何挣扎,也无法挣开这张巨大的蛛网。

  一道道佛光的闪动下,体修老者被冰火佛域交织而成的浮屠之力压在地面,片刻之后奄奄一息,最终身体一半被冻成了冰块,一半被梵罗真火焚为灰烬。

  “道友真是好手段,竟然也如妾身一般沦为人奴,真是可惜。”

  妖艳妇人第二个上场,面色一阵苍白,她与剩下矮壮憨厚男子经抽到第一签的体修男子实力尚且要稍差一些,现在也只能指望陆小天在方才的斗法中消耗了足够多的法力,只是哪怕斗败了眼前的男子,她也必然会有大量的消耗,很难撑得过第三轮。

  陆小天没有丝毫回话的意思,冰火佛域直接笼罩过去。妖艳妇人灵机一动,身体化作一道清风,向远处疾射而走。在冰火佛域将其笼罩进来之前,脱离了陆小天的攻击范围。

  “你的人奴不会一直就这样躲下去吧。”双方你追我赶一阵之后,悦雨算是看出来陆小天的速度比起妖艳妇人这个风系修士要差了一些。当下眉头一皱,看向狼独道。

  “这里并非严格的比斗场地,双方之前也没有划定范围,你的人奴虽是厉害,可追不上我这一方的人,也没办法。”狼独耸了耸肩道。

  “你敢耍赖?”悦雨双眼一眯,眼神里闪动着危险。

  “并不是耍赖,只是事前没有约定好,如果你的人能奈何得了我的人奴。我也无话可说。”狼独自然不肯承认,三十万灵晶,一颗至雷灵心。若是赌输了,便是他也得伤筋动骨。钻一点空子哪怕丢失一点颜面也好。

  狼独话音刚落,陆小天已经凭空消失。

  “到哪里去了?”便是狼独,悦雨几人也不由面色一怔。

  很快,悦雨脸上的怒意又舒展开来,“狼独,看来你这次是枉作小人了。便是让你钻了空子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