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276章 我是傻瓜

第276章 我是傻瓜


  “帝有口谕,言卫王善战,朕不如其,封卫王昺天下兵马大щww{][lā}记之。”在一旁伺候的窦兴在皇帝说完,立刻吩咐人记下。

  “……”赵昺本就当皇帝一句无意间说出的玩笑话,却被人正儿八经的记录下来,把他吓一跳。想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皇帝行录,一言一行,吃喝拉撒都要记录在案,连点**都没有,不觉好笑。

  “卫亲王,还不谢恩!”窦兴见殿下还在发愣,不知礼数,板起脸催促道。

  “……”赵昺更懵,皇家规矩大也就罢了,兄弟间开句玩笑还得谢恩,这还有完有了啊!

  “陛下金口玉言,已封殿下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了。”窦兴看赵昺还未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自己,不得不再次提醒道。

  “这……谢陛下!”赵昺更加觉得滑稽好笑,就这么句话自己的副字就去掉了。可转念一想皇帝小也是皇帝,话就不能瞎说。也怪不得他整天装哑巴,可惜跟自己话多了些,一失口就将大元帅让给了自己,有这好事儿自己天天陪他耍,哪天一高兴说不定将皇位都禅让给自己。但他想归想,还是行大礼谢恩。

  “好了,让中书省拟旨公告天下,择日授予印信。”赵昺行礼谢恩已毕,小皇帝抬手虚扶道。

  “遵旨,小的这就去传旨。”窦兴施礼遵命,扭搭扭搭地出去了。

  “还当真了。”赵昺暗自掐了掐大腿证明没有做梦,可怎么总觉的哪不妥当。

  “五哥儿,咱们去舱外玩儿吧!”小皇帝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下了椅子拉着赵昺的手说道。

  “皇兄,太后知道了会训斥的。”赵昺紧了下手,只觉的小皇帝的手干瘪无肉瘦的可怜,却也不敢出去。

  “五哥儿,你在琼州是不是也要被禁在府中?”小皇帝想想只能作罢,叹口气问道。

  “他们倒是不敢明说,只是几位师傅常常告诫,我就偷偷的溜出玩儿。”赵昺小声说道。

  “那身边的人发现了,告诉师傅怎么得了?”小皇帝吃惊地问道。

  “那些侍卫和小黄门都是极听话的,怎么敢告发我,打死他们也不会说的。”赵昺颇为得意地说道。

  “五哥儿你好运气,一定要善待他们,否则……”小皇帝偷眼看看周围压低声音道。

  “皇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让我教训他们。”赵昺听了心中一动,这小皇帝并非看起来那么傻,他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但他不动声色地说道。

  “五哥儿你还小,不懂其中的险恶。你若教训了他们,转眼便会有人告知母后和陈相,只会对你更为不利。”小皇帝依然低声道。

  “皇兄,那你便坚持移驾琼州,我已为你们修好了行宫,准备了年货,到了那里他们便不敢再这么嚣张。”赵昺轻声说道。

  “唉,朕何尝不想。可现在身不由已,他们是不会让朕去琼州的。”小皇帝叹口气道,“如今我赵家失鹿,宗室势微,而母后又……只能由权臣掌政。当下琼州崛起,他们必然担心有人与他们争权,这如何让他们能容忍,可你击败了刘深,让他们甚为忌惮因此才不敢动你。不过你也要小心他们会施诡计,不要轻离御船,乱吃东西。”

  “皇兄,既然如此我即刻调动军队,强行带陛下和太后前往琼州,看他们又能怎样!”赵昺这时简直是可以说震惊了,果然皇家没有轻与之人,其起码对当下的形势看的清楚。而把自己留在身边同屋而眠也绝不是为了好玩儿,却是在保护自己。

  “万万不可,若是你强行为之,就正中他们的奸计。”小皇帝轻轻摇头道,“这些人会立刻以卫王挟持朕的名义通告天下,号召各地义勇出兵讨伐,那样琼州不保,你也再无法号令全军。并可从皇室遗族中另立朝廷,对我们会更加不利。”

  “那我们怎么办?”赵昺觉得自己才是个真正的傻瓜,起码在政治上比他成熟,人家也才十一岁,而自己前世十一岁还只是个只知逃学打游戏的小学生,这让他羞愧难当。

  “五哥儿,如今三哥儿北狩,恐再难回朝。而我受朝臣挟制,只有你才能担负起复国大业。我们现在还小,有的是时间跟他们消磨,切不可急功近利,将自己置于危局之中而断了我们这一支的血脉。”小皇帝认真地说道。

  “皇兄,那你怎么办?”小皇帝的话让赵昺更加惭愧,他过去想的更多的是如何保全自己的性命,可人家想的却是保住皇家的血脉传承。虽然都是保命,但境界却是天地之差。

  “朕不会有事的,他们要弄权就得保全朕的性命,绝不会置余的安危于不顾的。但你却是危险,那日他们求见太后称你有谋立之意,因而要逐步夺你兵权,将帅府分化瓦解,不能看帅府坐大。现在重新启用曾渊子为广西宣慰使,罢了江璆镇抚使之职便是想削弱你的实力。怕以后他们还会以朝廷之名调琼州军勤王,以此削弱你们的实力,万不可中计。”小皇帝肃然道。

  “臣弟谨记。”赵昺一阵感动,这孩子太仁义了,自己都到如此地步却还在为他考虑,其以玩笑授予自己大元帅之职就是欲以此对抗朝廷的征调,可谓是未雨绸缪。

  “现在你要尽早脱身,朕担心他们会在撤离挟持你一同离开琼州,那么他们便可任意行事,毁了帅府的根基。”小皇帝又道。

  “皇兄尽管放心,现在帅府的统兵都统也是旁系宗室,绝不会为他们收买。临行之前我也以令大军东移,水师可随时封锁海峡,只要有我有警讯传出他们便会赶到,想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劫持当朝亲王。”赵昺言道。

  “你能如此安排最好。”小皇帝点点头道,又拉过赵昺附耳道,“太后懦弱,没有主见。昨日我已事先写了一道密诏藏于那具人偶之中,临行前你要记的讨要。若朕有佯,你可以此继承大统,切不可让江山失于你我兄弟之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