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747章 攻略

第747章 攻略


  大家也算是追随陛下的老臣了,这么多年也适应了小皇帝的行事风格,参加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小朝会,知道有事就说,没事就赶紧各忙各的去。没有一个时辰赵昺便处理完政事,宣布散朝,但他要陆秀夫、张世杰和倪亮及林之武等文武众臣会商攻城事宜。

  “诸位,临安城近在眼前,克城还朝也是我们多年夙愿,如何打诸位还请大家献策!”回到二堂,这里已经布置成了建议的指挥室,墙上挂着地图,中间摆着沙盘,赵昺与大家围在周围言道。

  “陛下,临安城两面环水,一面环山,只有北城是用兵之地!”张世杰首先言道。

  “陛下,我军擅于水战,又有攻泉州之先例,而东城敌防守薄弱,且战船可直驱城下,属下以为可从处破城!”林之武言道。

  “城西紧邻西湖,并设有水门,且城中河道四通八达,尽可将其炸开,以小艇载兵闯入城中顺流而下,中心开花!”郑永也建议自水路攻城道。

  “朕以为若是单纯以攻城来说,诸位的建议都可行,但我们要的不是一座废城,一座空城,而是一座可为我们提供生产、生活,支持复古的根据地。”赵昺听罢看看左右言道。

  “陛下之意,是此次攻城以保存城内的设施,不害民命为要,破城后勿需费力整治,便可利用城内的工坊和人员生产军器,提供物资。”陆秀夫沉吟片刻道。

  “陆相深解朕意,正是如此!”赵昺点点头,似是十分欣慰地道。

  “陛下,临安城中房屋鳞次比居,且皆为竹木所制,人口猬集,摩肩擦踵。而两军交战难免死伤,我军又装备火器,放射之时难免伤及无辜,引燃房屋……”张世杰皱着眉道。

  “枢帅之意,朕亦清楚,乱战之中难以保全城池,避免伤及百姓,对否?”赵昺点点头,笑着反问道。

  “陛下圣明!”张世杰拱手施礼道。他刚才也意识到失言,若是自己将这话说出来,便有怯战之意,还显的自己庸愧无能。

  “朕也知道很难,但是不能保全临安,我们要他何用,只为了收复故都的名声吗?还不若万炮齐发将其轰平来的痛快,那样岂不更能威慑敌军!”赵昺言道。

  “陛下说的是!”小皇帝说得话,让陆秀夫浑身只起鸡皮疙瘩,本来是好好的话,可其说出来就让人不舒服,可也只能顺着说。

  “陛下,我们可以围城,杭州各军已经尽歼,周边再无兵来援,他们那时衣食皆无自会开城投降。”张世杰这时言道。

  “不妥,此时正是战事紧急之时,若是围城牵扯的兵力太多,敌四处来援我军将难以应付,且冬季将至,众军不能长期露宿于野。另临安久攻不下,必会影响士气,使得敌不敢降啊!”陆秀夫摆手道。

  “陆相言之有理,收复临安不能久拖不战,否则不利于稳定江东,甚至影响收复江南。”赵昺言道。

  “陛下有何计策就直言,不要让我猜了!”小皇帝让大家想办法,这么不行,又那么不好,可看意思又必须攻下临安。倪亮却明白其肯定是有想法了,但又攥着拳头让大家猜,不满地嘟囔道。

  “呵呵,就你性急!”赵昺却听到了,扭脸瞪了其一眼,可又笑呵呵地道。

  “朕想从这里进攻?”赵昺在沙盘上点点道。

  “陛下欲从南边攻城?”张世杰想不通陛下为何将突破口设置在那里,有些惊讶地道,“陛下,临安城南多山,几无通路,只在东南角设有城门及水门,且地形复杂狭促,大军难以展开,不利于攻城。”

  “陛下,确实不妥!”陆秀夫也出言反对道,“南城墙紧挨皇城,毗邻大内,其间殿堂楼阁众多,非是用兵之地。”

  “呵呵,可那已是从前,而非今日之相!”赵昺听了苦笑着道。昨日他已从周密那里获知皇城此前是何模样,今日又如何凄惨。

  南宋临安宫殿是在绍兴二年决定以杭州为“行在”以后,就原有北宋杭州州治基础扩建而成的,称为大内。其位置在临安城南端,范围从凤凰山东麓至万松岭以南,东至中河南段,南至五代梵天寺以北的地段。大内共有殿三十,堂三十三,斋四,楼七,阁二十,轩一,台六,观一,亭九十。此外,还建有太子宫东宫。又分为外朝、内廷、东宫、学士院、宫后苑五个部分。

  外朝居于南部和西部,内廷偏东北,东宫居东南,学士院靠北门,宫后苑在北部,大体成前朝后寝格局。宫城四周有皇城包围,皇城的南门为丽正门,北门为和宁门,东部有东华门,西部只有府后门。宫城有南北宫门与皇城南北门相对。

  外朝建筑有大庆殿、垂拱殿、延和殿、端诚殿四组。大庆殿位于南宫门内,是大朝会场所,垂拱殿在大庆殿西侧偏北,后殿在垂拱殿之北,端诚殿在后殿以东,其中垂拱殿为常朝殿宇,后殿为皇帝遇冬至、正旦等节日的斋宿之处,而端诚殿则是一座多功能殿宇,作为明堂郊祀时称“端诚”,策士唱名曰“集英”,宴对奉使曰“崇德”,武举授官曰“讲武”,随时更换匾额。

  内朝殿宇众多,皇帝寝殿有福宁殿、勤政殿。另有嘉明殿为皇帝进膳之所。皇后寝殿为华殿、坤宁殿、慈元殿、仁明殿、受厘殿等。宫内还有皇帝与群臣议事的选德殿、举行讲学的崇政殿及藏书阁等。东宫内既有太子读书使用的宫殿如新益堂,寝殿彝斋,也有太后使用的慈宁殿,还有博雅楼、绣春堂等园林建筑。

  宫后苑在内朝西北,主要殿宇有翠寒堂、观堂与凌虚楼、庆瑞殿及若干亭榭,苑内有模仿西湖景致精心建筑的人造小西湖,假山飞泉,亭台楼阁,美不胜收。另外学士院也在和宁门内,承袭了唐代北门学士院之制,门外便是包括太庙与三省六部在内的一系列中央机构,以御道为轴线,自北向南分布于吴山、紫阳山、凤凰山东麓的区域间。

  “陛下,臣知皇城曾失火,却也会有遗留吧!”陆秀夫听了小皇帝的话,顿觉不妙地道。

  “皇城和三生六部驻地皆已化为白地,片瓦无存。”赵昺叹口气悠悠地道,随手在沙盘上一划拉,将那些殿宇模型皆扫于地。

  “陛下,皇城建于凤凰山上,其北近西湖,南接江滨,形若飞凤,故名凤凰山,两翅轩翥,左簿湖浒,右掠江滨,形若飞凤,一郡王气,皆籍此山。此处实乃少有吉地,收复临安后还要重建宫城,大军若在此麓战,只怕会有损王者之气!”好一会儿无人说话,似乎都在回忆皇城昔日的繁盛,为今日的惨状惋惜,徐宗仁轻叹口气劝道。

  “呵呵,王者之气,当初行朝迁往琼州,也曾有人劝过朕,言琼州偏居海外一隅之地,并无王气,难有作为。可今日又如何?昔日吴越据此城建都称霸江东,而今他们又在何处!”赵昺笑笑道,根本不信邪。

  “这……”徐宗仁不知如何作答,只能讪讪退下。

  “我们此战意在保留作坊、匠作、仓廪,减少百姓的伤亡,完整的拿下临安城。因而此战朕准备采用围三缺一的战法,将敌驱赶出城,却非在城中与敌决战,诸位看这里!”赵昺说着指点着沙盘道。

  罗城内是官署作坊的集中地区,沦陷后由元廷接管,保持基本完整。在军器、少府及将作三监组织中,其主要作坊区的分布是:军器所在礼部贡院之西,这是城内的第一个军工作坊区。第二个军工作坊区,即都作院,设在涌金门北。

  文思院,分上下两界,服役的各作工匠很多,设在观桥东南之安国坊,即北桥薯。染坊在荐桥北义井巷。这两处是少府监所属的作坊区。将作监所属之东西八作司在康裕坊,即俗称八作司巷。丹粉所在崇新门外普安桥南,帘箔场在崇新门外淳祜桥西。修内司营在东青门内威淳仓南。修内司窑瓶场在成淳仓东。

  官府印刷业有三方面,一为国子监印刷经、史、子、医书籍的印书作坊在纪家桥,书板闸亦设于此。另一为都茶场会子库印刷作坊,印制会子。附在通江桥东之都茶场内。其所属的造会纸局。则设在赤山湖滨,颇具规模。第三是交引库印造茶盐钞引,交引印造作坊,在保民坊太府寺门内。这三者较为集中且有一定规模。

  罗城内外有八十余坊,但坊墙早已拆毁,坊制名存实亡,宋廷原另在坊之上分成十三厢以加强对市民的控制。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临安城内造船、陶瓷、纺织、印刷、造纸等手工业,都建立了大规模的作坊。专业性的集市和商行遍布于城内外。自大街及诸坊巷,大小铺席,连门俱是,天街两边也店铺林立,无一家不买卖者,由于坊制、市制的破坏与夜禁的松弛,城内还出现了夜市,买卖昼夜不绝,夜交三四鼓,游人始稀;五鼓钟鸣,卖早市者,又开店矣。

  城北运河中,来自江、淮的河舟,樯橹相接,昼夜不舍;城南江干一带来往于台州、温州、福州、泉州以及远航日本、朝鲜和南洋各国的海舶云集,桅樯林立。南宋新增加六个市,除南土门市及北土门市在东城外,因这一带濒大运河,交通方便,为货物集散和商旅往来的要冲,其余均分布在城的东北郊及西北郊,且以西北郊较多。

  “临安城自古繁华,我朝又百年经营才有如此规模,若是强攻破城,不知又需多少岁月才能恢复,陛下考虑的是!”陆秀夫在临安待的时日虽然不多,但是也能看出其中的布局。若围城强攻谁还顾得了许多,战后定是一副烂摊子,行朝迁回又如何安置,重修也需无数的金钱和人力,而他也知如今复国之战只是开始,日后浩荡的军费尚难以筹措,更不要说重新修建临安城了。

  “陛下尽管吩咐,臣等自当遵循!”陆秀夫都认可了小皇帝的主意,张世杰也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施礼道。

  “敌江浙行省主力,四个万户府皆已尽歼,据报城中之地兵力匮乏,百般搜罗只凑起万人,另有部分强征的丁壮协助守城,根本不敢出城接战。而皇城已毁,已被舍弃,鞑子的官署及所属官员皆居于罗城之中,因此其守城的主力必集于此,无暇顾及外城,这便给了我们机会。”赵昺言道,临安的城池并非如其它城池,子城、内城和外城环环相套,如同回字型。而是罗城与外城并列,外城以罗城东城墙继续向东扩展而成。

  “如此我们隐兵于东部山中,自桃花关破城入皇城,分遣兵力抢占罗城东、西城墙向北形成合围之势,主力则出皇城沿御街向北挤压,迫使敌军弃城出逃。朕是如此计划,细节尚未细想,诸位有何良策尽可直言!”

  “陛下,皇城城墙与罗城相连,但是皇城东门设置在东南角,自桃花关前去道路难行不说,且有城壕环绕。不如在关下掘挖坑道直逼城下,然后埋设火药炸毁城墙,三军尽可快速攻入城中,令敌防不胜防!”倪亮想了想首先言道。

  “倪统领所言甚是,如此可突出奇兵,攻敌不备!”张世杰点点头道,“臣以为当下补充船队未至,正可借招降之机做好准备,秘密遣军掘进地道。为了迷惑敌军,我们可遣兵至北城设寨做攻城之势,另遣水军哨船进入钱塘和西湖,封锁水面断绝敌与城外的一切联络!”

  “嗯,倪都统、林虞侯你二人据枢帅所言,制定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报之枢帅审决,再议!”赵昺喝了口水,想想还是让张世杰组织攻城事宜吧,也算给其追随自己一个交待……