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神基因 > 第三千两百三十三章 镜月

第三千两百三十三章 镜月

  “韩先生请讲,寡人已经说过,只要不伤及我大秦帝国的根本,寡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景真帝坚定地说道。

  韩森想了想说道:“传说秦国有一只名为黑暗大妖龙王的基因种,拥有至阴至寒的力量,若是陛下肯把这只基因种相赠,在下有十成把握可以助陛下您延寿三年,若是运气好,最多可至五年。”

  听到黑暗大妖龙王之名,景真帝不由得微微色变。

  还没有等景真帝说话,突然从后方的屏风之内传出一个冷峻地声音:“黑暗大妖龙王为我大秦帝国的镇国神灵基因种,你敢索要此物,究竟是何居心?”

  说话之间,一个霸气如潮的白发老者自屏风之后走出,一身生机涌动,恐怖的威压如同山岳一般镇压而下。

  那白发老者气势惊人,目光如刀锋一般逼视着韩森,比景真帝还要霸道三分。

  不过韩森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根本不去看那白发老者,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一旁。

  连重启神灵和秦修那等强者也无法以气势压迫韩森低头,更何况只是一个秦国的强者。

  “老祖请息怒,韩先生救过寡人和白儿的性命,绝非心怀叵测之人。”景真帝对那白发老者十分恭敬。

  “陛下,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事有些人不得不防。你身上的伤连毁灭级的神灵都束手无策,他区区一个凡夫俗子,纵然有通天手段,难道还比得上我秦家供奉的毁灭级神灵吗?”白发老者冷言说道,竟然丝毫不顾及景真帝的感受。

  如此一来,韩森到是有些惊讶了,看了那白发老者一眼,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景真帝面前如此说话。

  按理来说,秦国应该是以景真帝为尊,就算某些强者的力量比景真帝强,也不可能这般不顾忌景真帝的感受。

  景真帝轻声说道:“韩先生需要黑暗大妖龙王,也许有他的想法,还是先请韩先生说明一下吧。”

  “无论他有任何理由,黑暗大妖龙王都绝对不能落入外姓之手。”白发老者斩钉截铁的说道,似乎他的话才是权威。

  景真帝的脸色也僵了一下,不过还是忍着怒气说道:“寡人自然不会随便把黑暗大妖龙王交给外人,老祖多虑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老祖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寡人还有些话要和韩先生说。”

  白发老者冷冷地盯着韩森看了一眼:“再说什么都没用,本座绝不会把黑暗大妖龙王交给任何外人,它只能在我秦家之内传承。”

  说罢,白发老者就转身而去,也没有对景真帝行礼,甚至连那些话,都是说给景真帝听的成分居多。

  “陛下,这位是什么人?”韩森心中不爽。

  黑暗大妖龙王在秦国非常出名,是至阴至寒的基因种,韩森也是听人说过这只基因种,想着也许能够与自己的冰肌骨术匹配,就不用再去楚国的超级神脉碰运气了。

  而且黑暗大妖龙王本身是绝世基因种,又已经进化为神灵基因种,堪比毁灭级神灵,若是能够用以修炼逆广寒经,可以省去不少的麻烦。

  景真帝为了活命,怎么也该考虑一二,毕竟基因种再怎么好,也比不上命重要。

  可是现在杀出一个让人不爽的白发老头,让韩森的想法完全落了空。

  “那是我秦家的一位长辈,活至今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岁月,是我秦氏一脉的基石。”景真帝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并没有多说什么,显然不想说太多关于那老头的事情。

  “韩先生,您索要黑暗大妖龙王,是否与治愈寡人身上的伤有关?”景真帝看着又问道。

  韩森并没有要编谎话的意思,摇头说道:“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强行镇压你身上的伤势,消耗必然巨大。说句陛下您可能不爱听的话,您不是我的亲朋好友,在下没必要如此损伤自己去救你。若非看在太子殿下待我不薄的情分上,就算您把绝世基因种送到我面前,我也未必会管这件事。”

  “韩先生果然是坦诚之人。”景真帝听韩森这么说,神情反而松了几分。

  若是韩森真的一无所求,反而会让景真帝心中有些难以相信。

  “韩先生一定要黑暗大妖龙王吗?那是我国镇国神灵基因种,就算是我也不能轻易使用。若是韩先生只是需要基因种的话,我到是有一只完全不逊色于黑暗大妖龙王的基因种。”景真帝没有再说下去,意思已经很明显。

  韩森说道:“在下自然不是非黑暗大妖龙王不可,不过也只想要阴寒或者是阴柔属性比较纯正的基因种,不知道陛下所说,可是此类基因种?”

  景真帝不由得露出为难之色,思索片刻后,突然眼睛一亮:“寡人确实没有此类基因种,不过寡人知道哪里有一只,而且那基因种还是无主之物,那只基因种的能力和实力都不弱于黑暗大妖龙王,甚至犹有过之。以韩先生的手段,也许有机会收服它。”

  “那是什么基因种?”韩森好奇地问道。

  一只这么强的基因种,竟然是无主之物,而且还能够让韩森有机会收服,怎么听都有些离奇。

  景真帝到也算是豁达之人,自身处于生死之间,还是笑了笑说道:“那一只基因种名为镜月。”

  “镜花水月之意吗?”韩森心想,听这名字,似乎是阴柔的水系基因种。

  谁知景真帝却摇了摇头说道:“镜月所取之意并非镜花水月,这只基因种也和水系没有任何关系,寡人也说不出它到底是什么系别的基因种,不过它的能力应该与阴寒一系有关无疑。”

  “心如明镜映瑕月,不解不惑知天命。这两句出自我大秦帝国一位伟人之口,也就是镜月之名的由来。”景真帝脸上露出奇怪之色。

  “不知是哪一位伟人?”韩森心想:“不会是秦修吧?”

  “夜神无月。”景真帝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越发的古怪:“韩先生也许未曾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她确实是我秦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