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四百三十九章 冰肌玉骨领域

第两千四百三十九章 冰肌玉骨领域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镜夫人神色不动,冷漠道。

  她不愿意杀韩森,毕竟韩森是镜灵之眼戒指的主人,杀掉他,就会令镜灵之眼戒指严重受损,对镜夫人也是很大的打击。

  可是她更想要杀掉少女宛儿,若是韩森真的执著要阻拦她,那她只能先把韩森打成重伤,让他无力保护那个少女。

  “如果最后一幅画是真的预言,那在千手千眼石像前的会不会就是我和韩森呢?”镜夫人心中这般想着。

  “夫人,您太高估镜之领域的能力了。”韩森抱着少女宛儿,双眼还在渗血,神色却依然非常平静。

  “是吗?”镜夫人微微有些恼怒,她对于别人不可能有这样的耐心,若是换了别人,就算是神化强者,杀了也就杀了。

  她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韩森,韩森却一点也不知感恩,让镜夫人真的有些生气了,再次一剑对着镜子斩出。

  韩森几乎是在镜夫人斩出断剑的那一刹那跟着移动起来,镜夫人的断剑斩入镜中,却没有能够再次伤到韩森。

  “就算是在镜中,你的镜之领域可以让你攻击我的镜中之影,从而伤及我的本体,可是就算如此,你也要能够碰到镜中之影才行,镜中之影跟着我的身体一起动作,我一样可以控制着他躲开你的断剑。”韩森说道。

  “你果然很聪明,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看明白了我的镜之领域。”镜夫人赞叹了一句,接下来神色却是一冷:“不过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镜中世界与现实相反,你控制镜影的动作与你本身的动作就有障碍,各种方位都是错乱的,而且你双眼已瞎,看不到镜中之影,又能躲的了我几剑呢?”

  “你可以试试看我躲得了几剑。”韩森神色平静,并没有什么变色。

  镜夫人显然对于韩森的这种态度很不满,手中断剑带起一道道剑虹,向着镜中斩去。

  一道道剑虹斩向境中的韩森,而韩森必然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移动,使镜影也跟着移动,躲开所有的剑虹攻击。

  韩森就像是在控制着一个木偶躲闪敌人攻击的操控者,而这个木偶却又与他的动作错位,控制起来非常的复杂。

  一般人对着镜子画眉或者梳理头发的时候,如果不熟悉的话,还会经常弄反方向,更何况是控制镜中之影战斗。

  韩森控制着影像必须躲开镜夫人所有的恐怖攻击,难度之大无法想象。

  可是镜夫人把她的剑法运用到了极限,竟然一直没有能够伤到韩森的镜影,连一剑也没有斩中。

  “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镜夫人不由得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她很清楚这有多难,韩森一个刚刚晋升王者之人,能够与她正面剑法对决已经很惊人,毕竟她拥有神化级的经验和领悟,不是一般王者可比。

  韩森能够与她正面抗衡也就罢了,竟然还以那样的状态控制着镜影,让她的剑法全部落空,这就有些太过惊人了。

  更可怕的是,韩森的双眼在这之前就已经被刺瞎,难以想象他的感观能力到底强到什么程度,才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镜夫人伤不了镜影,手中的剑也停了下来。

  “夫人,看来你伤不了我。”韩森说道。

  镜夫人心中已经没有了恼怒之意,她先前确实因为韩森只有王者级而有些轻视,从未曾真正把韩森当成对手。

  可是如今韩森的表现,却让她把韩森真正当成了同级的对手对待,而不是一个任她宰割控制的普通王者。

  “你真的很强,一个晶族遗民,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实在难得,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愿意成为你的敌人。”镜夫人看着韩森说道。

  “在下也不愿意与夫人为敌,我们结伴同行一起破去身上的猩红血眼不是更好吗?”韩森笑道。

  “当然,我们会去的,不过,她必须死。”镜夫人说着,目光一冷,身上泛起奇异的光华,一座恐怖的镜之领域浮现出来。

  韩森立刻发现,自己好像被困入了一个镜之迷宫当中,四周到处都是一面面古镜,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无处不是古镜。

  韩森的影子被倒映于那些镜子里面,好像有无数个韩森同时存在一般,那些镜子又相互映射,令韩森的镜影越来越多。

  韩森脸色微变,这么多的影子,镜夫人能够斩到镜影的机会大幅度提升,而韩森需要注意那么多的镜影不被镜夫人斩到,难度也就更高了。

  想要出手打碎古镜更不可能,且不说那些古镜能不能被打碎,就算能够打碎,镜子破碎之后化为更多的碎镜,映射出更多的镜影,到时候只会让韩森更加凶险。

  “现在你还有信心躲开我的攻击吗?”镜夫人悬浮在镜之领域的中心,看着韩森说道。

  “试试看吧,万一能行呢?”韩森耸了耸肩。

  “你还真是顽固!”镜夫人冷哼一声,手中剑虹挥舞而出,向着镜中的韩森狂斩而去。

  镜中的镜影实在太多了,镜夫人这一道剑虹扫过去,就有不知道多少块镜影被波及,想要躲开实在太难太难。

  韩森心念一动,冰肌玉骨术被他运转到了极限,整个身体都化为了冰玉一般,脑中更是清灵冷静到了极点,同时冰肌玉骨领域也随之开启。

  韩森的神色冰冷,身体飞冲而起,带着所有的影像一起躲开了那道剑虹,同时冰肌玉骨领域也已经笼罩了所有的古镜,刹那间把那些古镜都给冰冻了起来。

  “没用的,冰面上倒映出的影子,一样会成为你的要害。”镜夫人对着冰冻的古镜再次斩去。

  “果然不行吗?看来只有如此了。”韩森轻叹一声,冰肌玉骨领域瞬间收敛,完全没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眼看着镜夫人的剑虹就要斩在韩森的境影之上,这一次韩森却没有躲闪。

  当!当!当!

  那镜中的一个个镜影都被镜夫人的剑虹斩破身体,可是韩森的本体站在那里,却并没有全身喷血,甚至连一点伤都没有,宛若不朽的冰玉神像一般。

  “冰肌玉骨,不染半点尘埃,我身即是我身,独善其身不沾染凡俗之物,就算你斩碎所有的镜影,也不会伤我之身分毫。”韩森抱着少女宛儿,淡然说道。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