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724章 考验

第724章 考验


  赵昺边走边看,这场攻防战打得中规中矩,即便是白虎岭最为激烈的战场上也是如此,各部都是遵循操典上的措施予以应对。在他看来唯一的亮点反而出现在进攻中,一旅的抵近射击战术,敌军在一轮齐射后便陷入混乱,导致了阵型崩溃。

  “田统制,你为何要违反操典,在行至四十步内才下令射击?”赵昺指着破阵的突破点问道。

  “陛下,末将以为其一敌军连番被我军打退,士气已然低落,亦如惊弓之鸟,只要再给他们致命一击就可能会崩溃;二则进攻中我们失去了火炮的支援,若想打破敌阵不止要给予其重击,还要在士气上压制住他们,使其未战先怯!”田忠缓了口气,犹豫了下又道。

  “三是末将担心元军的弓箭,如若我们按照操典在百步之外射击,命中率偏低,不足以对敌造成大的杀伤。只能继续采用行进射击的方式攻敌,使得接敌时间延长,而敌军却可以不断的调集弓箭手对我们进行阻击,这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倒不如隐忍下来,进入火枪杀伤力最大的距离一次与敌重创。”

  “陛下,末将也有同感!”二旅统制李振接过话道,“我们能挡住敌军的猛攻,除凭城而守外,火炮也功不可没。敌在进攻途中遭受火炮的拦截射击,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伤亡,攻至城下已是强弩之末。因而要没有火炮的支援,仅凭火枪想挡住敌兵就需要投入更多的兵力,增加火力密度,否则难以压制住射速比我们快的弓箭手。”

  “嗯,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我们的步军缺乏小型支援火力,在防守和突破上确实造成了些困难!”赵昺点点头承认这个问题现实存在。

  其实弓与火枪谁优谁劣早有争论,当初赵昺也曾参与过,而在大宋自己又亲身经历了一场大辩论,但是他用火枪的性能说话而胜出,得以将火枪列装推广。实际上在这次辩论中,胜出的最核心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火枪手不需要长时间的训练,对身体和技术几乎没有任何依赖。而长弓手却需要长年累月的训练,并且在战斗中对身体状况要求很高。

  但这不表明赵昺不知道火枪与弓相比也存在着难以克服的缺点,公平地说,双方列出的其他因素,确实说得也不无道理,如射速慢、准确度差、重量大、故障高等。不过他清楚其实在射程和命中率上谁也别说谁,在射程上火枪还要占据优势。且弓保养同样很繁琐,尤其是在南方潮湿和多雨的环境中,弓弦很容易受潮导致松弛。而拉弓也是个体力活儿,连续发射同样会疲惫,导致速度放慢,射程减小。

  火枪与弓最大的劣势其实还是在射速上,一个弓箭手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进行六次瞄准射击,而严格训练的火枪手最多只能完成五次装填,一般人训练后也能达到三次,这还是要在不出任何错误的情况下。而在射击时火枪手一般采用三排纵深,弓箭手却能达到六排纵深,后排可以采用抛射增加密度。

  针对火枪准确度不够,射程近,射速慢。解决的办法,也就是靠提高密集程度和增加人数,来增加准确度和射速,所以才会采用密集的火枪手队列。至于射程近这点,就只能靠队列行进把双方距离拉近来弥补了,火枪手要排好队,顶着对方的攻击不断前进拉近距离,让对方进入自己的射程。

  不过线性战术就是针对火枪弱点设计的,这也导致在拉近双方距离的时候的伤亡不可避免的。另外就是复合反曲弓的性能太优异了,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都可以在快速运动中运用反曲弓进行射击。使得前膛装弹火枪的优势被抵销了,也导致弓马骑射在中国盛行千年不衰,直至被洋枪洋炮所淘汰。

  可能这种不舍与赵昺当前对弩炮的‘眷恋’异曲同工。但是不代表他不想改变,只是还需观察,经过更多的实战检验才行,贸然改变反而会造成混乱。而能伴随步军的武器不仅要轻便,还要能快速连续发射,压制住敌军的弓箭手,可军中现在并未有现成的火器适用!

  赵昺当下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记在心里,领着众人向谷口外走去,这里更加凌乱,营帐歪斜、坍塌,人马尸体相籍,显然这里发生的是一场乱战。他翻看了几句敌尸,多是后背受创,表明他们根本没有组织起像样儿的抵抗,在逃跑中便被击杀,看来兵败如山倒对任何一支军队都适用。

  再往前走便可以看见杂乱的马蹄印儿,稍远处便开始有零星的遗尸,赵昺走过去一一查看,发现其中既有己方士兵的,亦有元军的,己方士兵多是面门中箭,或是受到钝器重击身亡的,鲜有被利器所伤的。而敌军除了被火枪击毙的外,却多是被利器刺杀而死。

  “报告陛下,骑兵旅辎重营指挥使徐尚正在打扫战场!”突然有人上前立正敬礼禀告道。

  “徐指挥使,伤员都收拢了吗?”赵昺抬手还礼问道。

  “禀告陛下,伤员都已经医士队简单包扎后送做进一步治疗,现在正在搜寻我军阵亡者遗体!”徐尚回答道。

  “我们的将士遗体一定要全部找到,登记好名姓,好生收敛,葬处做好标记!”赵昺点点头又叮嘱道。

  “是,陛下!”徐尚再次敬礼道。

  “哦,你稍等。”徐尚刚要离开,赵昺忽然想起了什么将他叫住道,“你们收容,救护的军士多是为何所伤,又伤在何处?”

  “禀陛下,据末将初步统计,我们的军士多为弓箭所伤,伤处一般都在四肢和面门;胸腹受伤着不多,且有甲胄阻挡,并不致命,阵亡者有许多是受伤坠马后遭马蹄践踏所致。”徐尚略一思索回禀道。

  “好,朕知道了!”赵昺听罢表示清楚了,摆手让其去忙。

  “我们旅的伤者也多在四肢,如此看来陛下设计的胸甲防护效果很好,难以被弓矢穿透,比之骑军的铁甲丝毫不差。”一旅统制田忠笑笑道。

  “可当初朕记得许多人私下中抱怨,说朕厚此薄彼,让骑军穿铁甲,步军披些破瓷片。”赵昺刚才询问正是想看看瓷片胸甲的防护力如何,现在看来还是达到了最初的目标。想想当初也是被诸多的人质疑,点点身边几位大将揶揄道。

  “要怎么说陛下圣明呢!”几个人听了嘿嘿地笑着道。

  “陛下,方胜回来了。”这时倪亮报告道。众人向北看去,只见那边尘烟滚滚,一队骑兵向山谷方向快速迟来。

  “参见陛下!”方胜途中便接到禀告,陛下在前边巡查战场,他立刻催马抢先一步到来,距离三十步外便下马赶过来参见。

  “今天杀的过瘾吧?”赵昺看看其战袍上血迹斑斑,便知道方胜亲自上阵冲杀了。

  “呵呵,末将一时没有忍住,上前冲了两阵!”方胜有些不好意思地垂手回答道。

  “杀了几个?”赵昺面色稍缓地道。

  “陛下,末将阵斩敌千夫长一名,百夫长两人,普通兵丁有七、八个,可惜是让秃满跑了。我追出了二十里也未能赶上,前边已经能看到城池才撤了回来!”方胜挺直腰板道。

  “挺厉害啊!咱们护军阵前斩将的你可是独一份儿,朕该赏你些什么呢?”赵昺眼睛一立嘿嘿笑道。

  “陛下,末将知错了!”方胜看陛下面色不善,立刻明白了赶紧请罪道。

  “把你刀拿过来!”赵昺却没理他,而是伸手道。

  “陛下……”方胜见陛下要自己的刀,心里咯噔一下,按照操典规定统制一级的主官是禁止擅自脱离指挥岗位的,自己违反军纪陛下是要剥夺自己的指挥权,但还是双手捧着刀递给陛下。

  “这刀可还好使?”赵昺接过刀,拔出一截立刻闻到了一股血腥气,他皱皱眉问道。

  “禀陛下,这马刀可刺可砍,十分顺手。”方胜不知何意,臊眉耷眼地回答道。

  “嗯!”赵昺哼了一声,将刀全部抽出,将刀鞘递给倪亮,把刀拿到近前仔细查看后,又挽个刀花劈了两下道。

  “陛下,方统制只是一时冲动,罪不至死啊!”倪亮见陛下劈刀吓了一跳,急忙言道。

  “陛下,都统说得对,方统制性情急躁,不过是一时杀的兴起,绝非有意,还请手下留情!”田忠也赶紧相拦道。他知道这是非常时期,小皇帝为整肃军纪,杀一儆百,弄不好真会拿方胜开刀,亲手劈了他。

  “是啊,陛下。方统制虽然违反军纪,但念他刚刚斩杀数名敌将的份儿上,还是饶过他吧!”李振跟着求情道。

  “还不快请罪!”孙晋踢了一脚小脸煞白,冷汗直流,愣在当场的方胜道。

  “陛下,末将知罪,还请饶了这次!”方胜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又知陛下治军甚严,见其拔刀就觉得自己完了,脑子中是一片空白,被孙晋提醒后才反应过来,跪倒在地道。

  “你们这是做什么?”赵昺扫视了众人一眼厉声道。他面色严厉,心中却是极为崩溃的,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自己真的只是想看下其的刀。

  到了这个世界后赵昺‘发明’了许多物件,其中就包括这把马刀,虽经过实验,但还并没有经过实战的检验。大家都明白实验状态下和实战状态下是有区别的,尤其在实战中意外情况很多,绝非在实验中能想到的,因此他也一直担心将现代的东西移植到古代会水土不服,而这次上战场不仅对人,也是对新武器的考验。

  在这个时期,元军骑兵装备除了必有的马弓、弯刀、长枪,还有狼牙棒、套索等辅助武器;而宋军骑兵装备常用的是弓箭、长枪和环首刀,不过都是以弓箭和刀为主战兵器。当下赵昺用火枪取代了弓箭,但是必须还要有近战武器,而环首刀说实话并不适于骑兵使用,所以赵昺想用近代的骑兵刀加以替代。

  现代的骑兵刀的样式追根溯源都有英法两国的影子,而英法骑兵因为作战思想和实战经验的差异,以致骑兵的制式武器和杀敌动作各有特色,走的是两个路子。两军流派的不同,或许是因为英军的敌人遍布全球,很多敌人是纪律较差的东方骑兵,而法国作为一个大陆国家,作战对象多为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欧洲军队。英国骑兵的武器是适于劈砍的弯刀,而法国骑兵的标准武器却是适合刺杀的直剑。

  弯刀的优势是劈砍时会留下巨大伤口,很容易动摇敌方军心;冲锋时砍杀动作容易连续完成,便于反复冲杀;缺点是劈砍容易致伤不易致死。直剑的优势是虽然造成的伤口不大,但刺中躯干或头面几乎必死,缺点是快速冲锋时刺中对方后不易拔出,不利反复冲杀。到底该用弯刀还是直剑,英法都认为自己的选择有着坚实的实践和数学计算说服力。

  至于选择哪种流派,历史上当然不会是赵昺一个人,但他选择相信‘巴顿哥’。美国著名将领巴顿,也曾为骑兵到底该用弯刀还是直剑费过一片苦心,他在向欧洲职业剑术冠军克莱里深入学习一周后,最终臣服于法国人的技艺,美国骑兵的战斗动作由劈砍改刺杀,而美军根据巴顿研究装备的骑兵剑因此又被称为巴顿剑。

  赵昺根据记忆复制了巴顿剑,这种骑兵刀采用直线型设计,刀长二尺二寸,刀身宽八分,刀刃非常长,既能完美的用于刺杀,也可进行劈砍。不过限于当前的技术水平和材料,他还是进行了些改进,靠近刀柄的刃部没有开刃,并适当增加了厚度,铸有两道刀脊也增加强度。

  当下赵昺只想看看方胜在击杀多名敌兵后,看看刀身是不是有所损坏,甚至折断,可刚拔出刀就引发了误会。可既然他们误会了,他觉的自己也没必要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