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258章 海神

第258章 海神


  元军残余请降,赵昺却犯了难。他略微点数了一下便有大型战船十余艘,中型战船二十多艘,小型战船四十多艘,共有降兵近万人。他们虽然投降了可也比自己的实力大,而敌军大队遥遥在望,届时再降而复叛,自己如何吃的消。

  古人云:死人才是最好的敌人。赵昺琢磨着将降船尽数摧毁作为保险,但关键时刻心软的老毛病又犯了,毕竟这是上万条生命,即便他们是敌人可已经放下武器。老辈儿有杀俘不祥的说法,现代还有《日内瓦公约》,再说这些人可都是青壮,可都是棒劳力,杀了太可惜。且那些战船也值不老少的钱,一艘大型战船自己造的话要花万贯的。

  犹豫之间赵昺看到不远处的七洲岛忽然有了主意,他令这些战船全部驶到岛西的海湾里。在摧锋军的监视下,命人打捞落水的敌兵的同时,让那些还能航行的拖着坏了的一一进港下锚。然后让降兵们全部下船上岛,每人只准携带饮食和个人财物,武器盔甲的全部留于船上,那他们就只能在岛上有吃有喝的观战了。

  一番大战后,众军也是疲惫异常。尤其是各船的桨橹手,他们几乎一刻不停的在操桨弄舟,虽然几经轮换,可也累的够呛,急需休整一下。另外各船武器弹药消耗甚多,也需补充。趁着敌军还未到的功夫,赵昺让陈任翁派船追赶朝廷船队告知自己前来救驾,让他们前往琼州暂避,同时设法联络白沙水军。又下令抓紧时间吃些东西,喝点水,并且将伤员转移到补给船上,同时补充消耗准备再战……

  “你是汉人?!叫什么名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赵昺趁休息的功夫让人找来一名降兵问话。这任务就交给了受伤的张浩,他在一边旁听。

  “小的张魁,乃是常州人氏。”降兵带上来便垂手弯腰低头立在一边,见有人问拱手施礼道,看做派却是久在军中之人。

  “你是汉儿,为何投虏?”张浩皱皱眉问道。

  “小的原在荆湖水军,后在焦山之战中兵败,主将请降,小的才入了刘深军中。”张魁再施礼答道。

  “哦,你在鞑子里任何职?你们前锋军主将又是谁?”张浩又问道。

  “小的添为水军百户,前军主将是哈喇歹!”张魁不卑不亢地答道。

  “他可在降军之中?”张浩急问道。

  “没有,将船被撞沉的时候,小的没见他逃出来,估计是溺死在船中了。”张魁摇摇头道。

  “可惜了!”生擒敌主将可是大功一件,溺死船中连首级都拿不到,功劳白白的便跑了,让张浩心有不甘,叹息声道。

  “哈喇歹如此草包,怎会选这样的担任主将!”王猛呲笑道。

  “这位将军错了,哈拉歹可是猛将,南下的几次大战都曾参与,回回都是立有大功的。前时在井澳便是他领军与……与本朝水军对战,抢了数百艘战船,此次追击也是连战连胜,无人能敌!”张魁不知道是真心佩服,还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草包,连连摆手道。

  “呸,什么猛将?!还不是让我们打的七零八落,死无葬身之地!”王猛冷笑着不屑地道。

  “这是你们不敢接战,仗着自己的船结实躲在里面,只是以船相撞,若是真刀真枪的打,胜负还未可知!”张魁却犯了拧,为主将强辩道。

  “嗨,你都降了还不服气,老子砍了你!”王猛听了大怒,伸手摸刀道。

  “他说的不错,若是近战我们不一定能讨了便宜。”赵昺见什么都没问出来呢,倒起了意气之争,无奈摆手制止亲自问话,“你们水军主帅可是刘深,此次共出动多少战船?”

  “……”张魁瞥了眼赵昺,见是个孩子说话,低头不语。

  “洒家看你活的不耐烦了,快说!”张浩看其脸上满是不屑之色,也恼了站起身喝道。

  “某家虽是降将,却也不必找个孩子羞辱吾!”张魁站直了身子梗着脖子怒道,显然不惧张浩的威胁。

  “胡说,此乃卫王殿下,你敢无礼!”张浩大怒,撤刀在手拐着腿上前将刀架在其脖子上道。

  “却不甚像?!”刀架在脖子上,张魁却并不在意,而是上下打量着席地坐在地上吃肉干的这个小孩儿。

  “呵呵,你见过本王?”肉干很硬,赵昺正是换牙的年纪,吃起来十分费劲,咬着牙撕下一块笑着问道。

  “某家无缘与卫王殿下相见,却在广州六大王庙见过尊容!”张魁看着赵昺疑惑地道,那样子似在回想庙中所见。

  “乡野村夫何以得见殿下尊容,定是胡乱塑的。”张浩听了也笑了,还有拿着庙里的塑像比照真人的,这人真是有些意思。

  “那此战可是由卫王殿下指挥的?”张魁扭过脸儿问张魁道。

  “当然,连你们的将船都是殿下亲自指挥座船撞沉的,你还有不服吗?”张浩压了压手中的刀不无得意地道。

  “那就是了,在这大洋之上谁人能是六大王的对手,那哈喇歹死在海神手中也不算冤。”张魁冲赵昺深施一礼道。

  “等等,这话怎讲?”赵昺却是蒙登了,自己怎么又成神仙了,还摆在庙里给供起来啦,急忙摆手问道。

  “殿下还不知?现在广州城中香火最盛的便是六大王庙了,言殿下是上天派下的海神,能役使龙神海怪,预知福祸,救民苦难,护佑海上舟船,现在凡是在海上讨生活的出海前都会前往庙中祈福祭拜。小的在广州也曾前去上过香,刚刚还道这六大王怎不灵验,让我们遭此惨败,这才知原来是碰上真身了,哪有不败之理!”张魁一脸虔诚地说道。

  “哈哈!”赵昺听了大笑起来,他琢磨着定然是自己在广州之时做了些‘好事’,人们不忘自己的恩情,再加上些人添油加醋、牵强附会,把些不相干的事情扯到自己身上,从而把自己塑造成了个活神仙。如今若是再胜了刘深,这神仙之名恐怕便要坐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