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575章 考察

第575章 考察


  蒋科与小皇帝就实施的细节讨论一番后,敲定最终方案后才告辞离开。他十分清楚此次平乱虽说是由自己主持,但实际上都需要朝臣和军方的支持。另外,通过近段时间的密集接触,蒋科发现小皇帝不仅仅是想平定俚乱如此简单,而是别有打算,欲借机整顿朝政,并改变当下俚汉对立的局面。

  蒋科清楚仅凭一纸圣命和自己一个被起复的贬嫡官员是难以做到的,其中还需要陛下的协调,所以每一步的行动都要告知小皇帝,并听取他的意见,接受下一步的示意。当然这事儿如果做成了,功劳肯定是自己的;不过失败了,那大黑锅自己也是背定了。可他相信以陛下的仁义也不会亏待自己的,不过首先是自己得将事情做好。

  赵昺看蒋科一出门就忙着脱衣服,他不会穿,却是会脱,三把两把先将身上的朝服扒了下来,又大口的接连喝下几杯茶水才觉的好多了,总算是没有中暑。而这会儿又觉的肚子饿了,连声命人开饭。稍时便有小黄门抱着食盒送了过来,苏岚手脚麻利的一一取出摆好,又将筷子送到陛下手中。

  “今天的饭不错,你也不错!”赵昺他看看桌上的菜将擦手的毛巾递还苏岚说道。

  “官家,奴婢不敢!”苏岚施礼道,心中却也纳闷今天的午膳不过是一条清蒸鲳鱼,一盘水煮虾,还有一盘清炒豆芽,一盘凉拌黄瓜,再就是一小盆米饭,一碗羹汤。在琼州鱼虾甚至比青菜都便宜,全算下来也不过百文钱,可陛下却是十分欢喜。

  “有什么不敢的,若不是你机灵遮掩过去了,那蒋知府必然会起疑心!”赵昺接过苏岚递上的米饭说道。他清楚为君者表面上要给臣民以正面形象,若是让蒋科知道自己暗中使人干掉了黄成,必然导致他仁义的形象大损,起码也会留下心理阴影。所以若不是苏岚反应快,素馨那一嗓子就毁了他的光辉形象。

  “奴婢们今日险些坏了官家的大事,还请责罚!”苏岚施礼道。

  “呵呵,你们是险些坏了事,但该罚的是素馨,而你该赏!”赵昺吃了块苏岚剔除了刺的鱼,吧嗒着嘴笑着道。

  “官家,奴婢不敢领赏,能否抵过素馨的错!”苏岚小心地道。

  “不准,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岂能混为一谈。”赵昺仍然边吃边道。

  “官家,奴婢知道错了,但素馨年纪还小,还请官家绕过她一次!”苏岚面带急色地说道,她十分清楚素馨此次惹的祸事不小,逐出宫去都是轻的,以小皇帝的‘心狠手辣’,说不定就会将其当庭杖杀。

  “她比朕还小吗?她身为朕的近侍,就当知谨言慎行,可她却有失沉稳,言语失当,以此看不适于留在朕的身边。”赵昺冷哼一声道。

  “官家息怒,可……”苏岚见小皇帝生气了,赶紧施礼道。

  “行了,不要再说此事,弄的朕都没了胃口!”赵昺拔了口米饭,用筷子指点着那盘虾道。

  苏岚知道求情已经无望,暗叹口气拿起一只虾剥去硬壳放到陛下的菜碟中。赵昺夹起虾放到嘴里细细的嚼着,吃的很香,要知道在现在这几盘菜不值几个钱,可放在自己来的那个年代怎么也要几百块。而像这种比筷子差不多的虾已经不是有钱就能吃到的了,何况这可是御厨烹饪的,价格再翻几番都不成问题。

  “你家是哪里的,年纪多大了?”赵昺吃了一会儿忽然觉得现在的生活与自己当年困守孤船的时候差不多,连个陪着吃饭的人都没有,让他倍感孤单,这也就难怪那那头有人直播吃饭都能成网红。看看自己身边陪着的小美人,于是不甘寂寞的他便又找话道。

  “禀官家,奴婢祖籍开封,南迁后家祖落籍扬州。奴婢今年十七岁了。”苏岚回答道。

  “哦,原来也是故乡人!”赵昺点点头道,“那你为何又到了泉州,你的家人呢?”

  “奴婢家祖曾在朝中为官,后担任扬州知府,便落籍于此。家父是咸淳三年进士,在江宁通判的任上城破殉职,两位兄长力战殉国,母亲闻讯投井自尽,只剩奴婢被鞑子虏获苟活。其后又被蒲家买入府中为奴,官家兴兵攻破泉州后又被抄没入官。”苏岚答道。

  “原来你也是忠良之后,你若愿意朕可放你出宫!”赵昺停下嘴言道。

  “谢过官家,奴婢已无家人可以依靠,出宫后也无处存身!”苏岚惨然一笑,摇摇头道。

  “你既然出身官宦之家,可识文断字?”赵昺又问道。

  “奴婢四岁启蒙,后父亲聘塾师教导我们兄妹读书,因而也识得几个字。”苏岚回答道。

  “你在蒲府中做什么?”赵昺吃完一碗饭,示意苏岚给他盛上又问道。

  “回陛下,奴婢头一年入蒲府就是粗实丫鬟,什么事情都做。后来管事的发现奴婢粗通音律,便推荐到中堂做侍女,为访客端茶送水,间或弹奏曲子助兴;其后主人见奴婢做事谨慎,便留在书房侍奉笔墨。”苏岚禀告道。

  “怪不得你如此懂事,原来如此!”赵昺在蒲府住了半个月,当然清楚蒲家奴仆数千,以那老贼的挑剔劲儿绝不会随便让一个侍女在中堂奉客,更不会留为贴身侍女。那定是既有颜色,又有内涵,且精通琴棋书画的人才。

  “官家,那素馨也是忠良之后,其父是在潮州战死,还请官家看在其父为国尽忠的份儿上饶过其妄言之罪!”苏岚见小皇帝脸上满是同情之色,便再次请求道。

  “嗯……”赵昺将剩下的菜全都扒拉到碗里,却没有着急吃,而是沉吟片刻道,“你出身官宦,又曾在蒲家多年,曾陪其会客、议事定有些见识。朕现有问题相询,若是答的好朕便饶恕其罪,如何?”

  “官家请讲!”苏岚正正身子,肃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