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你来我往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你来我往

  韩森心中暗自沉吟,要用什么技法才能够难倒孤竹。

  韩森也算是精通各种技法,不过比起孤竹来,除了个别几种之外,都算不上精深。

  毕竟孤竹在梦中可以用一辈子去悟一种技法,可是韩森只是个人类,这一辈子也就过了几十年而已,距离一百年都还没一段不算短的距离,完全没有办法和孤竹比。

  如果真的一个个比下去,韩森终有技穷之时,所以必须要快些结束对战,不能持续太久。

  “可是怎么才能够难的住孤竹呢?”韩森念头百转,突然灵光一闪,便有了主意。

  韩森手中鬼牙刀一动,不过并没有劈向孤竹,而是斩向了岩石地面,直接斩出了一块边长十米的长方形石块,把那石块放在了地上。

  众人都有些好奇,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韩森一拳轰在了石块的侧面,然后对着孤竹笑了笑说道:“你能做到吗?”

  众人都感觉有些奇怪,因为韩森的那一拳轰在石块上面,石块竟然连一点破损也没有,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孤竹化掌为刀,一刀斩在石块之上,把石块从中间剖成了两半。

  然后众人才看到,韩森轰的是其中一面,可是这一面没有任何损伤,在接近十米处的另一端,石头中却出了一个拳印,拳印中的石头已经被轰的粉末,石头剖开之后就流了出来,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空洞处,是一个拳头的模样,与韩森的拳头一般大小无二。

  “好厉害的阴柔之劲!竟然能够入石十米而不散,太可怕了,这样的阴柔劲力,铠甲之类的东西对他根本没什么用,再强的防御力,对他来说也是一丝不挂。”有人惊叹道。

  孤竹也不说话,一拳轰在了其中被剖开一半的大石之上,同样是波澜不惊,石块没有半分损伤。

  韩森一刀把石块又从中间劈成两半,果然看到距离自己最近的这一面处,也出现了一个拳印,连位置都一模一样。

  “好!”韩森忍不住赞了一声,他是专门练过阴阳劲力的,在这方面下过极大的苦功,可是孤竹竟然不逊色于他。

  镇天宫的弟子也是哄然叫好,都为孤竹这一拳喝彩,毕竟是韩森出的题目,自然是韩森所擅长的,孤竹能够丝毫不差,确实非常难得。

  孤竹淡淡地说道:“我第七百三十一世之时,是一个天生体弱的女子,却偏偏生于拳法世家,从小受尽白眼与欺凌,终是创出了一门阴柔劲力拳术,不以刚强取胜,只是专于伤人内府,杀尽欺辱我之辈,最终成为天下间人人闻名色变的大魔头,最后被人暗算中了剧毒,整整三年内脏才完全溃烂而亡。”

  孤竹说的平静,仿佛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可是却听的旁人头皮发麻。

  “该你了。”韩森无意为孤竹的梦境悲伤,淡淡地说道。

  孤竹伸手把另外一半石块一手提起,似是石碑一般插入地面之中,留在外面的部分有七八米的样子。

  韩森看着孤竹,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若说是刻字比意境的话,韩森可以使用牙刀刀意,必定不会输给孤竹。

  不过孤竹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所以韩森也知道,孤竹不可能只是刻字那么简单。

  孤竹看着立在那里的石块,并没有拔出腰间之剑,反而慢慢的后退,一直退到十米开外,才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欲剑破九重天,你可以吗?”

  观战的镇天宫弟子都是一脸的迷茫,不知道孤竹这是什么意思,他只说话根本没有出手。

  云素衣也是心中疑惑,正想要开口询问云长空这是怎么回事,却突然听到一声爆响,只见那石块表面爆裂开来,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竟然就是“我欲剑破九重天”七个字,一笔一画如同刀削斧劈,有着一股气冲斗牛的气势,仿佛那四个字就要破壁而出,直入九宵之上。

  “音刃术不稀奇,别说是十米,就算是百米之外破石也易如反掌,可是似孤竹这般吐音成字,而且能够写出如此气势,便是专修音系的我,也难以做到,不只是控制力的问题,能够以声音凝出那般意境,这也是没谁了。”一个镇天宫的公爵惊叹道。

  “也就是孤竹师兄经历万事磨难,才有可能兼具这么许多技法和意境,旁人一辈子能够练到一种也算是知足了。韩森专修刀法,又练有阴柔,以他的年纪已经算是难得了,不可能再兼修音系这种偏门的技法吧?”

  “只怕这一次韩森应该不可能再和孤竹师叔斗下去了吧?”

  “世间绝无第二个孤竹师兄,韩森虽然也算厉害,但是与孤竹师兄这般较技,只怕是讨不了好处。”

  众多镇天宫弟子皆是惊叹,韩森笑了笑问道:“这又是你哪一世练就的绝技?”

  孤竹神色不变,平静地说道:“第三千七八五十四世,天生音痴,以音杀人,最后被困于回音谷之中,被自己的音杀之力震死。”

  韩森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走到了石块的另一面,也如孤竹一般,在距离石块十米之处停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韩森他能行吗?”云素衣有些担心的抓着云素裳的手臂问道,虽然知道自己与韩森已经没有可能,可是她心中却依然不需要看到韩森失败。

  云素裳苦笑道:“他能不能行我怎么知道?不过修炼音系力量的生物很少,能够练到孤竹师兄那种程度的就更少了,算是很冷门的技法。我们也没有见韩森用过类似的技法,只怕这一次不容乐观。”

  云素衣顿时更加为韩森担心了,还想要再说什么,可是没有等她开口,就听到韩森开口说话了。

  “独坐云端孤寂寒。”韩森缓缓吐出几个字,没有经过太多的思索,只是有着一丝劝慰和理解之意。

  孤竹经历万世磨砺,虽然成就绝世之才,可是他心中的悲苦孤寂,恐怕根本没有人能够理解,做那高高在上的神,所需要经历的苦难,并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韩森七字说完,就见那石块之上碎石如粉一般掉落,露出了七个刻字,每一字皆是意境深远,望之似有一股难以言语的情绪缠绕于心间,不知为何让人看了心中有些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