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两次机会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两次机会

  “你在干什么?”韩森冷冷地看着那男爵问道。

  看到那么多人出现,那男爵松开了撕扯女人手服的手,站起来笑嘻嘻的对韩森说道:“家主,我只是想和这个凯特族贱民快活快活,来了好几天了,整天在城里面待着,都快要憋出病来了。”

  “跪下向她道歉,请求她的原谅。”韩森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男爵却依然是吊儿郎当,一脸无所谓的模样,笑嘻嘻的说道:“家主,一个贱民而已,没必要这样吧?”

  这时候四周已经围了很多人,有那些母亲和孩子,也有男爵和子爵,他们若在明处或在暗处,都在看着韩森这边。

  “他会怎么处置那个男爵呢?治他,只怕寒了诸多男爵的心,跟着他出生入死的打拼,连个贱发下女都碰不得,只怕再难有人肯真心为他出力。不治,一家之主的威信就会大跌,治与不治都有利弊。”房间之内,一位子爵从窗户看着韩森和那个男爵,露出玩味的表情。

  其他人也都等待着韩森怎么处理这件事,最终的处理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了解韩森的机会。

  而那些孩子和女人,心情则更为复杂忐忑,她们都很害怕,自己和孩子也会像那个年轻的母亲一样,她们根本没有保护自己和孩子的能力,现在她们唯一能够依仗的,就只有那个男人。如果那个男人让步了,那怕只是半步,也意味着她们将会沦入非常可悲的境地。

  韩森看着那个男爵,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鬼牙刀。

  原本收拾这样一个男爵,他根本不需要用鬼牙刀,但是这一次不同,所以韩森还是把鬼牙刀握在了手中。

  自从把鬼牙刀从伊莎那里拿回来,这几天来,韩森还是第一次把它拔出刀鞘。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用尽你的全力,挡我一刀不死,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恕你之罪。”韩森目光冷漠地看着那男爵说道。

  男爵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僵,咬牙说道:“家主,一个贱民下女而已,你想要的话,大不了我再去抓十个百个回来给你。”

  韩森嘴角微微翘起,手里拎着刀,一步步走向那个男爵,声音不含任何感情的说道:“一千个一万个都无所谓,但是她们现在是我韩森的财产,谁敢不经过我的允许,碰我的财产一手指,我就要他的命。不知者不罪,我给过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你自己放弃,现在我再给你第二次机会,接下我这一刀,我恕你无罪。你是第一个碰了我的财产还有机会活命的人,也是最后一个。”

  见韩森一步步逼来,身上的气势如刀刃一般,杀意更是似潮水般涌来,那男爵一狠心,就召唤出了自己的基因武装,那是一面塔盾。

  男爵心中暗想:“你也不过就是一个男爵,你手上拿着王级刀器,也发挥不出它的真正威力,就算我不是你的对手,难道连你一刀都挡不住吗?”

  那许多男爵和子爵,大多也都这样认为,觉得韩森嘴上说的虽然严厉,可是却是在给这个男爵活命的机会。

  同是男爵级,那个男爵又是盾牌型的防御基因武装,一刀就杀死他恐怕有些难度。

  “家主一言九鼎,属下就受家主一刀算是赔罪了。”那男爵把塔盾顶在面前,大声说道。

  韩森已经走到了那男爵面前,面色冷漠,一刀对着男爵斩了下去,因为韩森还没有达到子爵级,鬼牙刀也没有被激发出刀芒刀气,只是那般一刀直接斩下。

  男爵大吼一声,把手中塔盾顶了上去。

  咔嚓!

  鬼牙刀似是切豆腐一般,直接把那男爵基因武装塔盾直接撕裂成碎片,那男爵骇然后退,因为基因武装被毁,胸中气血翻腾,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可是他的身上,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只是眉心一点,被刀尖刺破了一点皮肉,像是一个小红点,完全没有大碍。

  “多谢家主不罪之恩。”男爵笑着向韩森行礼道,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那许多的男爵和子爵心中,也都有些许的轻视之意,暗道:“他果然还是要依靠我们开发日蚀星,又岂会真的下杀手,也不过就是个做个样子罢了。”

  韩森一言不发,把鬼牙刀插回腰间,眼睛却一直冷漠地盯着那个男爵。

  那男爵抹了抹额头上的血,可是却发现怎么抹都抹不干净,那小小的伤口一直在流血,脸色微微有些变了。

  很快,那个伤口在他的额头上开始蔓延,把额头上的皮肉直接撕裂出一道道口子,似是蜘蛛网一般向着脸上蔓延。

  然后又从脸向着脖子和全身蔓延,一道道的伤口裂开,露出里面的脂肪和肌肉纤维,血液也随之涌出。

  “啊!”男爵倒在地上发出非人的凄厉惨叫,那种血肉被撕裂的痛苦,恐怕比千刀万刮更加痛苦。

  “家……家主……饶……饶……命……”男爵一边撕心裂肺的在地上惨叫,一边哀求,只是那非人的痛苦让他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我给过你机会。”韩森淡淡地说道,连眼皮子也没有动一下,说完就直接转身回去了自己的屋子。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那个男爵身上的皮肉一片片被撕裂,从身上一块块剥离掉落,整整哀嚎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才断了气。

  其他人去看的时候,发现血肉一片片掉了一地,那男爵就只剩骷髅架子了。

  而且那骷髅架子依然还在被撕裂当中,一道道裂纹在白骨之上蔓延,好几天后骨头都被撕裂成了碎片。

  所有人无不胆寒,那种死法,比一刀杀了还要残酷千百倍。

  “死的好。”顾倾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如果让她来,她会让那个男爵死的更惨。

  经此一次,那些男爵和子爵一个个都人心惶惶,而那些母亲和孩子,对韩森则是又敬又畏,还有几分感激。

  现在她们都已经明白,她们和孩子的生命,都只在韩森一人的一念之间,只要韩森不点头就没有人能够伤害她们。

  相反,如果韩森想她们死,她们肯定活不了,而且还会死的非常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