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064章 管鲍分马

第064章 管鲍分马


  赵�在一边听着刘黻的讲述,说实在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古人虽然敬畏天地,但也有‘不语鬼神乱力’之说应节严自幼熟读经史,堪称儒学大家,而以赵�所知书读多了自然明事理,对于鬼神之说一般持保留态度,甚至是嗤之以鼻,断然不信的自己的谎言若是被其当面揭穿,得找个什么样的理由才能遮掩过去呢

  “上天垂怜,大宋复兴有望!”刘黻刚刚将殿下‘梦中遇仙’之事说完,应节严便向天施礼,激动万分地说道

  “应大人也以为这是上天之意,将复兴大宋的重任交予殿下”刘黻看其兴奋的样子询问道

  “太祖定是不忍见自己创下的基业毁于鞑子之手,才借棋局指点殿下保我大宋江山社稷而陈抟老祖也是不世高人,传闻其修成正果位列仙班,且有治世之才,精通兵法战策,奇门之术,殿下经其点化必能成就大业”应节严说道

  “不会吧……”赵�打了个冷战心中暗道他没想到结局大出自己意料,听这老头之语不仅是信了,而且是深信不疑,自己胡诌一番都能让他们解释的滴水不漏,弄得他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定有天意之说,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再随便抱怨老天爷了,免的真遭了雷劈

  “应大人以为这偈语所言乃是老祖所留,为殿下指点迷津的”刘黻见应节严对自己所言深信不疑,自然也十分振奋

  “老夫以为正是”应节严端起茶喝了口道,好像根本就没有觉察到茶水早就凉透了

  “唉,可惜的是我才疏学浅,后知后觉,不能参悟透其中之意,使得殿下陷入困惑之中应大人乃是当世大才,可否解惑”刘黻拱手施礼请教道

  “声伯过谦了,这偈语暗含玄机,岂能轻易破解,你能事后悟出其中奥义已是难得”应节严还礼道,“当前前两句偈语皆以应验,此刻应尽快参悟透后句所含之意,以图后事”

  “然也,应大人所言极是只是这后句比之前面更加生涩难懂,声伯实在难以领会,还请大人劳心”刘黻又言道

  “也好,我们一同参悟其中深意,也许能从中参破天机”应节严倒是没再谦虚和推托,与刘黻两人一字一句的分析起来,却将始作俑者赵�被晾在一边……

  瞅着认真做梦的两人,赵�既觉得好笑,又觉得茫然,自己谋划了多日的东西,却需要借助装神弄鬼来实现,真是悲哀而对于刘黻和应节严这些掌握国家大事的高级干部和知识分子也崇信鬼神,他也是深感不安,担心一旦形成遇事则问鬼神的习惯绝非是什么好事,这将会影响到他们的判断力,从而做出不恰当的决策

  赵�的担心无可厚非,可其实他还是犯了主观主义错误,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中还是有故事的应节严自幼天资聪慧,传言是因其母有孕,梦到一个紫袍玉带老者乘白虬而下,醒后便生下他,因此其小名梦辰而这个传言让应节严自幼潜意识中产生了鬼神可畏的心理,且赵�给他的惊奇和震撼太多了,已经不能用常识来解释,也只能归结于其得到了神人点化和帮助,从而也让赵�产生了误会

  “吾以为这管鲍是指管仲和鲍叔牙二人,但这分马又当何解呢大人可知其中典故”刘黻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会儿,依然不得头绪,问沉思中的应节严

  “声伯所言不错,管鲍应指此二人,他们倾心相交传为佳话,而二人分马的典故却未见史载,是否指他们分别辅佐公子白与公子纠之事”应节严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嗯,分马也可暗指分道扬镳之意,如此解释也算恰当”刘黻点头道,十分赞同

  此时的赵�只有听的份儿,不过却变成了看热闹的心理,想看看他们到底能将自己胡诌的两句顺口溜做出什么样的解释而管鲍之交的典故他是知道的,是说当初二人一起做生意,管仲出小钱而分大头;帮鲍叔牙出好几次主意,却都帮倒忙;后来俩人都从政领兵出征,打仗的时候管仲就第一件事就是逃跑

  别人问鲍叔牙,说你怎么和这么一个玩意当朋友啊鲍叔牙说,管仲家有老母,他偷钱回去是侍奉老母,他逃跑也是怕自己死了没人照顾老母,这有什么过错呢管仲听说后就叹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也”所以大家就把这种知心朋友称为管鲍之交

  当时,齐国的国君襄公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异母兄弟一个是公子纠,母亲是鲁国人;一个是公子小白,母亲是卫国人有一天,管仲对鲍叔牙说:“依我看将来继位当国君的,不是公子纠就是公子小白,我和你每人辅佐一个吧”鲍叔牙同意管仲的主意,分别把宝压在两人身上从此,管仲当了公子纠的老师,鲍叔牙做了公子小白的老师

  齐襄公十分残暴昏庸,朝政很乱,公子们为了避祸,纷纷逃到别的国家等待机会管仲辅佐在鲁国居住的公子纠,而鲍叔牙则在莒国侍奉另一个齐国公子小白后来齐国发生内乱,大臣公孙无知杀死了齐襄公,夺了君位不到一个月,公孙无知又被大臣们杀死了齐国有些大臣暗地派使者去莒国迎接公子小白回齐国即位

  鲁庄公听到这个消息,决定亲自率领三百辆兵车,用曹沫为大将,护送公子纠回齐国他先让管仲带一部分兵马在路上去拦截公子小白他带着三十辆兵车,日夜兼程,追赶公子小白可追上后发现对方人多,他怕打不过便施缓兵之计,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回身射了公子白一箭生死之间公子白也是脑洞大开,他怕管仲再射箭,急中生智,把舌头咬破,假装吐血而死

  忙乱中大家也都被小白瞒住了直到管仲走远了,他才睁开眼坐起来鲍叔牙说:“我们得快跑,说不定管仲还会回来”于是,公子小白换了衣服,坐在有篷的车里,抄小路赶到了齐国都城临淄管仲却以为自己得计,认为小白一定死了,便回去向鲁庄公报告鲁庄公听说小白已经死了,庆贺一番后才带着公子纠,慢慢悠悠地向齐国进发

  过了好几天,鲁庄公才率领大军到达齐国的边境他听说公子小白并没有死,且已经当上了国君,顿时大怒,马上向齐发动进攻结果鲁军被打得大败,鲁庄公弃车逃跑,才保住了一条性命大败回国后,齐国大军又打上门来了,强令鲁庄公杀死公子纠,交出管仲鲁庄公一看,大兵压境,也不愿意为一个公子纠冒亡国的风险,便全盘接受

  管仲这真是赔了夫人还搭上了自己,可等他坐着囚车进了齐国的地界,鲍叔牙却早就等在那里了马上让人把管仲放了出来,一同回到临淄,并将管仲安排在自己家里住下随后他去劝说齐桓公放弃前嫌,还向其推荐管仲之才最终管仲忽悠住了齐桓公,把本属于鲍叔牙的相位坐在了自己的屁股下,俩人又合演了一出举贤让位的大戏

  这流传千古的佳话,以赵�的思维却一直是不大理解两人到底是啥关系,那时鲍叔牙没有家人要照顾吗其实怕死贪财是每个人的通病,怎么到了管仲身上就那么了不起呢谁不想有鲍叔牙这么个傻朋友啊有功我来,黑锅你背,像管仲这种奇葩朋友,其实不要也罢如果放在现代社会有这么样的俩人不打的头破血流就算是有情有义了,而管仲也必会被人肉出来成为‘网红’,还谈什么千古传奇……

  “吾以两位仙师必是以管鲍分侍公子白和公子纠之事,暗指殿下脱离朝廷独自发展,否则怎有江断水自流的后句”两人揣摩了半天后,应节严说道

  “嗯,应是如此那江断是指此事要由江大人决断,还是意指当今形势是大江断流,局势危急,应顺天而行呢”刘黻点头同意分兵之说,但对其‘江断’之说提出了异议

  “哦,这……也应有此意且看前句中的逢柳花又明,这柳与刘同音,而殿下机缘巧合之下在船上与声伯相逢,从而才有了后面从容脱险之事”应节严又联想到前句解释道,不过却让刚刚明朗一些的解释又陷入了僵局

  “应大人所解并不恰当,当时在船上在下已是病入膏肓,朝不保夕,全仗殿下赐药才求得生机,这样做解实在牵强”刘黻是谦谦君子,当然不愿居功,摆手说道

  “声伯过于自谦了,殿下也正是得声伯之助才控制住局势有了后边聚拢人心之事,即便有拗,也相差无几,起码也是公子白与鲍叔牙之情”应节严说道

  “两位大人都不饿吗现在日已西沉,满天星斗了!”正当二人争论之时,坐在一边的殿下突然插嘴道,两人扭脸看看殿下又对视一眼,猛然感到处境有些不太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