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千一百七十八章 破界

第三千一百七十八章 破界

  韩森同样神色复杂地看着卓东来,此时的卓东来身上除了紫霞仙衣的力量之外,还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涌现而出。

  紫霞琉璃一般的文字自卓东来的身上一一浮现,那些文字的体体似烙印一般刻于卓东来的骨肉之上,仿佛自出生之时,就已经刻入了他的骨血之中一般。

  “传说竟然是真的,卓东来真是天授神人,那些神秘文字,莫非就是他出生时所带的神文?”

  “不凡之人终究还是不凡,无论有没有神灵赐予血脉都一样。”

  “天宗宗主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各国强者的表情都有些古怪,幸灾乐祸者有之,羡慕妒忌者有之,唯独韩森心中的情感无法描述。

  卓东来身上浮现出的神秘文字,竟然就是《紫府仙经》,韩森虽然没有学过紫府仙经,可是却看过卓东来使用,大概也知道一些。

  如今细看那些文字,分明就是紫府仙经的内容。

  “原来如此,果然他就是卓东来的转世,连转世都无法抹除的执念和记忆,深刻于灵魂骨血之中,这是多么可怕的执著,连自己是谁都已经忘记了,转世轮回都不能阻止他传承紫府仙经吗?还是说他死前得了什么机缘,才能够令紫府仙经深刻于灵之中,随着灵一起转世?”韩森心中震撼。

  而且看到紫府仙经之后,韩森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神灵血脉的支撑,紫霞仙衣还是选择了卓东来。

  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其因由,紫霞仙衣与那紫府仙经的力量赫然是正反两个面,是一体两面的存在。

  也就是说,将来若有一日卓东来能够同时运用紫霞仙衣和紫府仙经的力量,那他就可以进入破界的层次。

  不过可惜,现在他本身的力量太弱,紫府仙经的力量又被这个世界所压制,此时之所以浮现,也只是因为被紫霞仙衣的力量刺激而已。

  现在的卓东来距离破界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比普通人来说,他能够破界的机率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说是真正的天赋奇才也不为过。

  平常人转生根本不可能保存上一世的任何记忆,他却保留了上一世的基因术,这样的人若是不能称为天才,世上怕是也没有几个天才了。

  当紫府仙经的文字隐去之后,卓东来已经完全恢复过来,虽然失去了神灵血脉,可是他给人的感觉,反而变的更强大了。

  之前感觉紫霞仙衣在他身上还只是一件外物,而现在紫霞仙衣却似是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给人一种他即是仙衣,仙衣即是他的感觉。

  “现在可以真正分胜负了。”卓东来看着韩森微笑,这一笑如春阳化雪,竟然让人不自觉的跟着他一起微笑起来。

  那些怀春少女和少妇们,更是看的眼睛发直。

  “好。”韩森微微点头,看到卓东来摆出了紫气东来的起手式,这一次他却未再用剑法。

  卓东来的剑意和心灵已经完美无缺,纵然再用灵剑道,对他也已经没有丝毫作用。

  卓东来双指为剑,遥指韩森,只是这一次并无万剑齐发的威势,只有一点紫光缓缓向着韩森飞射而去。

  而随着紫光的流动,天地之间似是有鸿蒙紫气随之而来,向着那紫光之上汇集,仿佛整个天地的力量都凝聚在了那一点紫光之上。

  紫光距离韩森越近,凝聚的紫气也就越重,渐渐由一点化为一线,由一线化为一剑,紫气凝聚的一剑,似是天地初生的一缕生机,得了天地混沌的无穷造化,一剑出而天地分。

  韩森感觉自己已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那一剑之威可分天地,又何况是一个人。

  无为道宫的总坛之中,一位闭关于古塔之内的道人豁然睁开眼睛,喃喃自语道:“天地轮回,周而复始,紫气东来,一剑破界,无为道宫终于又有人悟了,是哪一宗的弟子,竟然有如此造化?”

  “无为道宫又多了一位超脱级的无上强者,为何我大秦的霸业有如此多的艰难困苦。”一国之君立于神前,看到那一剑之威,亦是黯然神伤。

  韩森心中亦是惊讶,原本他以为卓东来只是具备了破界的条件,但是距离破界还是有一段距离。

  可是却没有想到,他这一剑到了极处,竟然由阳极而生至阴,由极正转为极负,用另一种方式达到了正逆命一的破界之力。

  其实韩森到是弄错了一点,这破界之力并不是由卓东来自己所发,而是那紫霞仙衣的力量。

  紫霞仙衣追随无为道祖之时,无为道祖就已经令它掌控了破界的捷径,现在它只是认可了卓东来,让卓东来可以使用它的力量而已。

  卓东来虽然已经悟了,可是他自己的力量还做不到这种程度。

  眼看着那一剑斩来,似是天地都压迫而来,让韩森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制力,自与洛基德一战之后,韩森再也没有感受过这么恐怖的力量,整个身心都仿佛要被那一剑撕裂开了一般。

  韩森立于虚空之中,满头长发逆风飞扬,冥冥之中韩森心中有了一种难言的感觉,那是一种想要更进一步的冲动。

  自到帝国宇宙之后,韩森都是在与各种各样的力量对抗,可是却没有人能够真正触及他的心灵。

  就算是洛基德,也只是让韩森感觉有些难缠,却不能让韩森的心意动颤。

  只是今日卓东来破界顿悟下的超脱之剑,却让韩森的心灵震颤,终于又有了当初修行时的那种悸动。

  玄黄经和血脉命神经同时在韩森的身体之内运转,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在同一个身体内流转,却丝毫没有产生冲突。

  之前韩森已经尝试过许多次,都没有能够成功,今日被卓东来的剑意激发,竟然犹如神助,那两股力量顺其自然的在身体内循环流动,并没有像往日一般格格不入。

  迎着那剑光不退反进,韩森一步踏出,手掌也随之斩出,如逆水行船,掌前似有重重巨浪相阻,又似有千山万岳镇压。

  “开!”韩森目光灼灼,整个人身上仿佛都在燃烧着难以用肉眼看到的生机,手似巨斧,对着那剑光一斩而下。

  一紫一红两道光晕宛若横于星空之上的两道闪现,只是一闪而逝,让人根本没有看清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两道闪电消失,星空的两道裂痕却没有愈合,形成了一个X形的空间天痕,烙印在了虚空之中,仿佛永恒无法磨灭一般。

  众人心神激荡,还在回味着那一击的风采,目光却看到韩森和卓东来不知道何时已经面对面的站立,而韩森的手掌已经架在了卓东来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