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345章 琼州有变

第345章 琼州有变


  大家发现自从陛下猎得鲸鱼后,对钓鱼再无兴趣,出海也更加频繁,出动的战船也越来越多。但除了太后曾将陛下教训一顿后,满朝上下对陛下出海却抱着极为宽容的态度,即便是死对头张世杰也不再那么敌视。毕竟皇帝出海三天两头的便会猎得一只鲸鱼,最多一次居然带回了三只,使得三军上下得以饱餐,而负责监视陛下行踪的吕师成部也终于吃上了肉。

  当然赵昺猎鲸也绝非只是为了吃肉,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训练部队,以防止他们的战斗力减弱,毕竟整日待在港中清理卫生,跑位训练不如实战演练。而他发现捕鲸确实是项好运动,不仅可以让各部得到出海训练的机会,还熟悉阵型,锻炼士兵的胆量,培养各队间的胁从能力。另外还能收获全军上下的敬仰,毕竟除了行营护军外朝中没有哪支军队敢去挑衅海中的巨兽。

  可就在赵昺玩儿的越来越高级,越来越嗨之际,琼州上空已是战云密布。进入九月后,阿里海牙遣曾任琼州知府的马成旺前往琼州招降,被应节严痛斥一顿后赶出了府城。而这小子却不甘心,转而联络曾经的旧部和俚人意图起事,夺占琼州。其重贿各硐首领,串通了大小十余硐举兵数千准备夜袭琼州城外的军器监抢夺武器,然后再攻击府城,策应蒙古人登陆。

  马成旺想的很好,却忘记了此刻屯驻琼州的军队绝非彼时那些残兵败将,凭几千硐兵就能战胜的,而其阴谋早被事务局的探子侦知。应节严此刻表现出了铁血的一面,调集中军在城外设伏,又以赵孟锦领后军分散进山,布置好了一张大网。待他们前来时,伏兵尽起,万箭齐发,不等他们动作就死伤惨重,转眼便被打得溃不成军。进山的后军也趁各硐空虚之际,轻取各寨,将峒中人口尽数驱赶下山,焚毁其寨。

  应节严下令将参与谋反的十几位大小硐主尽数斩首,土地收为官有,余众尽数发配到吉阳军屯田开矿。本来还有人担心俚人会借机再行起事,但他们发现那些俚人都被抚帅一系列的杀戮吓住了,竟主动将藏匿于自家马成旺绑送到抚司衙门。应节严虽恨马天成这个叛臣,却严格遵守两军交兵不斩来使的惯例,命人将其手脚全部打断让他回雷州告知阿里海牙,琼州就在这里,有本事自己来取,不必假惺惺的装仁义。

  与此同时,应节严下令全军备战,海峡沿线瞭望哨日夜监视海面,各寨水军每隔两个时辰派出一队哨船巡视海峡,除白沙港外各商港全部封港,三艘以上的商船必须经过审验才允许靠港,人员不得擅自离开码头,交易全在岛上的榷场中完成。而琼州各司主官分赴各处镇守,高应松前往吉阳军、蔡完义到昌化军、陈则翁则前往万安军,遇事可就近调兵相机处置,不必请示。

  另一方面,应节严自暗会陛下后向海峡北部沿海派出多路探子,监视沿岸各个港口,查找敌方水军驻地。但这一个多月以来只发现有零星战船出没,并没有发现大批战船集结的迹象。反而是事务局转来的情报显示。敌荆湖南北两路各寨水军沿容水和柳江分批南下,在郁林州集结。现在大小战船已达五百余艘,兵力不低于两万,他们判断敌是在为攻打琼州做准备……

  十月初七清晨,一夜风雨过后,海水变的有些浑浊,一支船队沿南山岛北缘驶过进入雷州湾,海面为之一阔,前方东山洲在望。船队在此有两路纵队转换阵型,变为方阵继续沿海岸线航行。

  “都统太过小心了吧,雷、高、化诸州早已收复,屯有大军,南朝余孽岂敢寻衅!”一艘高大的楼船之上,两位元将并肩而立,审看着浩大的船队,可谓是樯桅林立,风帆蔽日,其中一人看着都统肃穆的表情笑道。

  “阿里,且不轻敌。正是因为钦州水军轻敌才被人偷袭,两寨战船尽被焚毁,阿里海牙大将军不得已才调我们荆湖水师南下,以跨海平定琼州。”荆湖水军都统萨木丹言道。

  “呵呵,这里距琼州尚有五百里之遥,他们即便获知我军前来,也早已晚了。”荆湖水军副都统阿里不以为然地笑道,脸上的肥肉不住的跟着颤抖,将他短粗的脖子完全遮盖住了,让人看着不禁发笑。

  “阿里将军,你可知江东宣慰使刘深是如何败的?”萨木丹见副手如此轻视对方有些不悦地道。

  “其不是败于南朝余孽手中吗?”阿里一听便知其中尚有内情,马上换成了一张八卦脸问道。

  “那刘深重伤而归,麾下七百余艘战船仅有不足百艘逃脱,他不将对手说得厉害些如何像大皇帝交待。”萨木丹冷笑声说道,“据我所知,其与南朝余孽前后大小战不下二十余阵,南朝不能抵挡落荒而走,刘深随后追击在七洲洋被琼州水军伏击,而据称其只出动了战船五十艘便将他的前军尽歼,哈喇歹将军座船被撞沉,甚至来不及下船就沉入海底。”

  “哈哈,刘深这厮有些战功,便自诩为百胜之将,嚣张的不得了,天天穿金戴银与娘们儿们厮混,早该让他受些教训了!”阿里听了大笑道,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而刘深被班残兵败将打败正合其心意一般。

  “刘深虽然跋扈,但也是知兵之人,即便如今放浪了些,可也并非无一战之力,咱们还是谨慎些的好。”萨木丹见同僚如此也只能暗自苦笑。

  “都统不必如此小心,想咱们麾下的水军大部出自襄阳降军。那吕文焕号称南朝第一将,训练出来的水军放眼江南罕逢敌手,咱们当年也是费了多大力气都无法将他们击败,还是大将军将其劝降才得以过来襄樊的。岂非刘深收拢的那些残兵败将可比,琼州不过是荒蛮之地又能有什么厉害的角色!”阿里仍是浑不在意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