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242章 迎驾

第242章 迎驾


  通过对近日的情报综合分析,赵昺琢磨出了应节严的计划。其早已断定刘深既然已经追踪到了朝廷的老窝,便不会轻易放弃,一定会再攻井澳,因而他才以朝廷朝议未定,援军出动也需周密准备为由没有派出迎驾队伍。其意图就是通过双方的战斗削弱朝廷实力,使其惧于帅府而不敢赴琼转道占城。而即便他们走投无路下迁琼,也限于自己的实力不足不敢妄夺帅府的权利。

  而应节严赴雷州处理善后,赵昺猜想他无非是想借虎驱狼。元将阿里海牙前些日子已经攻下静州并大肆屠城,借以震慑广西各方抵抗势力,且以眼前看达到了目的,如今广西局面如同雪崩般的崩塌,不少州县不等元军到达便纷纷请降。应节严前往雷州看似是组织力量抵抗继续南下的元军,其实是做给朝廷看的,以此表明帅府并非嘛事不干,而是在竭力保证海峡的畅通,以便实现早先的约定——一旦形势恶化便转道占城的计划。

  另一方面应节严的潜台词是暗指敌军势大,帅府也是在勉力维持,随时有可能撤回琼州,你们要走赶紧走,否则想走也走不了啦!具体到应节严如何操作,赵昺并不替其操心,老头儿都成精了,肯定会兵不血刃的连唬带吓的说服朝中大佬们赶紧去占城避难,甚至可能会不惜兵谏。从而使帅府逃过‘一劫’,避免因为争权导致内斗,将琼州刚刚趋稳的局面毁于一旦。

  应节严的计划看似周密,无懈可击,也可自圆其说。赵昺却清楚其中暗藏着十分大的风险,朝廷有难拖延不救便是大罪;再扣上一顶图谋自立、不肯接纳的大帽子,便能压垮帅府这根还未长结实的小身板。至于你的辩解,朝廷也可采纳,更可不采纳,而最大的可能是盛怒之下都不会给你解释的机会。应节严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一节,才想一旦朝廷追究就由他揽下所有的责任,从而牺牲自己,保住殿下和帅府。

  此事成与不成,赵昺都觉得自己欠下了一笔无法偿还的人情债,虽然他知道应节严做出这种背经叛道的事情并不都是为了自己。而更多是对朝廷和皇帝日益失望,日感复国之路遥遥无期,却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复国希望和朝廷的未来,因此才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身败名裂的风险促成此事。但赵昺感动的同时,也自知承受不起失去应节严的后果,其可是帅府真正的顶梁柱。若是塌了,帅府便也趴了一多半……

  “唉,自己可能天生不是当皇帝的料!”赵昺想了会儿喃喃道。朝廷好赖还是大宋唯一的合法政府,其若是被灭,或是逃亡占城,自己的帅府合法性首先会被质疑。其次他不能让应节严替自己扛雷,让人待己受过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再有他还觉的自己心太软,虽然知道后果很严重,甚至搭上自己的小命,可也做不出为争夺权力骨肉相残,横尸数万的惨事。

  “王德,几更了?”赵昺又往嘴里塞了块点心问道。

  “殿下,更鼓刚敲过三更,要安歇吗?”王德连忙上前道。

  “还歇什么,马上给我整理行装,只需几件换洗衣服就行,其它的不用带,本王要出府几天!”赵昺喝口水将点心顺下去道。

  “殿下要去哪里?天亮了再出去吧!”王德有些不解地问道,殿下这忙乎了半宿,现在又要出府,不知道要闹什么幺蛾子。

  “放屁,天亮了老和尚就来了,本王还走得了吗!”赵昺没好气地道,老和尚是油盐不进一点不比应节严好对付,只能偷偷溜走。

  “是,小的马上就去!”王德应了一声赶紧准备去了。

  “倪亮!”赵昺又叫过倪亮,让他蹲下在其耳边说道,“你暗中通知郑永,让他带人将船准备好,亲卫营也做好准备,稍后咱们就走。”

  “是!”倪亮就这点好,从来不多问,说声好扭头就去。

  赵昺随后令事务局的两个书吏将自己的地摊收拾干净,又令他们马上召回郑虎臣主持工作,着力收集有关朝廷和敌军的情报。然后将装好的箱子贴上封条加了印封,打发他们速去执行。自己又手书两封信封好。

  “殿下,准备好了!”这功夫王德已经命人收拾了两箱衣物和日常一应之物,而他也换了衣服带着几个小黄门准备与殿下同行。

  “你留守府中,便不要去了。”赵昺挥手让侍卫将箱子抬出去,又对王德道。

  “殿下……”王德一听便急了。

  “大师问起,你便说本王身体有佯,想他也不会为难你的。”赵昺摆摆手打断他说道,“这两封信天亮后,你分送刘洙和蔡完义处。”

  “殿下,他们问起小的怎么回答啊?”王德接过信哭丧着脸说道。

  “你便说本王去救陛下和太后了,让他们依令行事就可!”赵昺想了想言道,他知道王德心大胆子小,在一帮人喝问下恐怕废话更多,反而坏了自己的事情。

  “殿下切莫行险啊……”王德这下清楚殿下要去做什么了,跪下哀求道。

  “本王去迎驾行什么险,你好好看家,本王还要回来过年呢!”赵昺看他的样子,心也是一软,笑笑说道。可此次时间紧急,他也顾不得跟其多说,而此去能不能还再踏进府门也很难说,只能是少死一个是一个吧!

  “殿下,一定要快去快回,小的一定准备好等殿下归来!”王德知道眼前的形势自己是阻止不了啦,无奈的看着殿下在侍卫们的簇拥下快步离开,伏地哭道……

  “阿弥陀佛!”殿下一行人刚刚出了府门,从树后的阴影中转出一人正是元妙,他宣了声佛号叹道,“唉,冤孽啊,空有杀人刀,却无杀人心,又如何匡复河山啊!”他说罢纵身一跃便跳过高高的围墙,身影连闪几下便不见了踪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