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飒飒西风 > 第七百三十四节 撤至城下

第七百三十四节 撤至城下

  这边肖苍蓝、薛红梅和韩不寿没有料到峨眉五老会突然散去,三人已分别从各自方位欺至刘驽身前。

  刘驽没有了峨眉五老步步紧逼,顿时大感轻松。他双掌齐出,真气澎湃而出,虽然说不上有几分雄健,可声势着实惊人。

  肖苍蓝刚才刺向刘驽背后的那一剑本就没有用足力气,因此收招甚快,一个倒跃,整个人已是退出数丈开外,混入了激战的人群中。

  薛红梅见情形不妙,自从吃过几次亏之后,无论任何时候,她都不敢与刘驽正面应对,急忙勒停崔擒鹰,转身就逃。刘驽击出的掌风并不快,仅是擦中了薛红梅的裙角。薛红梅见自己没有受伤,心中大喜,连忙骑着崔擒鹰向远方逃窜而去。

  唯一留下的韩不寿不退反进,他胸中多日来积攒的愤懑在这一刻尽数爆发,只见他右手持刀进攻,左手袖子抬起,一支银梭带着链子从袖中飞出,直向刘驽射去。

  刘驽不躲不闪,双手一抄,将射来的银梭接于手中,握住银链趁势一拉。

  韩不寿吃力不住,向前一个踉跄,朝刘驽面前跌了过来。刘驽微微一侧,放韩不寿擦身而过,同时一掌朝其背后拍出。

  他在这一掌中运足了力,本拟轰杀韩不寿,可招式递至半途,心中又改了主意,往日里的一幕幕景象在他脑海中接连闪过。

  当年他尚且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先是被花三娘掳掠,而后又被遥辇泰带至契丹草原,一路上险恶重重,若非韩不寿等人对他着意照顾,恐怕他难以活到今天。况且韩不寿未曾有负于他,倒是他自己做过一些对不起韩不寿的事情,先是利用韩不寿给其师父傅灵运下毒,后来又为了师兄朱温,彻底夺走其终生挚爱的张惠小姐。但凡韩不寿是个正常人,绝难不在心中生出怨恨来。

  想到这里,刘驽轻叹了一口气,仅是在韩不寿背后轻轻拍了一下。韩不寿直感背后传来一股巨力,脚下立足不住,向前跌倒在地,想要起身时已被护卫在刘驽身后的罗金虎及一众金虎帮弟兄团团围住。

  韩不寿见局势不妙,本想施展轻功逃出包围圈,未料罗金虎当头一刀想他劈来,他只得挥刀格挡,顿觉虎口震得发麻,几乎握不住刀。

  他双手握住刀柄,想抢在罗金虎之前再次出刀,可刀还未挥出一般,已被罗金虎单手擒住手腕。

  罗金虎膂力大得惊人,握得韩不寿骨头生痛,眉头紧皱。

  韩不寿吼道:“放开我!”

  罗金虎脸色平静,“韩公子,投降吧!”

  数名金虎帮弟兄同时围了上来,将刀尖对准了韩不寿。

  韩不寿冷冷一笑,“投降不可能,要命有一条。”说着扭头望向刘驽,“没想到你偌大一个掌门,还要靠其他人帮手。”

  刘驽重伤在身,已处于疲乏力竭的境地,他勉强打起精神,向罗金虎说了句,“放他去吧!”

  “掌门,这……”罗金虎万万不敢相信,掌门会如此轻易放过一个想要对自己下死手的人。

  “放他去!”刘驽勉力重复道,脸色渐渐变得有些煞白。

  “是!”罗金虎只得受命,他生恐韩不寿会再次对掌门不利,单手揪住韩不寿后背上的皮肉,另一只手托住其臀部,大喝一声,“去吧!”竟将韩不寿生生向远处丢出了甚远。

  韩不寿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口中喊道:“刘驽,你今日放我走,来日我还会找你算账!”

  “呵!”刘驽冷笑一声,转过头不再看韩不寿。他饶过此人一命,自认为两人之间的情谊已经了结,往后各不相欠。所谓的七师父,或许将来再次见面时连陌生人都不如吧。

  他直感胸口一阵疼痛,右手捂住渗血的胸口伤处,皱着眉头,痛得连腰也难以直得起来。

  “掌门,你没事吧。”罗金虎急忙扶住掌门,关切地问道。

  嗖!嗖!嗖!嗖!嗖!

  “嗯……”刘驽正待回答,突然听见刺耳的啸空之声从东边传来,回身一看,乃是从黄巢大营方向射来的大片箭雨,浓密的箭矢遮蔽了大片天空。

  想来是黄巢那边已经得知掌剑门群雄重挫了前来讨逆的江湖人,可碍于大雪天气,不敢发动大军进攻,于是用箭矢支援那些江湖人。

  “传令下去,全都撤退!”刘驽毫不犹豫地喊道。

  他眼下筋疲力竭,若是硬抗箭雨绝非智举。至于麾下那些人,并非人人都是绝顶高手,一番箭雨下来,若是不后退躲避,必然会损失不少。

  “遵命!”罗金虎随即向麾下众弟兄传令,“保护掌门撤退!”

  二十名弟兄护在刘驽身边,保持阵型向后缓缓退去。

  罗金虎作为负有戍卫责任的近卫,时常随身带有用来传达号令的小旗。

  只见他从腰间拔出一枚意味着撤退含义的小旗,挥手向身后的城楼上方掷了过去。

  小旗飞出一段距离,旗杆正正地钉在了城楼上的一根梁柱上。城楼上的人得知掌门的军令,鸣金声随即响起。

  此时箭雨已然飞至,只见刘驽双手翻飞,接下大片袭来的箭矢。罗金虎与金虎帮弟兄坚守在掌门的身边,二十二人徐徐向城门下靠近过去。

  与此同时,战场上鏖战的其余掌剑门群雄听见城楼上传来的鸣金声后,也都纷纷准备后撤。

  何为贵率领的点苍剑派弟子与李菁麾下的女兵合二为一,冲开云鹤真人率领的江湖群雄的围堵。

  三百多人边战边退,向已经撤退至城门下的掌门及罗金虎等人靠近过去。

  云鹤真人怎可能放过到嘴的肉,急忙施展开乾坤迷踪步法,向前一阵急奔,抄了近路,拦住了何为贵的去路。

  身为师兄的玉鹤真人虽然武功全废,但脑子甚是好用,不停地挥剑指挥众多江湖人从各个方位包抄何为贵等人。

  在这些江湖人中,金逸终于找到了十数名幸存的岭南剑派弟子,他眼见何为贵被围困,直道自己报仇的时机到来,率领麾下弟子一阵猛打猛冲,比其余围攻的江湖人要卖力许多。

  何为贵哪里承受得住这许多江湖人的接连冲击,麾下点苍剑派弟子和女兵很快损失七八人,情况十分危急。

  他瞅准了崆峒派云鹤真人乃是这些江湖人中的主脑,一咬牙便挺剑向云鹤真人冲了过去。

  云鹤真人见何为贵冲了过来,不急不忙,轻轻挥剑便格开了其来剑,接着数剑点出,分刺何为贵身上各处要害。

  何为贵看见数点繁星同时在自己眼前涌现,不知该防守哪一处是好,于是急忙纵身向后退去。

  怎料云鹤真人不肯放过何为贵,挺剑向前紧逼。何为贵勉强招架了十五六招,只觉对方招式十分灵动,难以看得清剑招变化,只得将手中剑舞得密不透风,意图守住身上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