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038章 揽才

第038章 揽才


  护军的军将个个眼露凶光的盯着倪亮,恨不得将他拖过来暴打一顿,可大家都知道规则是自己制定的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将自己的珍藏的亲信拉走,但也是心有不甘。

  “老郑,洒家就不明白了,那憨货怎么眼神变得这么好,将军中好样的全都挑走了。”赵孟锦虽为护军之首,可他也知道自己管不了王爷的亲卫,当然想保留骨干,心中着急轻声问身后的郑虎臣。

  “哼,那憨货哪里是变得聪明了,而是有高人指。”郑虎臣轻哼一声道,现在疫船上下来的几个人都得到了重用,连周翔那个没用的东西都弄了个主事当当,只有自己没有任命,可他也明白自己的身份也见不得光。赵孟锦却不同,其出身宗室,即使犯了错有司也无权处理,要交给宗正司惩处,而殿下为外宗正,正好主管,到时一个不轻不重的处罚就过去了。因此他心中没有一妒忌是不可能的,对正得意的赵孟锦自然也什么没好气。

  “谁?高人在哪里!”赵孟锦听了立刻四下张望道。

  “别看了,是殿下!”郑虎臣急拉了赵孟锦一把低声道。

  “殿下?!可他怎么知道的,难道真有神助?”赵孟锦有些糊涂了,殿下身居高位,虽然待人和气没有架子,但除了他们几个管事的,可能话都没有多过几句,更不可能深交,而府中那些义勇谁强谁弱除了自己的手下他都搞不清楚,殿下除了神助绝不可能知晓。

  “不是,他应该只拨了下倪亮。”郑虎臣轻轻摇了摇头道。

  “怎么拨的,洒家怎么看不出来。”赵孟锦扭脸盯着王爷看了一会儿,其只是左瞅瞅又看看好像看戏般的瞅着大家挑兵,与其他孩子的表现并无二至,他又疑惑地问道。

  “你看王爷的手指!”郑虎臣在赵孟锦耳边道。

  “哦,我明白了!”赵孟锦依言看过去,王爷的手放在案上,只是不时有意无意地敲一下,他又顺着王爷的目光看过去,略一思索便向前两步,高大的身子恰好隔断了王爷的视线,而那边的人这时却都松了口气,因为倪亮开始犯错了。

  “不好玩儿了!”赵昺突然笑了,举起手无奈地道,他明白自己的伎俩被看穿了,和倪亮之间的游戏没有办法再玩下去了,随即将目光转向了匠作局的选拔……

  府中要整编的消息早已传开,这让大家都感到了危机,年轻力壮的自然毫无压力,反而是跃跃欲试,希望谋个好差事。而那些老弱妇孺们则陷入凄惶之中,他们明白自己很可能会被王府抛弃,但现在处处烽火,离开王府的收留就意味着变成饿殍和成为蒙古人的奴隶,因而这几天可谓是度日如年。

  听府中今日开始选拔,那些老弱们早已聚集到府外空地上等候,他们自然不敢奢望能有个一官半职,只求自己能被留下来,因此他们的要求很低,哪怕是从事最低贱的工作,能混碗饭吃,于这乱世中苟且偷生。而身体也不允许他们当兵去舞刀弄枪,冲锋陷阵,所以并不奢望能被亲卫队和护军选中,只求能在要求最低的匠作局谋个事情做,目光都放在了他周翔身上。

  周翔整天和工匠们打交道,当然很清楚底层人们的所想,他更知道自己的处境。自己能得到殿下的青睐更多是在疫船上的那交情,但和赵孟锦、郑虎臣他们还是差得多,甚至不比蔡完义他们那些人。因此他知道自己虽然是府中七大主事之一,但排位应该是最低的,即便有了王爷的特许,与其他人同样是无法争,也无力争。可他知道王爷的心软并不想舍弃这些老弱妇孺,所以心中早有了计较。

  “大人,你看老儿能入匠作吗?”一个有六十上下的老头儿走过来问周翔。

  “哦,老者可有什么手艺?”周翔稍微欠欠身子问道,他不像其他人在人群中乱窜着挑人,而是一边摆了两张桌子等客上门,因为他知道落选或没有去处的人自然会到他这里来的。

  “老儿年轻时做过木匠,你看行吗?”老头心地答道。

  “都做过什么?”周翔头又问。

  “老朽早年造过船,盖过庙、架过桥,老了也只能在乡下帮人修房子过活了。”老头儿答道。

  “嗯,上那边登上名字。”周翔头道。

  “大人收了我了?”老头儿不相信地反问道。

  “当然,只要有手艺的我们匠作局都收,来者不拒!”周翔大声道。

  “大人,我当过铁匠,收吗?”一个独眼汉子问道。

  “收!”周翔干脆地答道。

  “大人,我做过银匠!”

  “大人,我做过泥瓦匠!”

  “大人,我会晒盐,算吗?”

  “大人,我是皮匠,行吗?”……

  “收,都收,上那边登记画押!”周翔一挥手道,而对于继续的来人他也只是简单问过几句,便都尽数收下,一会儿工夫,他身后的队伍已足有二、三百人了。

  时间不长,大家便发现匠作局那边审查简单,要求也低,只要有些手艺无论是老、是少几乎是来者不拒,甚至一些会纺纱织布,裁剪衣服的女人都要。这下可好,一些本想入护军,可又信心不足的人犹豫起来,可眼看着加入匠作局的人越来越多,而自己还未被选上,一旦那边的人招够了,那自己岂不两头落空,便也投向这边来了,一时间匠作局这边拥挤起来。

  “你都会些什么?”眼见一个中年汉子挤到桌前,周翔依旧像刚才一样问道。

  “我……”那汉子被问住。

  “大人,不要理他,这人定是什么也不会,上阵又怕死,到这里来充数的。”边上的人看着那汉子面红耳赤,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作答,恣笑着道。

  “我……我会种地!”那汉子憋了半天,突然大声吼道。

  “种地!?”现场的人们愣了一下,又猛然爆出了一片哄笑声。若种地,在场的人只怕十个有八个都是种地的出身,这个实在不上是什么手艺。

  “我真得会种地,耕地、育苗、插秧、收割我样样在行,同样的地我的至少要比别家多五斗。”那汉子急了,冲着众人急吼吼地辩解道。

  “如你所确是种田的好手,我匠作局……收了!”周翔知道一亩上好的水田一般能产稻谷三石,而同样的地能多收五斗,确实了不起,可与自己这里实在不搭边,正想拒绝却下意识的向王爷那边望了一眼就立刻改了主意。

  “嗯,老周还挺懂事……”在远处观望的赵昺笑了,轻轻颔首道。

  “还是殿下慧眼有加,识人有方。”王德赶紧接过话道。

  “你这马屁拍得让人舒服,可出去谁信。”赵昺扭脸道。

  “即便他们那些人还心有存疑,可的知道殿下的,绝不会怀疑的。”王德是亲眼看着殿下一笔笔的修改的方案,只是誊写时假手的自己,当然清楚内幕,“殿下,不过这‘马屁’是何意啊?”

  “马屁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吗?”赵昺挑了下眉毛道,这‘马屁’一词虽然粗俗,可也是古时传下来的俚语,后世上下皆知何意,难道大宋的宫中不流行。

  “殿下,的真的不知?”王德摇摇头道。

  “这‘拍马屁’之意原来是鞑子们的。”赵昺这时猛然想起此话的典故是古代的不错,但是起于蒙古人,自己无意间又秃噜了嘴,好在与这个时代还算吻合,自己还能补救,“鞑子们平日都骑马,当然也喜欢别人夸自己的马好,因此见面的时候都会拍拍对方的马屁股对方的马真好,也就是奉承之意,所以久之就有了此。”

  “哦,殿下真是博古通今,连鞑子的事情都清楚。”王德听了一脸倾慕地赞道。

  “你这就是拍马屁啦!”赵昺在王德的屁股上拍了两下笑道。

  “呵呵,的是出自于真心,觉无奉承之意。”王德有些尴尬地道,心里却对殿下的亲昵十分受用,可也感觉伺候这么个机灵鬼实在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情。

  “咦,陈墩那子又闹起来了。”主仆两人话间,赵昺发现周翔那里又出事了。

  “殿下,这子自从到府中就没有安生过,整日惹祸,真该治治他了,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他也敢捣乱。”王德看了片刻皱皱眉道。

  “是啊,这子天不怕地不怕,是该惩治一下了,否则不知道会惹出什么大祸来呢!”赵昺也深以为是。

  “殿下,这是个惹祸精,不如借此机会将他驱逐出府算了。”王德立刻建议道,他知道王爷要将老营归于内府管理,自己可不想整日为这个子头疼。

  “不行,这子如果调教好了,他日定是个人才!”赵昺摇摇头道,他决定亲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