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变化无穷的剑法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变化无穷的剑法

  天下的美女多不胜数,但是说到最漂亮的女人,当然就是那个神秘女人。

  韩森现在看到的这张脸,就和神秘女人的脸一模一样,不,应该说就是一个人,眉眼发稍等细微处都没什么不同。

  “你这样耍我有意思吗?”韩森看着青衣女子皱眉说道。

  青衣女子却是二话不说,手中雨伞一合,就以伞作剑刺了过来,所使用的正是她从韩森那里学来心剑道。

  剑法如绵绵溪水,带着幽怨的恨意而来。

  韩森手中太阿剑挡住了雨伞,可是那伞却连绵不绝,似连非连,似断非断,攻的韩森不得不退,一时间竟然落在了下风。

  不过看了青衣女子的剑法,韩森心中又有了疑惑,神秘女人虽然也是用剑,可是她的剑法霸道之极,连超级神生物都能够一剑斩杀,那样的力量,不知道比韩森强了多少倍。

  如今青衣女子用心剑道,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比神秘女人要差许多,也就是和韩森差不多的水准,看起来似乎又不是一个人。

  青衣女子一剑剑刺来,根本不给韩森喘息的机会。

  韩森心念一动,太阿剑也以心剑道之式刺了出去。

  与青衣女子那充满绵绵恨意的剑法不同,韩森的剑法有股子狠劲,虽然一剑与一剑之间看起来关系不大,好像胡乱瞎劈乱刺似的,可是却又有股子浑然天成的感觉,每每能够在关键时候奇峰突出,使用出令那青衣女子想象不到的妙招。

  有许多次,青衣女子那连绵的剑意已经把韩森逼到了绝境,可是韩森却在绝险之处使用出令人意想到的招术脱困而出,不仅化解了青衣女子的剑式,反而又把她逼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不一会儿功夫,青衣女子发现自己反而落在了下风,被韩森的剑法给压制了。

  青衣女子越想反击,反而越被韩森所趁,眼看着那剑法被逼的难成章法,那幽怨的意境也渐渐难以保持。

  “你到底是不是那个女人?”韩森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现在可以轻松的应对,一边与青衣女子斗剑一边问道。

  可是话才出口,韩森才发现这话说的很有问题,可是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一时间到也想不出该怎么说才对。

  青衣女子却是一言不发,手中的雨伞突然剑式大变,不再使用心剑道,换了一种韩森从未见过的剑法。

  这剑法一出,青衣女子立刻就又抢回了上风,把韩森压制了下去。

  她的剑法与之前的心剑道完全不同,这剑法天马行空,剑式犹如天上变化无常的云海一般,令人琢磨不透,也猜不出她的下一剑会从哪里劈出,又或者是从哪里刺出。

  如果说韩森的剑法是那种浑然天成的异数,那青衣女子这剑法就是变化的极致。

  她的剑法虽然天马行空变化复杂,可是一斩一刺之间都自成一格,绝不信手胡乱劈刺,而是把变化之道推衍到了极致。

  韩森无论怎么出剑,青衣女子似乎都有后着可以化解,明明看着是破绽之处,却又暗藏着杀机,有着精妙无比的变化。

  “好厉害的剑法,是谁人有这般的脑力和精力,竟然创出了一门如此变化复杂至极点的剑法?”韩森心中微微有些惊讶。

  若论推算能力,精通弈天术和洞玄经的韩森,绝对是其中的翘楚,可是看到这样的剑法,连他都觉得十分复杂,可以想象这剑法的变化有多么的厉害。

  但凡你能够想到的或者是想不到的变化,都能够在这剑法之中看到。

  韩森彻底被压制在了下风,可是却不惊反喜,因为他发现没有哪套剑法,比青衣女子使用的这套剑法更适合他了。

  有洞玄经和弈天术作为基础,这种把变化推衍到了极限的剑法,实在是太适合韩森了。

  韩森手上太阿剑挥动,一剑剑奇峰叠起,为的不是打败青衣女子,而是要看一看她的剑法到底还有多少奇妙的变化。

  这剑法果然没有让韩森失望,变化好像无穷无尽一般,再怎么看都看不完。

  韩森一边与青衣女子大战,一边暗自思索那变化中的规律。

  如此多的变化,就算韩森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不可能全部都记下来,只有寻找到变化之间的规律,才有可能真正偷学到这门剑法。

  可是韩森看了好久,却依然没有看到其中的规律到底是什么,青衣女子信手拈来皆是绝妙的变化,好像把天下间的剑法都融为了一体,青衣女子所使用的就是一部剑法大纲似的。

  “真是好剑法,到底是何人有这等博大的胸怀,竟然能够创出此等剑法?”韩森心中越发的钦佩。

  他并不认为这剑法是青衣女子自己所创,因为从青衣女子练成的心剑道来看,她并不是一个胸怀天下的女子。

  这不是资质的问题,没有那样的胸怀,就不可能创出那样的剑法。

  嗤!

  伞尖自韩森的手臂上划过,顿时在上面划出了一道伤口,鲜血立刻就渗了出来。

  “好剑法,这剑法叫什么名字,是何人所创?”韩森不退反进,手中太阿剑连连刺出,招招皆是以命搏命以血换血的技法,逼的占据了上风的青衣女子也不得不暂避锋芒,让韩森得以稳住了局面。

  “为什么不能是我创?”青衣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是手中的剑却没有停,变化莫测的剑法很快又把韩森压制住了。

  “这不是女人的剑法,只有心怀天下的男儿,才能够创出这般剑法。”韩森手中太阿剑左挡右支,勉强挡下了青衣女子那变化无常的剑法。

  青衣女子听韩森说出这句话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手中的雨伞突然间变的更加狂暴诡异,攻势一时间猛烈到了极点。

  鲜血自伤口之上飞溅而出,化为点点血滴从韩森的脸庞前滑过。

  在青衣女子猛烈的攻势之下,这已经是韩森所中的第六剑了,可是韩森现在心中不但没有一点伤痛感,反而兴奋的难以言语。

  在青衣女子狂暴的攻势之中,他终于看到了这剑法的一丝脉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