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642章 无商不奸

第642章 无商不奸


  府城中聚集了数千大小官员,能上朝议事的五品以上官员怎么也有数百,在街上碰到个熟人不是什么大事,赵随便拦下一个借钱估计谁也不会拒绝,即便他不出面,王德和倪亮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空手而回。??要看?书W书W?W·1·COM但他还是有点抹不开面子,也不大好看,而皇帝借钱岂不是跟抢一样,估计谁也不敢让他还。更重要的是担心被人识破,毁了自己的出游。

  不过庄世林就不同了,如果说王德是就中的总管,倪亮是马弁,那么其就是账房先生,专门为自己打理钱财的,于公于私伸手跟其要钱都是理直气壮的。再说庄世林是赵的心腹,一个眼色就会明白怎么回事,即便担着责任也不敢‘出卖’自己,于是他让苏岚前去拦轿,并将其带来见自己。

  由于苏岚一直生活在宫中,外人对其一无所知,可在大内谁都知道她是陛下的贴身侍女,且十分信任,在商议机密之事时对其也不避讳。所以当庄世林一见苏岚的面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知道其不可能独自出宫的,所以立刻下轿跟着她来见陛下。

  “老庄带钱了吗?”不等庄世林施礼,赵便问道。

  “陛下……”小皇帝喜欢偷着出宫在老人中是无人不知的,可其张嘴就跟自己要钱,还是把他吓一跳。

  “别叫陛下,叫公子。今天出宫都忘了带钱了,跟你借一些用,回去还你!”赵指指几个人笑着道。

  “嗨,公子用钱尽管张口,何必客气!”庄世林这下明白了,陛下是走的匆忙忘了拿钱,正好看到自己便拦下来打劫呢!

  “你身上有多少钱?”赵上下打量其一番问道。

  “公子,大概有十几贯吧!”庄世林在袖筒中摸摸道。

  “金子、还是银子,没有零碎的吗?”赵皱皱眉问道。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到了这个世界他才知道腰缠万贯就跟自己穿越到此一样都是奇幻一般,钱多真能压死人!

  中国自古多是使用铸钱,而自秦汉以来就有了环形钱,以后定制为外圆内方,也就是戏称“孔方兄”的由来。汉代因其重量而称五铢钱,到唐代,因为开元通宝重量稳定,可以当作天平法码用,“钱”便成了重量单位。十钱一两,一百六十文钱即有一斤重。一贯钱标准是千文,重量为六斤三两左右,而这就是一笔很大的钱了。所以腰缠万贯只不过是几个书生的臆想罢了,算起重量来,足有六万斤,缠在身上,别说缠得上缠不上,缠上了也动弹不得。

  现代人更是离谱,大家可能看过昆剧《十五贯》吧,窃贼娄阿鼠从人家家里蹑手蹑脚地偷了十五贯钱,摆出了一副神不知鬼不觉的姿态,欢喜雀跃。如果知道钱有多重,想来“娄阿鼠”还真做不了这些动作表情,那些钱的总重量约百斤,还得用一个大麻袋装。把偷到的百把斤钱,背出村庄,走上几里地,这娄阿鼠放到现代都能入选特种兵了。

  长途贩运做生意的商人,不敢这么运钱,只能载货而来,贩货而去,赚的钱,大抵只能在目的地或回老家的时候挥霍,身上只能带些小钱沿途花用,不可能有一路的风花雪月、纸醉金迷。因而古人身上有钱,哪怕就是几十文亦是路人皆知,那口袋背囊里铜钱碰撞的声音,人们太熟悉了。如果钱多要运,大抵都得用车,一路上铜钱叮叮当当的碰撞声,等于一路么喝“这里有钱”,这简直就是一个让有钱人无可奈何的“内奸”。

  虽然后来宋朝有了交子、会子之类的准纸钞,还有当下元朝的中统钞,可以便于携带。但是赵主政后因为没有金银作为信用保证,当然是不敢试水发行纸钞,否则死的会很难看,而敌国的钞票更是不准在琼州流通。所以现在琼州的币制很混乱,既有铜制钱,也有金银,可是由于官方强制兑换比例,加上物资供应充足物价一直稳定,并没有引起混乱,不便却是肯定的,也就有了赵刚刚的一问……

  “公子,这些有零有整,先拿去用!”庄世林从袖中掏出一叠纸递了过来笑笑说道。

  “哦,怎么是盐引?”赵有些纳闷的接过来,翻看了一下说道。不过却如其所言,这些纸片确切的说应该是盐票,按照大宋的算法,一引盐为一石,重量为一百一十六斤,既有一斤、五斤的,也有百斤的,有大有小。

  “公子,这盐引在市场上一样可以当做钱用的!”庄世林还是满脸笑容的解释道,“公子,咱们琼州范围内每斤盐的盐价是五十文,因为是官价,且十分稳定,携带又极为方便,因而百姓兑换后都是以此作为纸钞使用的。”

  “原来如此!”赵点点头,但觉不妥又问道,“这盐引只能作为领取盐的凭证,而我们官府又不回购,商家如何将盐引兑换成金银或是制钱呢?”

  “公子是不是忘了,我们琼州的盐要比内地低上数倍,这些商家收取盐引后自有外地的商贩向他们收取,有时他们还能从中获利的,因而比之金银他们更愿意收取盐引!”庄世林悄声道。

  “呵呵,怪不得我讨价还价时,那些商家都要先问有没有红票或是蓝票,原来奥妙在这里!”赵一经提点立刻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在赵决定兴建盐场换取资金后,他描绘的前景令众臣动心,这个项目得以快速推进,在首批五千盐田投产有了受益后,很快二期万亩盐田也已投产,现在达到年产海盐五千万斤的规模。初时正如他所料,产量过剩使得价格暴跌,二十文的价格都无法销售出去。

  不过随着事务局的介入和沿海盐场被摧毁,琼州海盐以六十文至百文的价格开始向内地倾销,而商人的嗅觉是最灵敏的,他们很快从中嗅到了商机。而元廷不断到处用兵,所需军费浩大,只能不断提高盐税,使每引盐(元制每引四百斤)的价格很快由中统二年每引七两的价格飞涨至每引至元钞一锭,直至当前的两锭。

  元制一锭至元钞可以兑换五十贯钱,每引盐的价格相当于百贯,斤盐二百五十文的高价,而当前至元钞在伪币的冲击下每锭在市场上只能兑换四十贯左右,但斤盐的价格依然在二百文上下,还是相当于琼州盐的十倍,一艘五百石的小船往返一趟获得的毛利就在七、八千贯以上,这可是比抢劫都来钱快的买卖。

  其实赵早就计算过,由于修造盐田动用的是辎重军,使用的盐工也是俘虏,这些人都不用发工钱,且原料是海水和阳光,都不需成本,所以每斤盐的生产成本只相当于工具的损耗和负担盐工的衣食而已,核算下来斤盐不过五文钱,卖到二十文也是暴利了。

  但比之私盐这么高的利润谁都眼红,包括行朝这帮‘视金钱为粪土’和爱民如子的士大夫们,于是商议着要涨价。而赵当然也希望能卖的贵些,不过他的初衷不仅是解决自己的财政困难,也是想借此冲击元廷的盐政,搞垮他们的经济,当然也有些私心,毕竟事务局参与走私最早,渠道业已打通,本钱也最厚,获利也是最大。大家呼声这么高,起初持反对态度赵考虑后,觉得自己也不能一意孤行,毕竟行朝也却钱啊!

  不过赵反对将盐价提高到与元廷同步,他给众人算了一笔账,现在元廷统治的区域人口应在五千万以上,按照每人每年用盐六斤计算,应该在三亿斤左右,而北宋时期盐的产量在六亿斤上下,而其中最重要的盐产地是两淮地区,产量就在全国的半数。

  宋元之战的主要交战区域也在两淮,导致盐田被破坏,盐工流散,至今未能恢复到当初的规模,而东南沿海的盐场也遭到琼州水军的破坏。不过江北早被元廷控制,盐产量得以恢复。如此算来现在虽有缺口,但是不大。所以他们的竞争力主要是在价格上,若是盐价抬的过高,私盐贩子的利润大降,他们也不会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来琼州贩盐了。那么琼州的盐仍将陷入滞销,钱还是拿不到手,因而要确定一个双赢的价格。

  因此在赵的主持下经过数次商议决定实施双轨制,为了保持琼州的物价稳定,琼州本地的盐价定为五十文一斤,外销的价格定位百文一斤。而为了予以区分内外,也为了能让朝廷掌握盐的产量和收入,重新恢复盐引制度,并重新修订了盐政。

  因为琼州实施了严格的户籍制度,并按照人口授田,因而瞒报人口的可能性很小,得以准确的算出人口数量,这样就可以实现票证制,将盐引分配每个人头上。他们可以凭票在琼州任何一个商铺低价买盐,商家再凭此到官库拿盐或是到交引所换成金银,其中会对商家的损耗进行补贴,使得提高盐价不会严重影响本地军民的生活。而外埠的商贩买盐就要先到户部的交引所用真金白银先行购买盐引,而后凭票拿盐。

  为了予以区分,盐引也分成三色,红色为本地人使用,蓝色为外埠商贩使用,绿色的是军用盐引。另外还有内府发行的一种黄票,赵知道提高盐价自己的走私买卖同样受到影响,于是和众臣重新达成协议,此后内府左藏库应从盐场获得的收益,不再以金银的方式收取,而是要实物,并且现在就执行三成之约。

  经过多轮谈判,无数次的争论和妥协,终于达成协议,新盐政得以实施。这样一来不但维护了各方的利益,也可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盐政的**,此时盐场生产的盐有一本帐,官府仓廪也有本出入帐,交引所还有一笔账,如果三者差距过大必然有人从中作弊。

  赵没想到如此设计还是有人能从中找到空子,当时发行红票时是按照人口配给,并未考虑老幼与青壮消耗量的不同,且谁家不腌菜、腌肉,再有牲畜也需补充食盐,而琼州本身又不再缺盐,因此红票是超量发行,处于供应过剩的状态。而为了维持盐价,促进销量,蓝票发行采用饥饿销售的方式,每月定量发行。这样一来便有人看到商机,当黄牛做起了投机买卖……

  “公子,那些商家在买家有盐票时会诱之以利,然后倒手卖给外埠的盐贩子,从中谋取利益。甚至有些大户或是独自,或是联合起来筹资买断朝廷每月发售的蓝票,再每引加价两贯到五贯进行倒卖,获利甚丰啊!”庄世林言道。

  “无奸不商啊!”赵想通了其中关节,又听庄世林解说的操作方式,这与后世投机倒把,买空卖空并无二致,他笑笑说道。

  “公子以为我们是不是要采取些措施,任其发展恐怕会推高盐价造成滞销,影响到朝廷的收入!”庄世林脸一红,悄声说道。

  “暂时尚没有必要,商人谋利乃是本性,若是他们都不挣钱了,琼州岂不是百业萧条,又哪里会有如此多的商品过海而来!”赵笑笑摆手道,可心中也有所思。

  “公子明鉴!”庄世林拱拱手道。

  “别那么虚伪,来点实惠的。”赵虚扶下道,“想想本公子每年进帐几百万贯,却没有时间花是不是很冤枉啊!”

  “公子,今年左藏库进帐早就超了百万之数,现已有千万贯有余了!”庄世林悄声道。

  “哦,有这么多!”赵摸摸鼻子掩饰自己的惊喜道,可脸上的笑容却出卖了他,其他几人见状也是忍俊不已,没想到精明如斯的小皇帝也有算不清帐的时候,不过也暗自佩服其生财有道,想那三年前他们还为能如何填饱肚子日日烦忧呢!

  “当然,这皆是公子谋划有方啊!”庄世林也笑着道。

  “妈的,这么钱我不花点怎么对的起自己如此辛苦,今天我就肆意一回,你们要什么皆由朕买单!”赵豪气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