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320章 任重道远

第320章 任重道远


  新皇即位,这时又有人称在涠洲岛的附近海面有黄龙随潮水翻腾出现,钦天监以为是祥瑞出现,众臣都觉得这时好兆头,不能辜负上天的美意便将涠洲岛改名为‘翔龙县’,年号定为祥兴,自五月改元祥兴元年,仍以太后垂帘听政。一时间军民沸腾,民心稍安,混乱的局势得以暂时稳定。接下来要做就是遣使通告各国,告知天下我们虽然死了个皇帝,但是现在已经又有了新皇帝领导我们继续抗战,赢取全国的胜利。

  赵昺觉得这不定又是谁在底下兴风作浪呢!龙本身就是个凭人想象七拼八凑出来的玩意儿,能看见才是见了鬼。而黄龙之说,他以为这很可能是因为涨潮的时候,由于卷起了海底的黄沙随着潮水翻滚推进,远远的看着像条龙,便有人牵强附会的把这说成龙,又有人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于是生生的造出这么个祥瑞来凑趣。

  有功之臣当然也要封赏,同时也要对领导班子进行调整。鉴于陈宜中滞留占城,数召不归,决定免去其左相职务,封陆秀夫为端明殿大学士,任左相,知枢密院事,主理朝政;张世杰,封太傅,知枢密院副使;仍以文天祥遥领右相,刘黻和曾渊子为参知政事;随同赵昺前来的邓光荐被任命为礼部侍郎;以江钲为殿前禁军都统,去掉了权字;其他人各安其职,并决定以曾渊子为山陵使,为大行皇帝选择吉地安陵。同时大赦天下,拨银犒军。

  既然仍以太后听政,那基本就没有赵昺什么事儿了,打瞌睡做白日梦都没有问题,只要听底下的大臣奏完,扭脸说句‘请太后定夺’就算完事。而太后一般的情况下也是‘准奏’、‘大家看着办’,绝少有驳回的时候。在赵昺看来,他们娘俩儿就像两只学舌的鹦鹉,可怜的‘应声虫’,但暂时也无可奈何,只能忍着。

  有了新皇帝,大家当然要上表祝贺,歌功颂德。但由于现在还在丧期,按照规矩群臣庆贺的表文也进而不宣,都直接送到了赵昺的案头。继位之后还有三天灵要守,他也总算有了解闷的东西。于是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香拜祭,赵昺便躲在偏殿中看贺表,看着看着还真看出些东西来了。

  各人所写的贺表前半部分除了用词造句有些差异外,意思基本都是一致的,就是赞扬新皇仁孝忠孝,聪明伶俐,乃是天命所归,必定能领导全**民赶走鞑子,收复故土,复兴大宋朝。当然也要顺带着捧捧太后,称其温贤淑良,天下女子之典范,反正古人拍马屁的功夫一点不逊于现代人,当然人家用词比之要含蓄的多,只是有的究竟想表达神马意思赵昺都看不大懂。

  后半部分就比较有意思了,这里多是对当朝几位执政的点评。其中一项是必须的就是痛批陈宜中,什么乱臣贼子,胆怯如鼠都是好听的,顺便还把其从前的黑历史都扒了出来渲染一番。接下来就有所不同了,有的是说陆秀夫好,有的是言张世杰勇,而文天祥、刘黻和曾渊子则是打酱油的,多是一笔带过。

  赵昺看的越多心越寒,这哪里是人走茶凉,分明是墙倒众人推,此刻就是陈宜中快马加鞭的赶回来恐怕都难以挽回局面了,但他琢磨作为一个久历朝中风浪的油子,陈宜中肯定已经料到这个结果,所以打死都不愿回来了。而赵昺觉得陈宜中确实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投机分子,但是还不能算民族败类,充其量只是个有利的时候忠于主子、利尽之后忠于自己的小人。祸国殃民、背信弃义的帽子扣的有些大了,在******初立的时候,其还是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的。

  对于张世杰就可以称得上锦上添花了,且调门起的很高,忠臣良将,百战百胜,杀敌无数都是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赵昺看来说去是忠臣还不为过,可良将就不大恰当了,而百战百胜简直就是骂人了。据他所知中自焦山之战后,胜利女神好像就没冲张世杰笑过,加入******后两战泉州,井澳海战几次大战役都是以失败告终,被元军撵着屁股跑。但即便事实如此,赞美张世杰的贺表还是占了七成以上。

  而能为陆秀夫唱赞歌的就属于‘烧冷灶’一般,多是称其老成干练、性情沉静、矜持自重。赵昺听着这个话十分耳熟,倒是和前世时老板对自己的评价如出一辙,他算是知道了得到这个评价的人都属于累死累活的干半天奖金最少、挨骂最多的人。一般出了事情黑锅一定是你背,做出成绩必定是他人的。

  赵昺以为这个评价对陆秀夫来说是恰当的,但拥护他的人之少却是不公平的。可这也与其性格不无关系。由于其不事张扬、矜持自重,就会导致自己干了好事,别人却不知道,就如同活雷锋一般。而其能发迹也是因为得到了李庭芝的器重,有了他的竭力推荐才能从地方进入中央,却并没有受到陈宜中的看中,反而碍了人眼,被轰出******。

  再有陆秀夫位居左相,在众多朝臣看来是迫于形势,是当前没有恰当的人选、又拥龙有功才当上的。而当初其被排挤出朝,太后都没有挽留,让大家更认为陆秀夫在太后那里并不得烟抽,后来还是张世杰一句话才重新入朝,将来一旦有了合适的人定会将其撤换的,因而对他的前途众人都不看好。

  两厢比较高下立判,朝臣们还是倾向于拥有兵权的张世杰,疏远陆秀夫。赵昺也意识到今后的一段时间中,朝廷必定会形成以张世杰秉政,陆秀夫辅政的格局。而自己和张世杰之间误会太深,短时间内都是相互提防,想要和解或是取得信任太难,也就是说如同琼州那样说了就算的好日子已经不在,重新夺回权力对他来说是任重道远,绝非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