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275章 皆是天意

第275章 皆是天意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几个人都看向忽然变的异常亢奋的刘黻,只见他一会儿念念有词,一会儿低头沉思,一会儿又愁眉不展,弄得大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皆以为他犯了疯病。

  “刘大人,你怎么啦?”好一会儿还不见刘黻病情减轻,应节严拉拉他的衣襟问道。

  “七星拱斗日,穷途也有路!”刘黻看着几人说道。

  “什么意思?”刘黻话音一落,应节严和江万载都沉默了陷入沉思,只有江璆还懵懂不知何意,他急问道。

  “殿下曾梦中遇仙师指点,他们临走时留下四句偈语曰:千里独行险,逢柳花又明;七星拱斗日,穷途也有路;管鲍亦分马,江断水自流;蚯蚓降龙时,华夏满朝日。我们参悟多时,但仍不解其中含义。”刘黻解释道。

  “嗯,今日刘大人一说似乎前时我们所悟有错。”应节严说道,“甲子镇距琼州亦有千里,殿下一路独自领军而来,正应了千里独行险。到此后殿下励精图治,编练新军,使得形势逆转正有柳暗花明之意。而当下殿下率兵迎驾击败刘深,泊船七星岭下,再看周围各军环卫如星斗拱日,可与七星拱斗呼应。”

  “穷途也有路,此句又暗指何意呢?当下形势似是朝廷步入绝境,却非帅府。难道是说朝廷经此大劫后,仍然另有出路?”刘黻说出自己的猜测,却又不敢肯定。

  “非也,按当日棋局,七星应是之天之北斗,而不是这七星岭。老夫以为乃是指七星聚于一处的天象,形势才会出现转机。”江万载摇头道。

  “殿帅所说有理,去年岁末老夫曾设醮坛起卦以问国事,却得见北斗有九星,后第八颗又坠于南海之上,可阅遍典籍而不得解,殿帅精通天文可有见教。”应节严言道。

  “和父定是眼花了,北斗只有七星,何来八星之说。”刘黻摆手笑道。

  “声伯差矣,《云笈七签》日月星辰部曾提及北斗七星,还有辅星、弼星的存在,后有两颗渐渐隐失,成为‘七现二隐’固有北斗九星之说。”江万载言道,“据载九星同现、变七为九必有异事发生,见着可得长寿,授子真官。主将有最尊贵之人现世。”

  “贵人现世?和父何日何时所见。”刘黻听了嘟囔了两声,突又问应节严道。

  “去岁十一月二十七日亥时,设醮求卦。可有不对?”应节严被吓了一跳,随口答道。

  “十一月二十七日亥时……此乃是殿下登上疫船之时,不会如此巧合吧?”刘黻掐指算了算,结果把自己都吓了一跳,惊诧地说道。

  “声伯不会记错?”应节严也觉不可思议,又向他确认道。

  “不会有错,那日恰是我转到疫船上的第五日,当晚船只趁黑靠岸补给,正是夜半时分。殿下登船后与人争执要带倪亮下船,却突发警信,疫船匆匆离岸。”刘黻又回想了片刻确定地道。

  “唉,上天垂怜我大宋,也许正是遣星君下界前来相助。”江万载向天施礼道。对于种种巧合他也只能承认这个现实,否则又如何解释此前的殿下从一个浑浑噩噩的孩子转眼间就开了窍,又经历了那么多的奇遇。先是其梦中与太祖和陈抟对局,得仙师点化;接着又治愈了时疫,保全了数百条人命;其后又借风雨灭掉追袭的敌船;最后又平安回到朝廷,聚义勇、开府立衙、出镇琼州。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在这荒蛮之地基业有成,这岂是凡人所能做到的,种种奇迹之下他不得不信了。

  “如此来说殿下正是受之天命,反转危局,救我大宋的!”刘黻也感慨地说道。

  “殿下受命于天,那陛下那里……”江璆还算聪明,从几个人只言片语中总算弄明白了前因后果,可又有天无二日之说,难道终有一天要祸起萧墙,兄弟相残吗?但他终没敢说出口,可在场的都是人精又如何听不出他暗指何意。

  “宗保,今日之事切不可外传一字,否则我定不饶你!”江万载指着江璆厉声说道,他清楚这种事情对于当权者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历朝历代之中为了一句不着边际的卜语杀的血流成河的例子太多了,此时太后受陈宜中的蛊惑本就起了疑心,暂时只是没有认真罢了,也可能是迫于形势,不想落上戕害皇子的罪名。

  “叔父放心,宗保绝不敢妄言。”江璆施礼道,他生于相门怎会不知权力斗争的残酷,大家勾心斗角无所用之不及,届时倒霉的不止是殿下,他们帅府一系之人都逃不了干系。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又怎是我们这些凡夫所能觊觎的,就不要妄自揣摩了。”应节严也是心潮澎湃,自己老树逢春原来是因为天意索然,得见贵人之故。可他也知再说下去他们不反也得反了,还是趁早打住吧!

  “嗯,今日难得相聚,咱们痛饮一番如何?”刘黻虽然迂些,但大酱缸里泡久了也知道废立之事不是儿戏,搞不好拥龙之功没有,脑袋掉了一地,还是少谈为妙。可心中却依然念念难忘……

  赵昺陪着小皇帝玩儿三天了,这孩子真是可怜,也太黏人。下了旨意让他同舱而眠,眼睛一睁就让他陪着,仿佛一会儿不见自己就会消失了一般。他起初还能耐着性子陪着小皇帝撅着屁股弹球、投壶、观鱼喂鸟,可时间一长便有些不耐烦了。但又不能离开御船,又不能到外边玩儿,免得发生意外,只好给其讲故事。

  “五哥儿,那刘深真的是被你打败了?”小皇帝满脸期待地问道。

  “当然,若不是我已经战了一日,船只受损,军士皆已力竭,刘贼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定斩下他的人头,献于皇兄阶前。”小皇帝听故事上瘾了,只七洲洋海战便讲了三遍,这一段更是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可其还要问,赵昺也只能再次赌咒发誓地说一遍。

  “嗯,五哥儿真是厉害,比我这兵马大元帅还要厉害,今日便转封给你吧!”小皇帝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