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342章 吃肉就来

第342章 吃肉就来


  一听俩人报号,赵昺不用猜就清楚他们的处境了。他们出身都不赖,也曾少年得志,没想到一个家中连遭变故,凤凰转眼变草鸡,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另一个本想做番大事,却赶上个倒霉的主子,哪哪儿都不得烟抽,偏偏又把他送到了对头的手底下帮闲。想那张世杰也不是什么大度的主,肯定将他们视为安排在自己什么的内奸,根本就不会予以信任。

  于是这俩人每天享受着主帅的白眼儿,受着同僚们的闲言碎语,长长的冷板凳坐着,那酸爽想想赵昺都觉得美极了。而监视自己这活儿看似清闲,实际却是费力不讨好,干好了没人表扬,办砸了脑袋都没了,于是俩倒霉蛋便又被张世杰指派干这差事,以他想张世杰以为吕家出了那么多的叛徒,文天祥又是出了名的不和谐,皇帝肯定不待见他们的人,想投靠自己都不会理他们。

  赵昺估计是这几天自己天天往外跑,把这哥儿俩给弄的不耐烦了,想故意找点儿事把自己给吓回去,没想到碰到了硬茬子,便宜没占到还弄了一鼻子灰,想硬气都硬不起来,怎么着都改变不了受气包的命运。他看着真是可怜又可恨,忍不住连挖苦带讥讽的将他们损了一顿……

  “陛下……末将(下官)愿受责罚!”吕师成和杜浒两人没想到小皇帝言辞如此犀利,一句责备的话没有,全是称赞,却让他们是如坐针毡辩无可辩,齐齐施礼请罪道。

  “两位言重了,你们都是张太傅的爱将,朕怎么敢责罚啊!”赵昺连连摆手道。

  “陛下,那末将只有一死方能赎罪了!”吕师成听了一咬牙将刀撤出来搁在项下要自刎谢罪。

  “千万别死,你死在朕跟前,张太傅必当是朕杀的你,定会前来兴师问罪的,朕如何解说的清啊!”如此一来更是把赵昺‘吓坏’了,指着其大声喝道。

  “那末将自断一臂,以赎罪过!”吕师成将左臂放到船舷上,挥刀又要剁手。

  “慢……慢,你砍只手给朕有何用,总不能当摆设吧!”赵昺连声喊道。

  “如何才好,还请陛下示下!”这也不行,哪也不可,杜浒还是聪明,施礼道。

  “罢了,你们都是张太傅的人,朕也不想如何,只要像从前那样就好,大家相安无事。”赵昺似是十分无奈地挥挥手说道。

  “多谢陛下不罪之恩!”两人都暗松口气施礼道。

  “开饭,开饭,你们不饿吗?”赵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对他们说道。

  “这……陛下自便,末将等不饿!”眼看着对面舱中已然摆满了成筐的肉干和炊饼,杜浒两人不禁咽了口唾沫道。

  “陛下,如今朝中缺粮,除咱们行营御前护军外,其他各军只用两餐。”郑永小声对陛下说道。

  “咦,这便怪了,上次朝会上还说各处所献粮草可用半年,怎么会缺粮,你们一向如此吗?”赵昺咽下嘴里的饭惊异的看向二人问道。

  “禀陛下,军中只开两餐确实有段时间了!”吕师成答道。

  “哦,那你们船上也没备有干粮?”赵昺点点头又问道。

  “是,陛下。船不出远海是不备干粮的,此乃军中惯例。”吕师成回答道。

  “呵呵,原来如此!”赵昺笑了,也难怪他们生气,自己每天早出晚归,他们随时得跟着。而若是开两餐上午则是巳时左右,下午是申时末了,如此一来他们哪顿饭都赶不上。可为了防止士兵趁出海之机开溜,船上又不备干粮,他们只能跟着饿一天了。

  “郑永、王德将各船上的备用食品分给他们一些,整日给咱们护驾也不容易。”赵昺扭脸吩咐道。

  “是了,陛下,小的这就去办!”王德瞟了有些发懵的吕师成和杜浒说道,又暗自琢磨陛下这是要做什么呢,刚才两边还跟乌眼鸡似的,现在却主动要送给他们吃的。

  龙船上一般都以储存五日的食品为底限,随用随补,因此凑出些干粮并不困难。少顷十几筐的吃食便递到了对方的两艘船上。海上潮湿实物容易发霉,这个时代又没有冰箱,储藏的自然也就是干饼、肉干一类的耐放的食品,当然也就谈不上好吃了,不过用来充饥倒也足够了。

  “快,给我一块肉干,我已经很长时间未闻过肉味了。”

  “嗯,还是肉香!”

  “终于又吃到肉了!”……

  赵昺看着对面船上的军士不等物资落地便蜂拥而上,将东西抢了个一干二净哪里有士兵的样子,简直就是群难民,更不要奢求声谢了。

  “陛下,末将御下无妨,真是惭愧!”吕师成见陛下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像是被军士们的行为吓住了,面带尴尬施礼道。

  “你们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肉了?”赵昺站起身问道。

  “禀陛下,是的。别说军士,就是末将也有数月未闻肉味了。”梁师成恭谨地答道。

  “朕在朝会上怎么听他们说每月筹集牛羊鸡豕上万只,即便不会顿顿有肉食,也不至于数月吃不到啊?”赵昺有些惊异地说道,仅他所知各处州县送到的粮食和副食已然够行朝食用半年之久,而仍有物资源源不断送到,听他们的意思即便年节都难得食肉一餐。

  “上官有令,称大行皇帝孝期不得屠宰牲畜,全军禁食酒肉。”吕师成回答道。

  “哼,那些当官唬人的话也听的,他们哪日少了酒肉,仅张枢密府中每日便有羊肉五百斤,活鸡百只,哪日会少了酒肉。他们可曾知道少保每日领军风餐露宿,食不果腹,更不会管咱们这些人的死活的。”杜浒撕下一片肉干大嚼着愤愤地说道。

  “这就更奇了,太后早已言明如今国事危机,一切从简,大行皇帝的孝期军民只需服丧一月,早已过去了。”赵昺心中着恼,他娘的这些人做了坏事,黑锅都由自己来背,底下的军民哪里知道朝中的事情,都以为还是皇帝说了算,而杜浒虽没有明说,但把矛头也暗指向自己了。

  “这些末将便不知了,今日惊了圣驾,末将有罪!”吕师成轻叹口气言道。

  “吕统制何必为他们遮遮掩掩,他们每日喝酒吃肉何曾惭愧过……”杜浒举着手中的肉干说道。

  “杜计议还请慎言!”吕师成也是官宦人家出身,知道官场险恶,那杜浒现在的言行简直就是指着肉干骂皇帝,若是有心人听了岂不会制他个大不敬之罪,他赶紧拉拉其衣襟低声道。

  “军将们每日舍命卫国,却连口肉都吃不上,是朕应该感到惭愧!”赵昺神色黯然地说道。

  “陛下,物资分配,朝中都有定制,怨不得陛下啊!”王德见陛下脸色阴沉,知道他不高兴赶紧权威道。

  “那也是朕无能之故!”赵昺摆摆手苦笑道。

  “陛下……”杜浒听了却是愣住了,他没想到小皇帝却会主动承担责任,并为此苦恼不已。

  ‘噗……’

  ‘噗……’

  “何处发出的声响?”赵昺忽然听到一阵蒸汽机排气的声音,他侧耳倾听片刻惊疑地问道。

  “陛下,是大鳅!”瞭望塔上的士兵高声回答道。

  “大鳅?!”赵昺有些发懵,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陛下,在那边!”郑永看出陛下不知道大鳅是何物,指给他看。

  “这不就是鲸吗!”赵昺手搭凉棚顺着其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东边的海面上十几只鲸在海面上沉浮,他听到的声音正是鲸呼吸发出的声响。

  “陛下正是,可咱们切不可靠近,他们一跃便可将巨舟掀翻,甚至能将小舟吞入腹中。”郑永看陛下似乎来了兴趣,急忙‘吓唬’他道。

  “郑永,你可曾捕过鲸?”赵昺岂是能被他唬住的,可知道其都是好意,也不说破转而问道。

  “陛下,属下曾与族人围捕过,但是也极为凶险。”郑永说道,“发现大鳅后,要调集几十艘船只,少了却不行。先以长绳系住铁枪靠近后投掷戳击其体,如此三次。其中次标最险,因为鱼中首标尚不知痛,再刺便知疼痛,会冲撞靠近的船只。所以要选即精于水性操舟的好手为之,但也常常会舟毁人亡,不过成功后得到的报酬也最丰厚。”

  “一般三标之后,鱼仍能负痛在海上行数日,群船尾随等到其困毙后,以绳索系住拖曳到水浅之处再行屠解。这其中若遇风暴,或是大鳅潜水逃遁都会一无所获,捕之甚难。但得手后收获也丰,一鱼之肉可载数十船,脑髓及眼睛为油,多者至三百余土登,和灰修舶船或用点灯。取其肋骨还可作屋桁,脊骨作门扇,截其骨节为臼,售之可货钱百万。只是捕之太过不易,数年难得一只!”

  “走,开船!”赵昺听罢言道。

  “陛下要做什么?”郑永心道坏菜了,陛下动心了,可他还是希望陛下是要去捕鲸。

  “咱们出来就是抓鱼的,逮住一只全军明日都有汤喝,抓住两只便都有肉吃了!”赵昺兴奋地说道,他已经看清附近海面上的正是座头鲸,这种鲸性情比较温顺,体重却能达到三十多吨,即便只有一半的肉也有万斤肉可以吃。

  “陛下,切勿行险!”郑永听了大惊,单膝跪下求放过。心中更是懊悔,好好的非听‘杜猛’他们挑唆要出营散散心,可这哪里是散心,分明是要命啊!

  “啰嗦什么,再不听令,明日把你下锅煮了熬汤喝!”赵昺威胁道。

  “陛下……”郑永是铁了心阻止,把自己熬汤也不能去啊!

  “升战斗旗,敲警钟备战!”赵昺不再搭理郑永,冲勇士号船长张浩喊道。

  “尊令!”张浩答应一声,马上敲响了警钟,只见船上正吃饭的无论是水手,还是战兵,立刻扔下饭碗,迅速进入战位。勇猛和勇敢两船也是如此,不过片刻功夫三艘船已经完成拔锚待命,全部进入战位。

  “各船听朕号令,围捕大鳅!”赵昺爬上勇士号的瞭望塔,挥舞令旗下令道,这里视线好,又不担心鲸鱼会放箭,发炮,他便将这里当做了指挥台。命令迅速被传到到各船,他们升起号旗以示遵令,做好了战斗准备。接着他连连发令,龙船放倒桅杆,炮门、箭窗全部打开,弩炮推入炮位,然后战船齐动驶入海道后转向东南……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突然间被监视的三艘龙船发出警报进入战斗状态。看着炮门纷纷打开,推出一架架‘床弩’,可把吕师成吓一跳,以为小皇帝给他们吃了断头饭后准备送他们归西。但好在他们很快驶离锚地,才知并非针对自己,他这才擦了把冷汗问身边的杜浒。

  “看样子,陛下是想去捕捉大鳅!”杜浒根据船行的方向判断道。不过他也被吓得不轻,以为小孩子说翻脸就翻脸呢!可他更好奇居然是陛下亲自在指挥三艘战船,看着其有模有样的挥舞令旗指挥船只变换队形,根本不像是在任性胡闹,反倒是熟手的样子。

  “啊?!陛下胆子也太大了,这大鳅避恐不及,其还要去招惹它们!”吕师成替陛下捏了把冷汗道。

  “将军,你熟悉水军,看陛下指挥调度如何?”杜浒没接茬,换了话题问道。

  “护军水军的素质咱们依然见识过了,你看陛下亲自瞭望调度各船,其起码对旗语精通,熟悉船只性能,懂得阵势变化,今日一见某家以为那些传言可能是真!”

  “哦,就是陛下亲领一军击败刘深,杀死其前锋大将哈喇歹之役?”杜浒皱皱眉头道。

  “嗯,刚才你也见了,其水军统制想阻拦陛下,可他却直接将其踢开亲自下令,而各船皆依令行事,丝毫没有迟疑,显然陛下曾经指挥他们作战,才会有如此效果。”吕师成若有所思地言道。

  “是吗?”杜浒还是有些怀疑,突然又说道“陛下好像在向咱们挥旗,他在说些什么?”

  “要吃肉,跟我来!”吕师成看罢有些好笑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