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男爵基因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男爵基因

  “凝聚基因战甲的时候身体出现了一点问题,这是一种需要加热的药。”韩森随口说道。

  那个凯特人应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再去关注高压锅里的东西。

  三个人收拾了东西就去冲澡了,韩森却是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们一眼。

  凯特人并不是一个难以相处的种族,而且以韩森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凯特人的身体素质远胜人类,但也仅仅只是身体素质上面的超越而已,他们的智商并不比人类更出众,而且在一些研究领域的成就,也并没有比人类强,甚至是比人类还不如。

  比如说格斗技巧方面,从韩森接触到的凯特人来看,只是纯粹的技巧方面,并没有比人类强。

  当然,韩森还没有见过真正的贵族战斗,也许他们有些特殊而强大的技巧也说不定。

  韩森在宿舍住了下来,其他三个凯特人室友名字发音都很古怪,韩森叫他们隆、索徒和昆。

  他们对于韩森没有什么恶意,但也没有太多的热情,只能算是普通的室友。

  韩森没有急着去看高压锅里面的情景,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起来,隆他们三个都出去了之后,韩森才让高压锅停止,放气后看了看里面的情况。

  锅一打开,顿时一股子血腥味道就传了出来,原本韩森以为那么硬的骨头,能够炖出结果的可能性很低。

  可是现在打开一看,却让他有些意外,整锅水都变成了一种紫红的颜色,而且散着强烈的血腥气息,里面还冒着热气泡,好像是煮沸的血液似的。

  可是韩森知道那不可能,血液被煮了之后,应该会凝固才对。

  用勺子在里面捞了捞,那根骨头竟然不见了,连一点渣也没有留下,让韩森十分的意外。

  这只是普通的高压锅和水,竟然真的把骨头给煮了,而且煮的好像连渣都没有剩下,完全融入到了水中。

  嗅着那刺鼻的血腥味,韩森很是怀疑,这东西真的可以吃吗?

  不过既然是被庇护所规则认可的东西,韩森还是打算先尝一尝,用勺子盛了一点出来,放在嘴边呡了一小口。

  韩森微微皱眉,味道果然非常不好,有种在喝加热鲜血的感觉。

  好在韩森以前茹毛饮血习惯了,在庇护所内什么生肉没吃过,哪里会怕这么一点血腥味。

  “食用男爵异种基因,男爵基因+0。”

  脑海中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韩森心中微微一喜,吃这东西果然有用,至于没有增加异种基因,显然是因为量太少,还没有达到质变的程度。

  韩森直接捧起高压锅,像是牛一样,大口大口把里面血水似的汤给灌进肚子里面。

  一股热流在腹中涌动,向着全身扩散,让韩森感觉身体的血液快速升温,流速也变的很快。

  随着血液的升温,整个身体都跟着热了起来,让韩森有种在蒸桑拿的感觉,皮肤都泛起了潮红,身上不断的涌出丝丝热气。

  韩森快要把那一锅汤全部给喝完了,依然没有听到异种基因增加的提示声音,连一点基因也没有增加。

  “难道是因为骨头太小了,所以连增加一点基因的量都不够吗?”韩森心中有些郁闷,把最后的几口也给灌了下去。

  “食用男爵异种基因,男爵基因+1。”

  等韩森把最后一口汤都给喝完,终于听到了久违的声音,他基因终于开始增加了,虽然只是一点最低级的男爵基因,但是对于韩森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全身的热量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散去,体温也慢慢恢复了正常,韩森感觉自己的身体力量似乎强了不少。

  不过咒语战甲却并没有随着一起成长,让韩森微微有些意外。

  异种基因只加强了韩森的身体,并没有令咒语战甲变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韩森正自欣喜之时,昆却回到了宿舍,告诉韩森出去集合,他们接受了任务,要出发去猎杀异种。

  韩森跟着昆出去集合,他和昆、隆他们属于一个小队,小队一共有十个人,由一名小队长负责管理。

  整个基地的广场上,聚集了超过二十支小队,在一位大队长的指挥下,全部上了一艘飞船,之后就起飞而去。

  韩森知道哈德曼这是把他当成普通炮灰士兵用了,他早就有心理准备,到也不怎么在意,反而有些期待。

  哈德曼把他当成普通士兵用,但是他签的合同和普通士兵并不一样,普通士兵只拿薪水和奖金,而韩森如果真的猎杀了异种的话,却可以分到战利品,而且他本身还有一份不错的合约薪水可以拿。

  韩森没有看到那些贵族级的成员,他们应该没有和普通士兵在一起。

  “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韩森小声问旁边的索徒。

  索徒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们只是普通士兵,哪里知道去什么地方,反正去哪里都一样,怎么都要拼命。”

  “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你还会到进入狩猎部队当士兵?”韩森有些疑惑的问道。

  “因为这里赚的钱足够多。”索徒说着,从口袋里面拿了一个钱包打开给韩森看,只见里面夹着一张照片,一个成熟漂亮的女凯特人,抱着一个凯特族的小女孩,两个女人都笑的很开心。

  可是那个小女孩却没有头发,猫耳上面也没有毛,看起来光秃秃的有点诡异的感觉。

  “我的女儿基因有点问题,需要大笔的钱支付高额的医疗费,每天都需要注射昂贵的基因液支撑她的生命,所以我只能来这里。”索徒平静地说道。

  韩森沉默着没有说什么,他并不是一个擅长安慰的人,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会让索性感觉好过一点。

  “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要让你同情我,而是告诉你,自己小心一点,如果你陷入危险之中,无论是我还是这里的任何人,都不会冒险去救你。”索徒收回钱包淡淡地说道。

  “你是一个不错的人。”韩森看着索徒说道,知道他说这些,是在提醒自己小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