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602章 或有变数

第602章 或有变数


  忽必烈令唆都和刘深从海路征伐占城,又以陆路假道安南夹击,计划可谓完美。但领兵是元朝镇南王欢脱,此人是忽必烈的九子,十分得忽必烈的喜爱,因此想抬举他,只是此人一直是藏在深闺并没有实战经验。不过他爹也知道这种情况,令阿里海牙与李恒两人为副,辅佐其征安南。

  但是赵昺记的前世时有人在论坛中讨论说若是征安南的领军之将不用欢脱,是否能够取得胜利,将安南重新变成中国的一个行省。过程他记不太清了,可记的唆都攻占城取得了胜利,而随后跟进的欢脱被安南所阻却进展缓慢,便召唆都前来会合。

  就在取得胜利的关键时刻,欢脱不堪热带雨林的折磨和安南游击战的袭扰而擅自退兵,却忘了通知唆都,结果导致唆都兵败身死,损兵十余万之众,以致平安南之战数年后仍未取得全面胜利,可见其十足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也终被忽必烈所弃。

  这个消息对赵昺来说是十足的利好消息,双方在安南拼个你死我活,牵制了元朝大量兵力,而随之的第二次征日本的失败更是使得元军元气大伤,这也成为元朝由盛转衰的节点,使元朝丧失了远征的能力,此后再也没有对海外藩国发起战争,曾经横扫欧亚的蒙古大军终被起义军所淹没。。

  忽必烈如此安排与历史上相比只是提前了两年,其它并无什么改变。不过赵昺心里却觉的不安,自己可以施计骗过其,反之其也可以骗自己。

  唆都一路要攻占城走海路攻击有两条路线,一是从广州出发后转到向西穿过琼州海峡经北部湾到达占城,这是传统的路线,也是最为安全的路线;二是出广州后径直向南,经七洲洋前往占城。这条路线相对来说要快捷,但是七洲洋风高浪急,风险要高。不过这两条航线都要经过琼州,随时可以从自己的腹背上岛。而从陆路假道安南前往占城,同样要自广南西路过境,与琼州隔海相望,改变攻击方向也非不可能。

  当前忽必烈已经相信琼州已经与两国结盟,他现在的战略考虑看似是欲先残宋的剪除羽翼,使自己丧失从路上的进攻点,琼州从而完全被孤立于海中,元军则可以随时从西、北两个方向攻击失去外援的琼州。可作为一个军事家忽必烈不会不考虑琼州水军会从水路截击进攻占城的唆都一路兵马,而现实情况是唆都和刘深都曾败于琼州水军之手,他怎可能未开战就让出征先蒙上了一层失败的阴影呢?

  “郑主事,你相信忽必烈在明知不敌我们水军的情况下,依然会让唆都绕行琼州吗?”赵昺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道。

  “陛下,属下当然不会,那纯粹就是找死吗!”郑虎臣想都没想便回答道。

  “嗯,那唆都一路很可能就是诱饵,想将我们的水军调往岛南。”赵昺见郑虎臣答得痛快,便愈加相信其中有诈。

  “陛下是以为此次元军攻占城是假,而是欲攻打我们琼州。”郑虎臣听明白了,小皇帝是怀疑其中有鬼,想想说道。

  “这只是朕的一种想法,我还不敢下定论,但是不排除会有这种可能,不过也许是朕多心了!”赵昺有时也觉的自己得了强迫症,总是喜欢把自己置于阴谋之中。一旦误判则可能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因此也不敢妄下决断,困惑地点点头又摇摇头道。

  “陛下并非想多了,此事极可能是忽必烈声东击西之计!”郑虎臣沉吟片刻言道,“以属下所想忽必烈一定会攻打我朝,如果他要从水路灭占城,正如陛下所言他们终绕不过琼州,未达到目的其只能调军攻琼以吸引我朝兵力,无暇它顾!”

  “嗯,有些道理。”赵昺拿过地图在几上展开,审视了片刻道,“若是广西之地大举犯琼,哪怕只是虚张声势,我们都必须在岛北陈以重兵防卫,并将水军主力布置在海峡防敌渡海。那么唆都一路就可以借我们在岛南兵力空虚,无力攻击之际,顺利抵达占城。”

  “陛下所言有理,不过属下以为敌军不会是虚张声势,很可能是一场真正的大战。”郑虎臣言道。

  “哦,说说你的看法!”赵昺相信每个人的思想都有局限性,所以并没有因为自己当了皇帝而生出一言独断的想法,反而更愿意倾听多方意见,以便做出正确的判断。而郑虎臣是搞情报工作的,对于细微之处更为敏感,从中得出更接近实际的判断。

  “陛下,属下以为有三:一者,忽必烈对我朝的存在一直是如鲠在喉,有陛下在就表明大宋未亡,其灭宋一统天下的目的便没有达到;二者,自忽必烈继承汗位后,东征西讨可谓战无不胜,早已养成傲视一切的脾性,而我们久战不降,早已触怒了他;三者,我朝虽退避海外,却连番取胜以致江南震动,心向我朝的百姓纷纷举事,仍皆以我大宋为旗号,使其难安。”郑虎臣言道。

  “如今忽必烈确信我朝与占城、安南结盟欲征讨两国,从当前形势上看,对威胁最大的却是安南和我朝,而其只征伐占城即便得胜,广南两路仍在我们的兵锋之下,因而单单征讨占城无益于破解危机。再有安南虽屡屡不肯应诏,却并未起兵反叛,与我们结盟其只有留梦炎的一面之词,并无实据,因而其只能用假道占城来相胁。可若是先攻我朝和占城,则安南孤掌难鸣,又腹背受敌,便可不战而胜。。”

  “郑主事分析的有理,三去其二则安南孤掌难鸣。”赵昺点点头说道,“不过当前这一切皆是你我的揣测,尚没有证据可以证实,其中仍或有变数。所以你们事务局要加强对两广各港口的监视,尤其是阿里海牙的动向及荆湖地区兵力调动情况。”

  “是,陛下,属下定竭力而为!”郑虎臣施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