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两千八百零八章 只可动口

第两千八百零八章 只可动口

  “好厉害的异种……看来不是原基神化那么简单……”韩森知道这一箭都伤不了它,在自己的身体力量没有恢复之前,肯定是拿它没什么办法了。

  那异种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那般冷冷地看着韩森,好像韩森是个小丑似的。

  没有再继续动手,韩森直接出了0002号宫殿,又看了几座宫殿,结果都是空的,到了0005号的时候,才又看到了一头异种。

  这一次韩森根本没有动手,因为根本没有动手的必要,只看那如同雪蛟一般的恐怖异种身上散出的冰雪气息,就知道它至少是破茧级的异种,不是韩森现在能杀的。

  “不知道这里到底关押了多少神化异种,不过这质量也太高了!”韩森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反正那只黑魔猩的异种基因也够他吃几天的了。

  拖着黑魔猩的尸体离开了九御宫,出了九御宫之后,韩森自然没再用兽魂,而是叫了几个皇极族的侍卫过来,帮他把黑魔猩的尸体拖回了皇宫。

  不过韩森注意到,那些侍卫和皇宫中的女官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你看我干什么?”韩森指着一个女官问道。

  “对不起,圣婴殿下。”那女官顿时吓的跪在了地上。

  “我问你看我干什么,你老实回答就好。”韩森皱眉说道。

  “奴婢……奴婢……”那女官吓的瑟瑟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圣婴殿下好大的威风。”一个声音自远处传来,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皇极族贵妇人,在许多女官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冷冷地盯着韩森说道。

  “你是谁?”韩森知道这女人应该是白皇的妃子,不过白皇的妃子太多了,韩森自然不可能都认得,实际上他也没有心情关心白皇的妃子叫什么。

  “异种就是异种,一点礼数都不懂。”贵妇人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韩森说道,眼神十分冷漠。

  “大胆,看到皇后还不快行礼。”一旁的女官喝道。

  “原来是师母大人。”韩森撇了撇嘴,却是一点要行礼的意思都没有。

  是白皇硬要收他做弟子,他可没想着要拜师,对于白皇的老婆自然也没什么敬畏之心。

  更何况这女人如果是皇后,那她就是白万界和白无常的亲生母亲,那两个家伙和韩森是敌非友,更加没有必要尊敬她。

  韩森估计这女人就是来找他麻烦的,自然不会委屈了自己。

  “宝樱,教教他宫中的规矩,免得以后他惹出什么乱子。”皇后更加的不悦,对身边的女官说了一句。

  “圣婴殿下,您应该向皇后大人行臣子之礼。”名叫宝樱的女官一身衣袍似雪,有点像是修女袍的感觉,不过她的头顶只是挽着发髻,并没有戴头纱。

  宝樱生的冰骨玉肌十分漂亮,气质也似仙子一般出尘,五官精致的让人忍不住赞叹上帝的杰作。

  此时宝樱示范臣子之礼,虽然是半跪之礼,却也做的优雅动人,低头之时,露出一抹羊脂白玉似的玉颈,似是天鹅一般优雅动人。

  “白皇那个老不羞还真是好福气,宫中随便一个女子就有如此美貌和气质。”韩森赞叹道。

  韩森只是欣赏宝樱,却丝毫没有要跟着做的意思,皇后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宝樱,把他拿下送去礼部好好学学规矩。”

  “是。”宝樱应了一声,目光看向韩森说道:“圣婴殿下,请您跟我去一趟礼部吧。”

  “我可没时间去什么礼部,要去你们自己去吧。”韩森说着就转身要回自己住的花园。

  “对不住了圣婴殿下。”宝樱说着,手指一点,一朵樱花在她的指尖凝聚成型,向着韩森身上飞了过去。

  “想不到她这么年纪,竟然已经是神化级了!”韩森心中一惊,闪身躲开了那朵飞射而来的樱花。

  可是那樱花却像是活的一般,似蝴蝶殿翅,追逐着韩森的身形而动,让韩森怎么躲也躲不开,眼看着就要被樱花贴在身上。

  韩森目光一凝,手掌一翻,顿时只见一个骷髅头出现在他的手中,那骷髅头双眼之中绿光爆射,直接把那片樱花消融于虚无。

  这只骷髅头就是阴头鬼兽魂,韩森只知道它是武器兽魂,可是一个骷髅头作为武器,韩森还从未见过。

  现在看起来效果还算不错,就是攻击力弱了点,阴头鬼眼中射出的绿色秩序链,破坏力远不如六核蛇弓,所以韩森也没怎么使用过,此时不方便使用其它的兽魂,才会拿来用一用。

  “反了,你竟然敢在皇宫之内使用异宝,宝樱,把他拿下。”皇后冷声道。

  宝樱看着韩森轻轻一叹:“圣婴殿下,您还是跟我去礼部吧。”

  “宝樱,我让你把他拿下。”皇后面露不悦之色,沉声说道。

  “是。”宝樱应了一声,伸手之间,手中多了一个羊脂白玉般的细颈花瓶。

  韩森知道那应该是宝樱的基因武装,到也不敢小觑她,手握骷髅头,紧盯着宝樱手中的花瓶。

  “都在干什么呢?”眼看着宝樱就要举起花瓶,却听到白皇的声音传来。

  “陛下!”众人都向白皇行礼。

  “皇后,你这是在干什么呢?”白皇走到皇后身边,看着韩森问道。

  皇后道:“此子顽劣不堪,不仅对我不敬,还敢在皇宫之内使用异宝,臣妾要教教他宫中的规矩,否则以后不知道还要闹出什么乱子。”

  “圣婴,是这样吗?”白皇看向韩森问道。

  “师父陛下,您还是管管你老婆吧,别闲着没事老让人下跪,我可没那习惯。”韩森撇了撇嘴说道。

  “陛下,你看他如此无礼……”皇后大怒。

  一旁的女官们也都的神色古怪,敢这样和白皇说话的人,她们从未见过,都觉得这次韩森要倒大霉了。

  “圣婴他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只是因为种族不同,思想观念也不同,不必用宫中的规矩结束他。”可是白皇一句话,却让众人听的目瞪口呆,几乎以为自己出现在了幻觉。

  “陛下……”皇后脸色有些难看,还想说什么,却又被白皇打断。

  “好了,裳容,我找你有事,圣婴,你先回去吧。”白皇说完又想了想,对一旁的宝樱说道:“规矩也应该要学,宝樱,以后你负责教导圣婴宫中规矩,不过只可动口不能动手,听清楚了吗?”

  “是,陛下。”宝樱低头行礼,脸色却十分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