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482章 爽约

第482章 爽约


  泉州城被围已经六天了,应该回援的唆都部还不见踪影,这让蒲寿庚心急如焚,天天登上望海楼查看敌情已经成了他的必修课。看着宋军在挖壕沟掘出的泥土修成一道低矮的胸墙,并逐渐加高变成了丈高的城垣,又在城垣间建起堡垒,修起营寨,成了一座城外之城。这让他有些后悔阻止百家奴对宋军进行袭扰的做法,让宋军建起了一座难以逾越的城寨将自己困在其中,援兵挡在其外。

  今天已是四月十五,正是宋军宣称要发起攻城的时限,蒲寿庚安排好家事让次子师斯领府中私兵做好迎战准备,一旦城破便全力守住府邸,以待援兵的到来。而府中的男子只要成年不论是主子,还是家奴皆发放了武器和衣甲,以便随时投入战斗。

  而后,蒲寿庚才领着五百亲兵前往衙城议事,指挥军队准备抵御宋军随时可能发起的进攻。为了显示自己与宋军血战到底的决心,他特意换上了戎装,披甲挎刀骑马前往。蒲家府邸在城南,衙城由于修建最早,随着城池南扩中心的南移,已经成了城北之地,因此他要去衙门基本要从南到北穿过整个泉州城池。

  “好冷清啊!”蒲寿庚一出门感觉到异样,往日一早在自己府邸的周围就有数不清的小贩在叫卖,向府中的人兜售各种小物品,但今天人都成了稀罕物,清净的很。

  “快些走!”行到主街蒲寿庚习惯性的催促着牵马的亲兵道,可又很快反应过来。泉州可是拥有二十余万人口的大城,过去天一亮街上早就熙熙攘攘,到处是密密的人群,走路摩肩擦踵,要需要亲兵的驱赶才能挤出一条路来。但现在跟现在限号一般,不用吆喝驱赶眼前就是一条坦荡的大路。

  蒲寿庚一路行来,眉头皱的更紧,脸阴的都要下雨了,眼前的情形让他本就不好的心情变的糟透了。此刻理应早早营业的店铺、酒楼大多没有开门,只有几间小饭铺开门做生意,可在门口招揽生意的小二此刻也是闲得很,蔫头耷脑的看着今日变得异常宽敞的街道发呆,而常要驱赶的野狗仿佛都知道宋军要攻城,缩在窝里没有出来,更不要说有人来照顾他们的生意了。

  待上了正街才算有了人气,但不是巡街的兵丁义勇,就是待命出击的军队,偶有行人也是脚步匆匆,不时抬头张望的往家赶,唯恐突然天上落下流矢扎在自己脑袋上。蒲寿庚无心再看,沿着宽敞的大路催马快行,穿过子城,来到衙城前。其实衙城原很小,广袤各不过二、三百米,充其量相当于一个土寨,它仅是五代时建立的一个衙门而已。

  蒲寿庚下马进了衙门,上堂一看人挺齐全,该来的都来了,文官武将坐了满满一屋子人。不过有的兴奋、有的叹气、还有的发呆,见他进来都起身行礼。

  “夏将军,今日城外宋军有什么举动?”没啥好说的,蒲寿庚一坐下便问道。

  “禀知事,今晨末将巡城未发现宋军有大规模调动的迹象,他们宣称今日攻城,应该是虚张声势,故意制造混乱,或是见我们严阵以待从而放弃了。”夏璟起身报告道。

  “嗯,我闻南朝小皇帝一向狡诈,最喜欢趁人不备暗施诡计,你们切不可懈怠,要严加监视!”蒲寿庚点点头言道,可心中却更加紧张,摸不清宋军要搞什么名堂。

  “知事所言甚是,各路援军虽正星夜前来驰援,但尚需几日,宋军必会加紧攻城。”知府田真子言道。

  “有何可担心的,信使已经派出,父帅定已经集结各处重兵前来增援。再者城中有我千余精锐,又有上万精兵,宋军想要攻下泉州也是痴心妄想,更不要说几日之间想破城了!”百家奴摆手道。

  “现在宋军将泉州围得铁桶似的,内外消息断绝,敌情更是不明。末将见宋军在城北筑起了几座土台,且不断向前推进,想是要从北城入城,还请知事增派兵丁守御!”北门守将尤永贤言道,谁都看得出北门最适于进攻,可只给派了三千兵力,却在西门布下了重兵。

  “你知道什么,左相回兵自西而来,只待援兵一到我们便可出兵一同破敌!”孙胜夫听了厉声喝道,他十分明白其意,可现在城中除了城防军,就是自己的义勇实力最强,可那是蒲家的私兵,大多数都部署在蒲府周围。

  “西城紧邻晋江,根本无法布阵,宋军万不会自此攻城,还应加强北城!”事关生死,尤永贤却不示弱地道。

  “大家不要争了,我看可将南城力量北移,那里只要守住水门便可无事!”夏璟连忙打圆场道。

  “不可,南城乃是商贾云集之地,岂能轻视!”蒲寿庚听了不顾身份地说道,那里是自己的命根子,你夏璟吃我的喝我的,现在拿我打嚓还行啊……

  众人在衙中争来争去也没结果,可想想宋军都没动作,自己人干嘛伤了和气。于是改谈风月,唠唠生意经,憧憬下破敌之后的赏赐,然后大家就等着宋军来攻城,但是等到日落西山也未见动静。为防宋军夜袭,又歇到月上梢头,却直到更鼓敲过三遍仍是静悄悄,蒲寿庚与众人又巡了遍城,只见宋军营地一片安静,根本看出有进攻的迹象,而大家都言宋朝小皇帝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他爽约了,害得大家白白的熬了一天!

  而此时赵昺却是精神的狠,他远眺月光下的泉州城,当然不是有心情欣赏这月色天光。此时城上灯火通明,梆子声不断,而城墙之上也坠下灯笼将城下照的透亮,但仍有士兵不时抛下火把查看城下是否有潜伏的敌军,设防可谓严密。

  ‘哗哗……’时近丑时,潮水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社稷号船身摇摆加剧,缆绳逐渐绷紧发出吱吱声,望日大潮如期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