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615章 开始了

第615章 开始了


  尽管赵昺留守在府城,心思还在前边,几次欲前往海口卫城坐镇,但是却受到几位宰执的反对,以千金之子不下堂为名将他‘软禁’在宫中。而事情却一点不减少,各处的公文雪片一般的送进宫中,好在有军机处协助处理,将军报按照轻重缓急分门别类的过滤一遍,然后整理成册,再呈给他阅览,可这样他仍然应接不暇。

  赵昺过去一直向往集权,以便能掌握军政,但是现在却自食苦果了,而且效率低下,尤其在战时更为突出。各军将情况汇总后分别报与军机处和枢密院或兵部,然后他们分别给出意见后报知中书省会商,最后再报与自己的案头,待自己御批后再驳回或以诏谕的行事原道发回。

  如此层层审批,急报都成了日报或周报了,等批复到了一线黄花菜都凉了。若在平时还好,可此刻军情如火,耽误一刻都可能会贻误军情。因而赵昺决定由军机处牵头,中书省、尚书省和枢密院联席办公,急报速呈自己御览,批复后交由当班军机和宰执议后即刻下发;一般政务则按正常程序办理,由当班宰执主持办理,自己这里只需报备。

  如此一来效率有所提高,赵昺不用埋头于各种文牍之中,主要的精力也可以放在当前的战事上。但他仍然为不能亲临前方而耿耿于怀,毕竟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正可以弥补自己实战指挥经验的不足,为下一步的军改打下基础。不过在诱敌计划展开后,他还是与几位闹腾了一场要到海口去。

  赵昺知道自己想法很傻,他是一国之君,而世界又很大。现在民不到百万,军不过十万,地只有一省,自己大小事情一把抓,已经有些应接不暇。如有一日恢复了故地,事情就不是成十倍的增加,而是上百倍的增长,那时就是累死他也难以完成。而那时要征战天下,每天的战斗都不知道要有多少,每战亲临就是老天给他配备一柄飞剑恐怕都忙不过来。

  不过当前这个阶段下,赵昺明白自己必须要牢牢的抓住权力,只有如此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进而保住自己的小命。而抓手就是军队,没有了武力集团的支持,自己就难以打开局面,尤其是在这动乱时期。可要赢得那些武人们的支持并非只有重赏一途,还要显示出自己足够的勇气和谋略,最好的办法就是御驾亲征,与他们同生死,哪怕摆出一个姿态。

  于是乎,赵昺不顾反对坚持前往海口卫城,将府城交给了文天祥,让他组织起第二道防线,一旦敌军登陆成功,仍可以依托城防进行抵御。他便在昨日移驾海口,而作为行驾标志的社稷号就停泊在海口港内,并悬挂帝旗标示自己的存在,显示与琼州共存亡的决心……

  “陛下,前方战报,阿里海牙率千余艘战船自徐闻出发,现在前军已过了警戒线,兵锋直指海口浦。”高应松进来禀告道。

  “嗯,令赵孟锦严防死守,务必守住滩头,坚决不能让敌登陆琼州本岛。着令刘洙抓住时机抄敌后路,打击敌护航船队,断敌增援,最好能将阿里海牙留在琼州!”赵昺想想道。

  “陛下是想将来犯之敌全歼,这胃口是不是太大了?”高应松听了笑笑问道,他清楚此次来敌兵力与琼州相仿,而以蒙古人的战力要比宋军强了不止十倍,众臣私下说过如果能成功将敌击退,便是老天眷顾,根本没有想过将来敌全歼。

  “呵呵,这一仗只要我们能将鞑子打疼,让忽必烈心疼,起码能保证他们五年之内不敢来犯。那就留给我们难得的喘息之机,为此付出些代价也是值得的。”赵昺淡淡一笑道。

  “陛下能有必胜的把握吗?阿里海牙统帅大军不下十万,而我们部署在琼州防守的兵力只有五万啊!”高应松却没有小皇帝那么轻松,有些忧虑地道。

  “放心,此战即便不能全胜,也不至于败落。我们兵将虽少,但是一者我们处于守势,可以凭险据守;二者我们拥有弩炮和火箭弹,在装备方面远胜于鞑子;三者我水军的战力要优于荆湖水军,又在本土作战,物资补给方便。此次若非为长远计,唆都朕都要将他们留下!”赵昺言道,他这么自信当然不是狂妄自大,而是基于几次战役的战果和各军训练、装备水平综合考量得出的。

  “陛下,那是否将跟踪唆都船队的摧锋军撤回来加强攻击力量?”高应松又问道。

  “哦,他们到达什么位置了?”赵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上千艘敌船过境,他不能不小心,于是派出摧锋军尾随监视,一旦异动坚决予以反击。而现在的摧锋军和勇敢军已经不是当初只各装备十艘龙船的小舰队了,在赵昺的照顾下两军都已经扩编,已经拥有以二十艘龙船为主力,并编有火箭船分队、炮船分队及辎重支援船队,兵员五千人的独立舰队。他们即可以配属各水军作为突击力量使用,也可以独立承担作战任务。

  “禀陛下,今晨唆都船队通过万宁独洲山海域,离岸三十里。摧锋军在其后五里尾随!”高应松报告道。

  “嗯,立刻传信陈任翁在陵水海域对敌发起突袭,打击敌后队,但是要适可而止!”赵昺将标明敌我的两面下棋插在沙盘上道。

  “陛下,就是有限的攻击也可能会引起场大战,若是陷入胶着,会影响我们用兵的。再说唆都他们一路行来,各船都高挂征讨占城的大旗,就差写上绝不打琼州了。其如此做就是担心引起我们的误会,对他们发起攻击,我们又何必引起冲突。”高应松想了想说道。军机处即是皇帝的办事机构,也可以说是智囊团,他有权力,也有义务提出建议,因而并不会引起陛下的反感。

  “呵呵,朕也十分理解他们的心情,不过咱们若是就让他们平安的过去,你让忽必烈怎么想啊?”赵昺笑笑说道。

  “陛下,这又与敌酋有何关系?臣不解。”高应松想了片刻,也没琢磨出其中意思。

  “很简单。当初咱们可是费了半天劲才让忽必烈相信三国联盟的,此刻若是不打一下,其必定生疑。说不定听说咱们一炮未发就让他们过去了,便会改变主意的。”赵昺言道。

  “嗯,陛下考虑的如此长远,臣有所不及,可若是小打变成大打对当前形势不利啊!”高应松点点头道,但仍有担心。

  “高卿所言虽不无可能,但朕以为可能性不大,高卿听听朕的想法是否正确!”赵昺摆了下手道,“高卿也知唆都不愿与我们交战。再有我们将伏击地点选择在陵水,那里与占城只有一水之隔,其若与我们纠缠面临两面作战的就是唆都。所以我们只要控制好冲突力度,其不会扩大冲突的。”

  “陛下分析的是,唆都只要不误判形势,便不会做出鲁莽之举,只能加速其过境;另外我军只袭击其后军,并只是有限度的攻击,唆都也应能明白陛下的意思。臣这便拟诏!”高应松颔首表示同意,不过心中也是暗自佩服,小皇帝的进步太快了,不仅能够着眼当下的棋局,也在为以后布局。他如此做即可以让唆都快速过境,彻底消除了两面作战之危,还让忽必烈彻底相信了‘三国之盟’,将安南和占城都拉进了这趟浑水,减轻了琼州面临的压力……

  此时已是辰时时分,海水开始涨潮,战斗也是一触即发,赵昺登上卫城北城楼。卫城建在海口浦岸边,南渡江出海口的西岸依水而建,拱卫着深入琼州的水上要道。卫城的面积并不大,围长只有八百步,城基宽十五步,城顶宽十步,高两丈三尺,开有东、南、西三门,北部是重点防御方向,没有开门,但是建有高两丈余的二层城楼,登上城楼周围情况一览无余。

  经过近三年的建设,卫城无论是防御设施,还是基础设施都已经完备,现在水军都统衙门和中军、后军统领衙门都迁入城中,并建有仓廪和医药院、修械所、家属居住区等后勤设施。由于是以水军为主,因而城池的管理和防务皆由水军都统衙门负责,可以说是座名副其实的军城。

  赵昺端起望远镜向北望去,南渡江出海口外的三个小岛上之间是海口水军的水寨,此刻除了撤回的哨船和些摆渡船外都已经调至外海,码头上显得空空荡荡。而港外的三个小岛便如同琼州的前哨阵地,也是防敌登陆的海上支撑点。

  白沙岛独处海中如同门户,因而都称其为白沙门,历代都曾在岛上设置水寨,驻有水军。但是由于南渡江的冲击,使得出海口主干改向西入海,如此一来白沙岛的战略价值大为下降,在赵昺的重新规划下逐渐被海田岛取代,因而没有恢复旧寨,只设置了一个瞭望哨。但正是由于白沙岛的遮护,挡住了潮水及风暴的侵袭,让海口成为了一个可以避风良港。

  海田岛南临琼州大地,东与南渡江支流相连,西面是通畅无阻的琼州海峡,其作为港口的自然条件比白沙津要好得多,现在已逐渐成为琼州下南洋的主要出入口。赵昺计划将此岛建成一个商贸中心,因而规划建立了一座小城,可由于战事不断,这里还没有进一步开放,而是作为守岛军队的驻地。处于东边的新埠岛,原来是作为驻军各司衙门和军营驻地,因而也在上面筑城,修建了完备的海防工事。后来随着卫城投入使用,各司衙门和后勤机构逐渐迁离,新埠岛与海田岛一样成为驻军的营地。

  这三座成品字形的小岛构成了琼州第一道屏障,若白沙岛是门的话,海田岛和新埠岛就是两门神。随着战事的紧张,中军已经大部已经入驻,担任海上抗登陆作战的主力。后军则沿南渡江海口布防,依托修筑好的海防工事抵御从海上侵入的敌军。北调的右军则沿江驻扎,作为预备队随时增援两军,此投入的抗登陆兵力达四万余众。

  “他们到了!”赵昺的视线越过白沙岛看向远方海面,已经能看到如蚁的战船由远及近向接着潮水向这边快速驶来,望远镜中已经能看到船桅悬挂的旗号,而城中的警钟声也接连敲响,沿岸的瞭望哨都燃起了烽烟。

  来犯的敌大队在外海约五里处驻泊,并分出了两队。一队战船继续向前直扑白沙岛,他们以抛石机对岛上就是一阵猛砸,把那可怜的哨楼转眼砸了个稀巴烂。金汁炮将岛上的芦苇引燃,烧起了熊熊大火,升起滚滚浓烟,然后紧随其后的拔都鲁船蜂拥而出,争先恐后的向岛上冲去。

  ‘拔都鲁’在蒙语中就是勇士的意思,而蒙水军中将无论登陆或战斗所用船只,在战斗中勇敢地冲向敌人的小型战船,全部称为拔都鲁船,这与现代的敢死队的意思应该相近。可他们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箭雨,甚至轻微的抵抗便占领了这座小岛,在大海中取得了一块立足点。

  而另一队援军则是杀向海田岛,不过他们却没有刚刚占领白沙岛的同伴那么幸运,前边的支援战船还未进入抛石机的射程,便遭到从岛上发射的火箭弹的攻击。但他们似乎早有准备,立刻疏散开来以免被击中,而随后跟随的那些拔都鲁船眼看也指不上他们的掩护了,越过他们不顾一切的全力向岛上冲刺。

  但是天不助人,此刻正是涨潮的时候,而拔都鲁船长约五丈,为了便于登陆采用的是平底儿,低舷,抗风浪能力本身就差,再加上火箭弹落海爆炸激起的水柱作用下,有点背的船竟然当下便翻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