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千章 刹那止境

第三千章 刹那止境

  宝儿一锤连一锤的狂轰乱炸,恐怖的力量一波连接一波爆震开来,因为是无差别的大范围破坏性力量,刹那女神再快也无法冲过去。

  即便是刹那永恒,也会被戮天锤的力量震碎。时间倒流也只能倒流短暂的时间,不可能完全抵挡那锤爆之力。

  眼看着韩森手中的光荫剪就要二次破开困着金毛吼的时间禁锢,却只见刹那女神微微皱眉,

  “戮天神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刹那女神漠然说了一句,玉手抬起,自发间拔下了一根发簮,原本束着的头发顿时似是瀑布一般散落下来,几乎垂至脚跟。

  那发簮的模样有些奇怪,通体似是水晶铸就,模样却像是一根指针。

  将发簮捏在手指之间,刹那女神目光沉静,宝像庄严,缓缓将其举到了眼前。

  “万法皆强,时间为王,生生世世虽永无止境,却又如飞鸿过隙可为一瞬,一瞬可为永恒,亦可为刹那,刹那即是无,承受吾之愤怒,刹那止境。”随着刹那女神冰冷无情的神音,在她的面前仿佛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钟表虚影,只是那虚影钟表之上却没有时间指针。

  刹那女神玉手轻点,将手中的发簮放在虚无的钟表表盘之上,顿时与那虚无的钟表融为一体。

  嗡

  一波奇异的波动从虚无的钟表中放射而出,那原本根本不存在的钟表,竟然化为了实体,远如远古神庙或者教堂上的时间钟表一般,只是那钟表表盘之上,只有发簮组成的一根表针,并没有时、分、秒的差别。

  咔嚓

  那根表针原本指的是十二点钟的方向,此时却突然跳动了一格,指向了一点钟的刻度。

  在指针跳动完成的同时,整个时间神庙空间似乎都发现了诡异的变化,可是又看不出有什么力量波动出现,没有办法去抵挡。

  韩森的光荫剪脱手而出,化为一黑一白两条光荫蛟龙撕开了金毛吼身外的时间禁锢之力,令金毛吼再次脱困,张嘴继续吐出黄金大门。

  日月神猿和空之妖灵被震的张口喷血,同时又不得不为宝儿加持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使得它们的表情显得非常扭曲。

  白皇则是一脸的喜色,正自盯着金毛吼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下一秒,一切却又重新来过,韩森手中的光荫剪再次出手剪向了金毛吼,日月神猿和空之妖灵再次吐血,白皇再次露出笑容。

  而宝儿也是再次一锤轰击而下,整个空间震荡。

  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好像是在看一个短片的时候打开了无脑循环一样,所有人都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个片刻。

  在那无限的循环之内,就连刹那女神自己也难以幸免,一遍又一遍的跟着一起无限循环,看的各族生物都是目瞪口呆。

  “传说神灵在他们的神庙之内,可以发动一种特权神技,看来刹那女神的特权神技,应该就是这刹那止境了,竟然能够令时间无限循环,特权神技果然名不虚传。”镇天宫主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不断重复着时间片刻的刹那神庙说道。

  镇天宫首座却是皱眉道“刹那止境能够让时间在一个时间段内不停地重复,可是这对于她也没有什么好处,她自己也一样陷入了时间循环之中,自己也等于是隐入了死局之中。”

  “特权神技嘛,除非刹那神庙脱离神宫的控制,否则这种力量会受到神宫规则的影响,连她自己也无法完全控制,这也不奇怪。刹那女神若非惧怕那黄金犼口中的黄金大门打开,也不会使用刹那止境,这到是有意思了,那座黄金大门的后面到底有什么呢连毁灭级的神灵都如此惧怕。”镇天宫主饶有兴趣地看着黄金犼口中的黄金大门。

  可是黄金犼却一次次的随着时间循环而动,黄金大门出来一点又回去一点,出来一点又回去一点,怎么也不能真正打开。

  “无论是什么,现在也都没用了,刹那神庙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域,任何物质进入其中,都会陷入时间循环之中,他们都完了。”镇天宫首座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过这样也好,韩森被圣主选中,得到了麒麟圣灵,将来说不定真的会闹出什么麻烦。那个金币更是来历诡异,白皇也是居心叵测,他们若是不被困,都是心腹大患。如此一来,到是解决了很多麻烦,又可以震慑那些暗中鬼鬼祟祟的家伙,让他们不敢随意乱来。只要等到空间壁障愈合,神宫重新回归虚无,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

  镇天宫主却微微摇头说道“只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些老古董处心积虑在暗中谋划了不知道多少年,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么一个机会,又怎么可能轻易罢手。韩森他们被困只是一个开始,他们只是在等,等其他人先出手,不想自己先出手为他人做嫁衣,不过无论如何,最后终究还是会有人耐不住性子出手。”

  “就算他们出手又如何当世还有圣主那般斩杀神灵如屠狗,打入基因神殿的存在吗”镇天座首座说道。

  镇天宫主正想说什么,却见虚空之中人影一闪,有什么生物走进了在无限循环的刹那神庙空间。

  镇天宫主等观战者皆是心中一惊,奇怪谁敢在这个时候进入刹那神庙的范围,连忙都凝神望去。

  只见一个身着红色旗袍,脚上穿着红色高根鞋,手中打着红色油纸伞的女子缓步而行,步履之间修长白嫩的美腿隐现,线条完美的像是画出来的一般。

  只是那女子却非重点,她手中的油纸伞也非为自己而撑,而是像是婢女一般,为她前面的男子撑伞而行,小心翼翼地模样,像是生怕晒到了那男子。

  一男一女走进了刹那神庙的空间范围,那红色油纸伞顿时垂下万道霞光,将他们笼罩在其中,让人完全看不清楚那一男一女的样貌,使得他们的身影看起来如同虚无的光影一般,走在时间循环之中,却并没有被时间循环所限制。

  “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吗只是他们这时候去刹那神庙做什么难道那里面有他们的人在”镇天宫主微微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