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249章 夺权

第249章 夺权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昺算了一下,敌主力船队一横列约有十艘战船,就取个中按五百艘算,就要有五十列之多,它们保持百步的间距,不算船身的长度也要排出十里长,从而形成一个正面宽两里,纵深十里的方阵。他们采用攻敌前锋的战法就如同剥洋葱,利用己方战船良好的机动性转着圈的打,可要仍采用这种方法打敌中军,就算他们不动,一圈转下来,桨手都得累的半死,更不要说还要应付敌军的反击了。

  “只能是乱中取胜了!”赵昺观察了一会儿喃喃道。龙船最宽处三丈多,橹长三丈,共计九丈,约合二十步。也就是说有二十步的宽度龙船便能畅通无阻。而敌船间隔百步便如同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巷道,龙船可以利用自己良好的机动性插入其间,两舷弩炮可以同时射击,攻击范围也扩大一倍。再者他们的船皮厚,又有防火层,自然防护力强,只要不被巨型拍竿砸中,便不会有事。

  “转向正南,冲撞敌船,将他们打残后迎战中军!”赵昺目测敌中军距战场约有十里,就算他们的大型战船挂满帆保持全速以七节的时速驶来,也还需要半个多小时。而大队行军为照顾速度慢的战船根本不可能保持这个速度,因此他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对付前军,但也不需要将它们尽数击沉,只要大部丧失战斗力即可。【△網WwW.】

  “殿下,指挥权在将船,分队指挥权在勇敢号,恕末将不能尊令!”张浩咬了咬牙说道。昨日因为引航的事情虽然没被殿下给杀了,但是却挨了统制的一顿好骂。声称再有这种事情发生,其将亲手取了自己的人头。

  “你……”赵昺已是也没有办法了,他这叫作茧自缚,谁让他战前说保证不干涉指挥呢。而张浩说的也不错,自己并不是他的直接领导,其又没有丧失指挥能力,当然不能随便越权指挥,更不能以此为由杀人,想是陈任翁也算准了这点。

  “还请殿下海涵,若是殿下有了不测,摧锋军上下百死莫恕!”张浩低头等着殿下发火,可好一会儿却没音,抬头看看一脸无奈的殿下请罪道。

  “哼,如此本王便没有办法了吗?”赵昺冷哼一声坐下,他知道陈任翁指挥偏向保守,一则是自己在船上;另外摧锋军成军后这是第一次参加实战,战力到底如何谁都没底儿,况且大敌当前不能不留有余地。可偏偏这一仗不是能有所保留的。可自己撤了陈任翁自己掌握又将损坏其威严,以后难以统御摧锋军,真是有些两难。

  “殿下,七星岭升起烽烟!”郑永突然大声报告道。

  “哦,太好了,援军可期!”赵昺端起望远镜向七星岭方向看去,只见三股烟柱升起。按照他与刘洙的约定,升起一股烟说明朝廷走的海峡,二股烟是前往雷州。而三股烟便不用问了,说明其已经引军来援。

  “护住殿下,开弩窗,射杀靠近的敌兵!”张浩发现有敌船利用龙舟之间的间隙冒着弹雨,不顾伤亡的靠了上来,立刻令战兵戒备,防止敌船靠近。因为弩炮俯仰角的限制,靠近的走舸一类的轻舟进入射击死角后便无能为力,只能依靠战兵对付。

  赵昺接着弩窗向外观察,发现此时敌前锋虽被打乱了队形,部分战船受损,但依然有战斗力。敌将从最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后,发现敌军不过有二、三十艘战船,立刻分出数十艘走舸、桨船一类的轻舟和中型战船掉头迎战,为大型战船转向抢占风头争取时间。

  “诶,挡住我了!”赵昺还想细看,倪亮一挥手十几个侍卫手持大盾上前将其围在中间,以免有流矢从弩窗飞进来伤了殿下,如此一来却将他的视线全部遮挡起来,蹦着高也看不到外边的情形。

  “殿下,不要嚷了!”倪亮挡在殿下身前沉声说道。

  “你……你们都欺负本王个小儿,等我长大了,看你如何!”赵昺被气坏了,口无遮拦的乱骂道,可他也知这个时候倪亮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开的。

  “撞它们啊,那些小船挡不住我们的,不要跟他们缠斗!”嚷了一会儿的赵昺见没有效果,而此刻战兵们已经轮番开始射击,但他只能听到弓弦释放发出的‘嘣嘣’声,和箭矢击中舷板发出的敲打声及敌兵的喊叫声。急于看到外边情况的赵昺便放下身段,利用自己身材小的优势寻着盾牌间的缝隙向外窥视,眼见前方有一艘敌船已经斜插过来试图拦截,而前方的勇敢号已经遭到两艘敌船夹击,他知道龙船一旦失去机动性战斗力便会大减,不禁大喊道。

  “唉,为啥避开,多好的机会!”听到殿下的喊声,张浩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命令转舵、减速让过了敌船,下令以弩炮压制。这让赵昺哀叹不已。

  但同时也使赵昺想明白了一个问题,摧锋军过去是地方水军,装备的都是中小型战船,一般的情况下是不敢与敌船相碰撞的。而改装龙舟后,虽进行过这方面的训练,也进行过碰撞演练,可帅府军穷不拉几的又哪里拿得出好船、大船让他们真撞。现在进入实战后,这些军官明知是好的时机,只是在心中依然难以过那道坎。

  “哎呦!”

  “怎么啦?”赵昺听到声惨叫,急忙问道。

  “殿下,张统领中箭了!”倪亮皱皱眉回答道。

  “赶紧救人啊,还围着我干吗?”赵昺听了大急道。

  “怎么样?”倪亮迟疑了下,还是让开了到缝让殿下出来了,但还是没有撤了盾牌阵,只是扩大了范围。赵昺冲到近前只见张浩大腿上插着一支箭,急忙问道。

  “殿下,不碍事,只是伤了皮肉!”张浩撩起战袍道。

  “众军听令,张统领受伤,暂由本王接替指挥权!”赵昺瞄了一眼,箭簇还未完全没进肉中,显然并不严重,但他眼珠一转,大声喊了句便夺了张浩的权……(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