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24章 逆者亡

第124章 逆者亡


  城北孟二的名号可是响的很,不仅广州府,便是广南两路也是闻名遐迩,无论黑白两道、水上陆上的朋友都会给面子。↙八↙八↙读↙书,.※.o◇且其与官家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南朝做主的时候,大小官吏皆是他的座上宾,据说朝廷中的宰执都能搭上话。而鞑子入城后,敲诈勒索富户,偏偏其家中不仅无事,鞑子头还登门拜访,传闻其与蒙古的一位皇子有交情。

  蒙古人两次破城,南朝两次收复,孟二不仅毫发未损,生意还越做越大,简直就是不倒翁。加上其家中还养着上百的家丁,一般盗匪也不敢上门寻事。这使得孟二在广州城的名声日盛,无论官府、盗匪都不敢轻捋虎须,可今日却被当场杖毙。

  “不是说孟二早已打通了关节,又有人替他求情,准备放其回家了吗?怎么转眼便被打死啦!”秦宝也脸色数变道。

  “不清楚,只是这次提审的不是提刑司的人,据说是王府中派来的,那些人凶得很。我看见孟二被打死后直接就抛到江中,两个儿子也被沉了江,孟家这回算是完啦!”林公子牙齿打颤地道,想来是后怕的紧。

  “你亲眼所见?”两人齐声问道,这个消息太恐怖了,无人敢惹的孟二居然被灭门。

  “当然,我亲眼看见孟二被人拖出去的,下半身都打烂了。不过孟二也够硬气,居然一声未吭!”林公子信誓旦旦地说道。

  “哦,王府的人居然如此肆无忌惮,他们不怕朝廷中有人弹劾吗?”秦宝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提刑司的人还能辩解几句,而王府的人根本不问缘由,只一言不合便下死手,碰上这种不讲理的主最难对付,往往根本不给机会。想想孟二,对方都不放在眼里,自己恐怕话都不问便被打死了事。

  “那卫王是当朝御弟。又是个小孩子,不知世事险恶,行事自然毫无顾忌,孟二在他眼里屁都不是。否则那么多人也不会说杀便杀了。再说如今乃是乱世,死的人成千上万,谁会在乎这个,而孟二已成了死人,谁还会为他出头。”胡胜也紧张起来。他们混江湖的一怕这种‘不讲理’的,二怕初出江湖的年轻人。这些人根本不讲江湖规矩,往往不顾后果恣意行事,而如今自己全摊上了,如何能不怕。

  “那另一个人呢?就是正如与你厮混的柳公子,他怎么也没回来。”秦宝又问道。

  “唉,那小子好命,家里有个忠仆。听说他托人找到了王府的位管事儿,那人正好也在受人之托想在广州做买卖,也想找几个得力的人手。只要其肯过去便替他说项。那柳公子早就待不下去了,如何不肯答应,作价千贯连人带铺子全转让了,签字画押后当下便放人,估计他拿了钱就躲到乡下去啦!”林公子十分羡慕地说道。

  “诶,那你怎么又回来了?”秦宝又问道。

  “他们称有人检举我调戏妇女,让我赔钱了事,可我想了半天实在是想不出是哪个。他们便说想不起来,明晚便送我去琼州!在这里每天吃糙米,喝凉水便快要了我的命啦。到那琼州还要服苦役,只怕没命回来了……”林公子说着便嘤嘤地哭起来。

  “真是笨死了,你胡乱编排一个便好,然后赶紧让家里筹钱啊!”胡胜瞅着眼前这小子真有点恨铁不成钢。这样的怂货也出来混江湖,真把江湖人的脸都丢尽了,恨恨地说道。

  “可我哪里有钱啊,屋里能当的都当了,就剩下几间宅子和两艘货船贩些便宜货维持,而房契和船契都在老婆手里。她是宁愿我死恐怕也不会卖的。”林公子大放悲声哭诉道。

  “滚、滚、滚……趁早死了的好!”人能活成这样也是极品啦,胡胜被气着了,踢了他一脚呵斥道。林公子眼看又要挨揍,抱着脑袋跑的远远的躲了。

  “胡兄,你看出来了吗?王府的这帮人根本就不讲理,不听从他们的便是死啊!”秦宝脸色黯然地说道。

  “唉,他们知道我们这些人屁股上都有屎,但一时又抓不住把柄治咱们的罪,留在城中也不放心。便不再经提刑司审讯,改由王府接办,随便找个理由处理了事。”胡胜看得明白,却又无可奈何,这里戒备森严,外边又有大江拦路,即便逃脱外边没有人接应也出不去。

  “胡兄,自古民不跟官斗!我们为今之计也只能一切听从他们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不能有丝毫违逆。只有保的命在,才能从长计议。”秦宝想了想说道……

  郑虎臣坐在审讯室的角落中,听着堂上的问话,而被审问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只以为他不过是个胥吏而已,却不知道其正是掌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人。他很享受这种感觉,但又觉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殿下对自己的信任不容置疑,又授予了极大的权力,可他仍觉得无法摆脱殿下的掌控,自己在其面前似乎是透明的,而自己却看不透殿下的思想。

  “哼,不知死的东西,还敢讲价还价!”过堂的小子乃是生于官宦之家,可其却利用父兄在朝中是影响勾结地方,暗通蒙古人走私违禁品,按照其罪杀他个七八遍都不多。殿下本想给其个机会没有将其立时处死,希望其能为国出力。可这小子却还想着朝中有人庇护看不清眼前的形势,还在虚以为蛇。

  ‘咄、咄’郑虎臣轻敲了两下身前的书案,那还在吹嘘自己父兄如何权势通天的家伙突然被堵住了嘴,不等明白便被套上了口袋扛了出去。

  “告知其家,他趁黑逃出了监所,寻找无果不知死活!”郑虎臣将手中的案卷扔进了身边的火盆中,转眼化为灰烬,至此世上在无此人了。

  郑虎臣又摆手示意叫下一个过堂,他十分清楚自己身负的责任,如今形势下不能出现任何差错,那些桀骜不驯,心怀鬼胎,甚至态度不明的人都会被毫不犹豫的处死,而他们之间的谈话也随之沉入江底,没有人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