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七百四十一章 画中眼

第两千七百四十一章 画中眼

  若是换了一个意志不坚定的人,恐怕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迷失。

  不过这种迷失也未必就是一种坏事,或是本身还没有选择自己所要走的道路,跟随着画中的意境而走,选择某一种意境作为自己的目标,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适合自己,将来也很可能会有一番作为。

  可是韩森却不一样,他是已经有了自己道路的人,若是再被画中意境左右,就会自毁根基。

  强行让自己闭上眼睛,想要从意境中脱离出来,只是各种意境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竟然让韩森有些忍不住想要继续去看。

  好在韩森的意志极为坚定,强行抑制住了想要继续去看亘古壁的念头,渐渐让自己的心灵恢复了平静。

  “能够第一次就半途中止观看亘古壁,心性到是不错。”一个声音在韩森不远处响起。

  韩森睁开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太上族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块山石上面,目光正看向他这边。

  那中年男人长相和穿着都很普通,只是气质却让人难以轻视。

  “阁下在和我说话?”韩森疑惑的问道,因为他并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刚才韩森看的入迷,一路走到这里,已经和玲珑、李可儿拉开了距离,除了他这附近也没有其他生物了。

  玲珑和李可儿显然也都被亘古壁上的意境所迷,根本没有办法分心它顾,也没有注意到韩森这边的情况,完全沉浸在了亘古壁的意境当中。

  那中年男人笑了笑说道:“除了你之外,这里应该没有其他人是第一次观看亘古壁吧?”

  “到也是,毕竟像我这样的天才也不多见。”韩森摸了摸鼻子说道。

  中年男人微微一怔,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从山石上面走了下来,站在韩森身边看向亘古壁说道:“太上族可感应万物,就算是复杂如宇宙万物,也可感应其本质,可是亘古壁在这里亿万年,却始终没有人能够参悟其秘密,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在下不知。”韩森很干脆的答道,既然不知道,也就没有必要装懂。

  中年男人也没有指望韩森能够说出答案,听了韩森的回答之后,就看向亘古壁,指着其中的一处地方说道:“之所以没有人能够参悟其秘密,原因就在那里。”

  韩森顺着中年男人手指看向过去,只见他所指之处,画着一个独立的图案,那图案像是一只竖着的眼睛,但是瞳孔像似是阴阳太极鱼一般。

  “那是太上族的太上之眼?”韩森惊讶的问道。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整幅画都画的荒诞离奇,根本看不出来画的到底是什么,唯有这一处地方,画的就是我太上族的太上之眼,这处地方人人都能够看的明白,可是却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为什么这里会画一个太上之眼,也没有人知道它与旁边其它的画有什么关系,以此作为起点,却没有人能够解开其中的真意。”

  韩森看了看那太上之眼四周的壁画,画的确实光怪陆离,让人根本看不出来那是什么,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四周的壁画和这只太上之眼有什么样的关系。

  中年男人把目光从亘古壁上收回来,看着身边的韩森说道:“虽然没有人能够参悟画中的秘密,不过却也不是全无所获,那只刻在壁画上的太上之眼,其意境也很特别,与其他刻痕中的意境完全不同,若是仔细观摩的话,定然会有所收获。”

  “怎么个不同?”韩森没明白中年男人的意思,因为壁画中的意境原来就变化万千,说不同的话,一笔一画都不相同,所以中年男人所说的这个不同,似乎并没有实质的意义。

  中年男人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位前辈是仅次于我族始祖的天才,把太上感应篇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天下万物皆在他胸中,所以才能够画出这般包罗万象意境的画来,虽然此画中意境无数,可是这些意境都是太上感应篇下的产物,所谓太上忘情,大爱无情,这些意境虽然强,却不包含那位前辈的个人感情,唯有这一只太上之眼的刻画不一样,它其中包括了这位前辈自身的感情。”

  “那是什么样的感情呢?”韩森好奇的问道。

  能够把太上感应篇练到真神境界,想必那位太上族前辈差不多已经快要天人合一,与宇宙融合为一了。

  连玲珑都已经如此没有感情,更何况是把太上感应篇练到那种程度的强者,恐怕他所剩下的感情已经是极微小的,甚至可以说是已经没有感情。

  他竟然还能够留下带着感情的意境,连韩森都有些惊讶。

  “说不清楚,你自己一看便知。”中年男人笑道。

  韩森心中确实有些好奇,当下就想要去细细观摩太上之眼刻痕中的意境。

  突然,韩森又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中年男人问道:“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韩森大概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并不是修炼《太上感应篇》的那一系,不过就算不修炼《太上感应篇》,太上族中依然还是有很多强者,毕竟他们随便修炼一种基因术,都是大宇宙中最顶级的基因术,并不一定就会比《太上感应篇》弱。

  “李紫。”中年男人随口答道,似是对此并不在意。

  “多谢阁下指点。”韩森微微行礼道谢之后,这才看向了太上之眼的刻痕。

  这一看之下,韩森顿时被刻痕中的意境所吸引,确实如同李紫所说,这其中的意境与图画其它部分的意境完全不同,很容易就能够分辨出来,眼睛中的意境与其它地方的意境有着本质的差别。

  韩森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只太上之眼的痕迹,好一会儿没有动弹,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

  过了没多久,韩森的眼中竟然涌出了眼泪,韩森就瞪着眼睛站在那里,眼泪一直不停地流,流的满脸都是,把胸前的衣服都给打湿了,可他还是站在那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壁画上的太上之眼。

  到了后来,似乎韩森眼睛中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竟然流淌出了双行血泪,似是两道血痕一般挂在他的脸颊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