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千零六十五章 剑不孤

第三千零六十五章 剑不孤

  韩森纵然同情那些奴隶,不过七大帝国的制度如此,不是救一两个奴隶就能够改变的问题。

  看到那些奴隶之中还有许多幼小的孩童,一个个戴着智能项圈和智能手铐,像是猫狗一般被赶着走,韩森也只能暗自摇头。

  一旁的杨夫子看到韩森摇头,也是叹气道:“人本无高贵低贱之分,但是有了神灵,有了血脉,便有了高贵与低贱之别。”

  两人说话之时,突然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哭叫声:“妈妈……妈妈……”

  韩森他们转眼看过去,只见一个年轻母亲摔倒在地上,阻挡了奴隶队伍的行进,手持鞭子的监管人员就过来用鞭子抽打她。

  可是那年轻母亲似是身体有问题,一时间站不起,只能拼命护住怀中痛哭的小女孩,任由那鞭子抽在她身上。

  突然,一只手掌横里抓住了鞭子,定睛一看,是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看他的衣着和身上的项圈、手铐,明显同样是被贩卖的奴隶。

  “得饶人处且饶人,打死了她们,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而且还要少卖不少钱。”中年奴隶放开鞭子,对那监管人员说道。

  那监管人员平时在奴隶当中凶横惯了,此时竟然被一个奴隶顶撞,顿时感觉颜面无光,目中凶光大放,一鞭子抽向那个奴隶,同时怒声道:“老子高兴,抽死你们这些下贱货。”

  中年男人身上顿时被抽了好几鞭子,身上立刻浮现出了一道道血痕,只是他却一起护着那对母子,并没有退缩的意思。

  越是如此,那监管人员就越是不爽,一边骂一边更加用力狠抽:“妈的,想死老子成全你。”

  可是很快,他的鞭子又被一只手掌握住,没能再继续抽下去。

  “你干什么?”监管人员看到握住他鞭子不是奴隶,而是刚刚从船上下来的人,没敢像对奴隶那般嚣张。

  “这三个人多少钱,我要了。”韩森松开了鞭子,指着那中年男人和那对母女说道。

  “你想买这个三奴隶?”一个管事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韩森说道。

  “文管事。”一旁的监管人员连忙对那男人行礼,模样甚是恭敬。

  “是的。”韩森点头道。

  文管事眯起眼睛打量了韩森片刻,微笑着说道:“这批奴隶是七心院订制的,一般来说,是不能再另外出售。”

  “那么就请文管事出一个不一般的价钱吧。”韩森淡笑道。

  文管事闻言一喜,知道自己今天遇到有钱的主了,心道:“自己送上门来的肥猪,不宰白不宰。”

  文管事并没有说谎,这批奴隶确实是专门为七心院送的,不过奴隶运输的过程当中经常会出现死伤,所以每次运送奴隶的时候,都会多运一批,这一批也就是损耗名额。

  这次的损耗名额还有很多,既然有人肯出高价,卖掉三个也无所谓。

  “公子这却是让在下为难了。”文管事心中已经打算要痛宰韩森一刀,不过脸上却装出为难的表情。

  “那么什么样的价钱才能让你不为难呢?”韩森看着文管事说道。

  文管事脸上终于中出了笑容:“既然公子这么看重他们,那在下只好卖公子一个面子了,七心院那边在下另想办法交待,这三个奴隶嘛,只需要三千秦币,公子只管拿去便是,七心院若是追究下来,在下自当一力承担。”

  “三千秦币,你怎么不去抢?”杨夫子怒道。

  市面上普通的成年壮奴也有五六十秦币而已,就算是幼子,也不过就是一百多秦币,像这种大型的奴隶船,大批量贩卖价格更低。

  三个奴隶就要三千秦币,这价钱确实是天价。

  “话不能这么说,这是七心院要的奴隶,我将他们卖给公子您,那是担着巨大的风险……”

  文管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森打断,韩森对一旁的杨夫子说道:“夫子,给他吧,这三个人我要了。”

  杨夫子虽然觉得这根本就是挨宰,不过既然韩森已经发话了,他也只好转了三千秦币给那文管事。

  “公子爷,还是您有眼光,以后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在下。”文管事收了三千秦币,脸上都快要笑出花来了。

  三个贱奴而已,原本值不了多少钱,现在却被他卖出了近百倍的价格,文管事十分爽快的把三人的奴隶卡交了出来。

  韩森收了奴隶证,让杨夫子递还给了他们,顺利把那对母女扶了起来。

  “阁下怎么称呼?”韩森向那中年男人拱手道。

  “多谢公子相救,在下剑不孤。”中年男人还礼道。

  听到这个名字了,所有人都是一楞,反应过来之后,那个抽打奴隶的监管人员轻蔑的说道:“你一个奴隶,竟然敢叫剑不孤?也不怕被人砍了脑袋。”

  旁边也有人笑道:“这个奴隶的名字真是嚣张的很,竟然和我大秦国帝的太傅剑不孤相同,可惜同名却不同命,一个是名震天下的秦国太傅,一个却是卑微下贱的奴隶。”

  文管事也觉得有趣:“一个奴隶的名字竟然叫剑不孤,不过能卖三千秦币,管他叫什么,那怕他自称天神也没问题。”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韩森大概知道了剑不孤的来历,所谓的太傅就是帝师,位列三公之一,若是帝王年幼或者空缺之时,可代为管理国家。

  而剑不孤不仅是太傅,而且还有着大秦帝国第一剑客之名,不过十年前剑不孤离朝退隐,已经许久没有人听过剑不孤之名。

  自然没有人会认为,面前这个奴隶会是当年的秦国第一剑客剑不孤。

  韩森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剑不孤,他之前根本没有听过剑不孤的名字,不过却看出此人非同凡俗,那内敛沉静的气质非一般人所能及。

  李冰语也是一脸狐遗的打量着剑不孤,她也不相信剑不孤会成为一个奴隶,可是仔细打量之后,却发现面前这个奴隶好像确实有点眼熟。

  李冰语虽然没有见过剑不孤本人,可是无为道宫之中却有剑不孤的画像,这个中年男人虽然看起来比画像中的剑不孤沧桑了许多,也没有剑不孤那种傲视天下的气概,可是仔细瞧一瞧,眉目之间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