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383章 火攻

第383章 火攻


  赵昺想到噩梦可能就会变为现实再也坐不住了,带着几个人便上了舱顶甲板,这里居高临下能清楚的看到前方的战场。他拿着望远镜看向远处的元军水营,此时太阳渐渐升起,海面上的山影慢慢消失,营寨上的旌旗半死不活的像北飘摆着,浮在海面上的团雾让却他无法清楚的看清对方的布置,可也看不出丝毫异动,气象条件好像不具备火攻的条件。但是他清楚现在正是季风转换的时候,刚刚还风平浪静,转眼就会风起浪涌。

  ‘扑啦啦……’正当赵昺将目光转到水寨上时,桅杆上高悬的帅旗发出抖动声,紧接着他也感到股凉风扑面而来,海上悬浮的雾气也快速的向这边飘来,同时可以看见浪涌从海门向内海扑来,推动着船轻轻摇摆。

  “该来的总归会来!”赵昺那点侥幸心理被风顷刻吹散,他喃喃说道,将视线又转向元军阵营,随着风力的加大,雾很快便被吹散,露出了真容。

  ‘呜呜……’悠长的号角声响起,敌军阵型转换,战船分成三路开始向他们缓缓逼来,看如林的樯桅,显然是全军尽出。

  ‘当当当……’宋营这边警钟几乎同时敲响,随之如雷的鼓声不断,各军也纷纷冲上寨墙,时刻准备反击进攻之敌。

  “火船!”敌船队突然再次变换阵型,从排头大船间冲出百十艘小船,它们上面堆满了柴草,挂着满帆,接着越来越大的北风急速驶来,赵昺还是头一次见识这种战法,历史上就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船曾多次改变历史进程,修改战局,这使他不免有些吃惊。

  “鞑子够下血本的!”郑永也看向海面道。

  “你仔细看看,哪是他们下血本,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赵昺冷哼声道,他看的清楚这些作为火船用的船只都是俘获的宋军的战船和义勇的乌延船,这正是取之于敌用之于敌,说是借花献佛纯粹是给自己脸上贴金。

  “唉……”郑永叹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想想自己这边也是同样,琼州水军是靠三艘商船起家,朝廷给了二十多艘破船还乐得不行,但现在靠几次大战缴获的敌船已经成为一支拥有八百余艘战船的强大水军,任谁也不敢轻视。

  赵昺没有搭理感慨不已的郑永,敌军放出的火船接着风势和潮水越行越快,他的心此时也是越蹦越快,似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似的,不过他觉得最紧张的应该是张世杰。俗话说一朝挨蛇咬十年怕井绳,其在焦山摆出连环阵结果让元军烧的一塌糊涂,损兵近十万,将宋军最后一点骨血几乎全部葬送,以致再无力阻挡元军的南下,可以说宋朝的灭亡从军事角度上说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在将行朝移于海上,故技重施结成连环阵可以说是张世杰不顾大家的反对一力为之,若是再让元军放火给烧了,恐怕其无法向朝廷,也无法向自己交待。赵昺在镜头中多次看到其身影出现在寨头,指挥士兵们放下长杆,并让义勇们不断从海中汲水将涂在船舷上的海泥浸透,将数不清的水桶悬挂在船艉梢之上,以此来阻挡火船的攻击。

  “鞑子点火了!”郑永大声喊道。众人望去只见火船行至寨墙前约有百十步的时候,船上的元兵把正舵,栓好帆缆,用火把点燃船上堆积的柴草,已经浇灌过膏油的柴草蘸火就着,借着风势很快燃起熊熊大火,而船上的军兵也纷纷跳水逃生,后边自有跟随的船只将他们捞起。

  “让各船暗自收起搭板,疏散队形!”虽然看着己方做好了放火准备,但赵昺依然不敢冒险,什么事情都有个万一的,但为了不引起恐慌只能悄悄的准备,打枪的不要。

  说话的功夫赵昺的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战船,这时已经不需要借助望远镜便可看的清楚,生死关头宋军也不敢怠慢,十几个人一组抱着长杆移动着抵住飞驰而来的火船,使其无法靠近水寨。而蜂拥而至的火船太多了,难免有躲过如林的长杆冲到寨前的,这时又有军兵手持长长的钩杆将悬于上方的水桶钩翻,使其中的水倾斜而下借以浇熄火焰,而义勇们则拼命汲水从寨墙上泼下,腾起一团团的水雾。

  “让炮船和火箭船做好准备,标定射距,使用长引信!”虽然赵昺的座船离战场还有好一段距离,但他却觉得在火上烤的是自己,身上的内衣已被冷汗浸透,他擦擦手心的汗再次下令道。

  赵昺再看相距里许的敌船队已经下锚停船,船头上站满了元军军将,他们指指点点,纵声大笑,倒是像在看戏,而以他看更像是一群专吃腐尸的兀鹫正安心等待猎物慢慢的死去,他们好一拥而上分食。但事实让他们失望了,张弘范未能重现当初焦山之战的辉煌,在宋军顽强的扑救下火船禁不住烈火的焚烧慢慢开始沉没,火势渐消,露出了被熏黑可依旧完好的水寨。

  但不等成功抵御住火船侵袭的宋军松口气,元军再次放出火船,而其后跟随着数十艘中小型战船,上面站满了弓箭手,他们专门射杀扑火的宋军士兵和义勇。虽然不断有人中箭倒地,宋军这边却不敢有丝毫松懈,在军官的督战下不顾伤亡拼命救火,同时也派出弓箭手居高临下与敌对射,试图将敌兵驱离。一时间冲天的火光中,箭矢如同飞蝗般来回乱撞,战事更为紧张……

  “再坚持一会儿,敌军便该退了!”接连击退了三轮火船的攻击,宋军虽然有所损失,但敌军的火船终未能突破防守。赵昺看看天,太阳已正在头顶已是午时十分,再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该退潮了,而敌军似乎火船已经耗尽,再无船可派了,那时他们就不得不退兵。

  “陛下,鞑子疯了,他们竟然要以大船充当火船冲阵!”赵昺的气刚送了半口,就听见郑永大声嚷嚷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